頂點小說 > 西遊路上有妖魔 > 第10章 夜裏的不速之客

第10章 夜裏的不速之客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孫悟空看唐僧面帶風塵的疲倦睡去,也不好再把他叫起來提醒他念誦晚經。

  于是他便一只猴走出屋去,躍上屋頂坐下,兩只猴爪托著他這兩天有點兒大的猴頭,心事重重的望著夜空中有些陰晦的月亮。

  他那副憂傷的猴樣子上,又多附加了一層生無可戀的表情。

  涼涼的夜風吹襲著破落院內孤獨的大樹,也捎帶腳的撩撥一兩下孫悟空蓬亂的猴毛。

  曾經錦羅綢緞的齊天大聖,如今卻成了一只髒兮兮的猴子,普通到丟去大街上,就是耍猴人手裏掙銀子的工具。

  對孫悟空而言,這就是可悲。

  然而這些可悲,就是他自作自受的後果,誰都不會憐惜他。

  或者說,他不值得讓任何一個人憐惜。

  大地安靜沉悶,天空默然無語。

  孫悟空以爲今晚就會這樣寂寞的悄悄過去,然而就在他打算在屋頂上打瞌睡的時候,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一個龐大的黑影,毫無征兆的矗立在了破院的大門前。

  孫悟空打眼一瞧,只見那黑影通身的怒氣,兩只碩大的眼珠惡狠狠地盯著屋頂上的自己。

  “又要工作了。”孫悟空淡淡的說了一聲。

  他從屋頂上懶散的站起,抻了抻腰背,化作一條金色的閃電,嗖的飛懸在了那黑影的面前。

  孫悟空不願再細看那黑影的面相,直接一步到位的向他問道:

  “你是什麽妖?來此作甚?”

  那黑影用空洞的聲音,憤怒的語氣回答:“我是七陽城的黑煞妖,煞氣彙聚而成的妖,是來複仇的。”

  孫悟空毫不在意地哦了一聲:“原來是一只講義氣的黑煞妖,不廢話,怎麽打?”

  “一拳一腳的打。”黑影凶狠的說。

  “剛說了不廢話,又來了,打架當然用拳腳,難不成用牙咬?”孫悟空聳一下肩,冷呵一聲。

  可還沒等孫悟空話音落下,就見黑影張開巨大的嘴朝孫悟空咬來。

  孫悟空急速反應,嗖的飄移到一旁,讓黑影咬了個空。

  “啧啧啧,會玩出其不意,也算是個有意思的妖,那我就陪你玩玩。”

  孫悟空一笑,隨即化作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球,呼的向黑夜遠處彈射出去,直接劃出一道火線,使這周圍暫存一瞬的耀眼。

  看來黑影的到來真的是複仇,並不是爲了躺在破屋內棺材蓋上酣睡的唐僧。它見孫悟空飛射至遠處,也趕緊轉身奔跑追去。

  這一龐然大物兩腿一起一落的奔跑,著實把大地砸的咣咣顫動。

  破院的圍牆因此轟隆一聲倒塌,砸在平地上發出劇烈的咚的一聲。

  也由于這一聲,一下將睡在破屋內的唐僧驚醒。

  “俺去!什麽動靜?!”唐僧猛的從棺材蓋上坐起,驚恐的大喊:“悟空!你是不是又閑著沒事練猴拳捶牆,把牆捶倒了?!”

  唐僧說著,機警的眼神唰唰唰將破屋四周掃視了一遍。

  唐僧見破屋內孫悟空不在,便從棺材蓋上磨磨蹭蹭的爬起,拿過一旁的蠟燭,邁著小心翼翼的步子,向破屋外走去。

  走至院內,唐僧再環顧四周,只發現圍牆散亂的砸落在地上,除了這什麽都沒有,孫悟空也不在。

  唐僧一尋思說:“剛在屋中聽著就像是牆體轟然倒地的聲音,一定是猴子練猴拳導致的,他聽見俺喊他,怕受責罰,就嗖的溜了。嘿,這猴子如今這猴腦子挺機靈,反應挺快。”

  唐僧胡亂推理著,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又嘟囔一句說:“算了算了,溜就溜吧,困得不行,顧不上他了,再回去繼續睡。”

  說完,隨之又轉身回到破屋內。

  可還沒等唐僧把手裏托著的蠟燭放回棺材蓋一旁的破凳子上,就聽破屋外傳來清脆的刀劍乒乓碰撞的聲音。

  唐僧一聽,腦子裏瞬間閃過一句:“刀劍碰撞之聲,不是猴子,猴子是用無敵噼裏啪啦啪金光棒,金光棒發出的是咣咣的聲音,有生人!”

  唐僧想完,連忙挺直了彎著的腰,轉身回頭,將蠟燭舉在面前,等待著照看來人之影。

  叮呤咣當!

  鈴铛掉地的聲音再一出,一個纖細窈窕的身影就踏入門中,出現在了唐僧的視線範圍內。

  來者是一名女子,看她面貌,正是今天白天在六十裏外的森林中,向孫悟空要豬小寶的女子,此時見她的臉色蒼白,頭發淩亂,眼神有些呆滯。

  她進屋後,先撿起掉在地上的鈴铛系回腰間,然後左手刀,右手劍的硬裝出一副冷峻的神情,不眨眼睛的看著唐僧。

  唐僧看進屋來的是一女子,又是這般不友好的表現,就在心裏推測想道:“看這模樣,難道是女妖怪?”

  唐僧一想,接著懷著十分緊張的心情說:“這,這位女妖,妖怪,大半夜的,左手刀右手劍的,這是要弄啥……?”

  “還用問嗎?當然是來殺你。”女子硬撐著一副凶相的說:“那什麽,糾正一下,我不是什麽妖怪,是精,人家都叫俺精神病,嘿嘿嘿……”

  “哦,原來是人啊,是個不正常的人。”唐僧一聽是人,心放了一半,接著又問:“如果你是人的話爲何要殺俺?難道現在除了妖知道俺肉體的與衆不同外,人也知道了?難道你們沒聽說過俺八歲時得過天花;十歲時便秘,半個月沒拉下過耙耙;十二歲時聽師父講經過程中幾次三番打瞌睡,被師父用敲木魚的犍稚敲了腦殼導致輕微腦震蕩;十五歲時學佛祖割肉喂鷹用針刺破了腳趾頭留下個小疤眼嗎?你就沒聽說過受過傷的肉體不宜食用嗎?”

  “我靠!寶貝,瞎扯什麽亂七八糟的,我殺你就是殺你,殺你是爲了我小女婿,爲了我和我女婿偉大的愛情。”女子有些癫狂的說。

  “哦,只是單純的殺念,不是除了殺還要食用俺的欲念就不是那麽窘迫。”唐僧想著,又放了一點心的拍拍胸脯,繼續問:“請問一下,你殺俺和你的爺們兒有什麽關系?俺有點兒懵懵的。”

  “因爲你要把我女婿搶走!”女子毅然決然的說。

  “哎呀呀,這你就誤會了,俺對男人不感興趣的,而且俺是和尚,和尚沒有那方面的想法,更何況俺都不認識你的爺們兒,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唐僧晃動著手裏的蠟燭連忙解釋。

  “靠,可能!怎麽不可能!”女子激動的喊,同時把手裏的刀劍舉了起來,向前快走了幾步,將刀劍架在了唐僧的脖子上,然後繼續激動的大喊:

  “你只要見到我的小女婿,你就會把他搶走的,我別人跟我說過,這是那個佛祖安排的,所以我現在只有殺了你,你才沒可能見到我的女婿,我女婿才沒可能跟你走,我才能和我女婿永遠的擁有愛情,永遠的在一起。”

  唐僧聽的一頭霧水,心想精神病真可怕說話讓人費解。

  女子情緒越來越激動,架在唐僧脖子上的刀劍不住晃動。

  女子這樣一來可是把唐僧嚇得不輕,他一動不敢動的保持著一個慫人的姿勢,用眼瞟著架在他脖子上的刀劍,然後聲音顫抖的極力勸說道: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樣啊姑娘,千萬別激動,你說的這些確實搞得俺懵懵的,咱這樣,爲了這事情能清楚,咱能一句一句的好好說清楚嗎?比如你叫什麽?是什麽人?”

  女子回道:“告訴你也無妨,反正我今晚是要殺了你的,我叫高翠蘭,高興鎮鎮長是我爹。”

  唐僧一聽,腦子疾速的轉了一圈,他很快的就捋清了一條線:“噢,原來你就是今天那些客棧掌櫃說的要成婚的鎮長女兒。”

  “沒錯,就是我。”高翠蘭冷笑兩聲應道:“你現在也應該知道高興鎮的所有客棧爲什麽不容你了吧?都是我的主意。”

  “知道知道,早就知道。因爲高姑娘要成婚,客棧留和尚住宿不吉利,這是你們的忌諱。”唐僧傻呵呵笑著回答。

  高翠蘭把臉一沉,說:“你知道個屁,哪有這種成婚不讓和尚住客棧的忌諱,這些都是我事先安排的,是我讓我爹命令他們不能留你的。你知道爲什麽嗎?”

  “知道知道,官二代手眼通天。”唐僧回答。

  “又放屁,是因爲我不想讓你在高興鎮留宿,所以才讓我爹給鎮上所有客棧下了這道命令,是因爲我怕你搶我的未婚夫!對,應該是叫未婚夫,嘻嘻!”高翠蘭一說到她未婚夫會被搶的字眼傻笑了一陣。接著就又激動了起來,兩手裏握著的刀劍又在晃動。

  “哎呀呀,怎麽又聊到搶你未婚夫這件事情上來了,我不會搶啊,我第一、對男人不感興趣,第二、我是和尚啊。可真是的,你一直說我會搶你未婚夫,搶你未婚夫的,你未婚夫到底是誰啊?叫什麽名字啊?”唐僧一看那在他脖子上晃動的刀劍,也是急了。

  “事到如今,我只有跟你講清楚這件事了。”高翠蘭嘻哈一聲,深情款款的說道:“我的未婚夫叫天蓬,仙界的天蓬元帥,我……”

  高翠蘭正說著,唐僧插嘴道:“天蓬元帥?還是仙界的?你這個官二代真是手眼通天啊!”

  “別廢話!你聽我說!”高翠蘭朝唐僧吼一嗓子。

  唐僧趕緊選擇閉嘴。

  高翠蘭繼續說道:“記得那是三年前的一個午後,我在鎮裏的一條小河邊抓蛤蟆。”

  “抓蛤蟆?哈哈!堂堂一官家小姐抓什麽不好?非得抓蛤蟆,抓虱子也行啊!”唐僧又不知死活的插了一句嘴。

  “靠,獅子太大我不敢抓,禿禿,你要不聽我說話,再敢打攪我,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高翠蘭瞪著眼喊叫著,將劍頂了唐僧脖子一下。

  “信,信,不敢說了,你說你說,我聽著。”唐僧單手舉著蠟燭,另一只手捂住嘴。

  高翠蘭瞪了眼唐僧,長舒一口氣,又恢複安靜款款深情的講道:

  “我就是那樣很美麗動人的在河邊抓蛤蟆,抓著抓著覺得困了,便就打算去河邊休息一下子,休息好了之後再繼續抓蛤蟆。可誰想得到,就在我踩著一塊石頭准備坐下來的時候,鞋底踩在另一塊石頭上面呲溜打了滑,然後我就再又打了一個趔趄,撲通一聲跌落入深深的河水中。掉入水中不會狗刨,只會掙紮著大喊救命。于是我就喊救命,不停的喊救命,喊著喊著就看到河邊突然出現了一個威武英俊的完美男人,也就是我的未婚夫天蓬。”

  高翠蘭說著,嬌羞的嘻嘻害羞一會兒,接著說:“天蓬見我在水中掙紮,就毫不猶豫地一下跳進水中,以自由泳的姿勢遊到我身邊攬住我,然後把嬌小可愛的我拖回到了水邊,救了我。我們之後在水邊聊了很多話,期間他還幫我烤幹了衣服,之後還送我回家,對于這樣的男人,我當然是要無法抗拒的愛上他了。就這樣,我愛上了他。以後的很長時間,我們慢慢交往,慢慢的愛上了對方,愛的怎麽樣都分不開,分不開了膩膩歪歪的。”

  高翠蘭說到這時,臉頰绯紅,應該是在想激情的畫面,片刻時間之後,她繼續說:

  “我是在一個半月前才知道他是仙的,之前的三年裏,我一直拿他當人愛,愛的很自然,很痛快。一旦我知道他是仙後,我就不知道怎麽去愛了,我愛的很惶恐,提心吊膽的。”高翠蘭說著,將眼看向唐僧傻傻的問:“你知道愛的惶恐的感覺嗎?”

  唐僧搖搖頭,把手從嘴上拿開,一本正經的回道:“請你尊重我,我是個和尚,還是個高僧!不懂得愛情。”

  高翠蘭冷笑一聲:“你當然不懂。”說著,她准備接著繼續講,可是沒等蹦出一個字,她就哇哇大哭了起來,哭的撕心裂肺的很傷心。

  唐僧看著她傷心的哇哇大哭,就拿他的大道理從旁勸說道:

  “高姑娘,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傷心的哭只會讓問題更嚴重。就像是懸崖壁上的靈芝草,如果它們因爲恐高就哭,能解決它們恐高的問題嗎?它們的命運該此,就算它們恐高,哪怕它們哭,也是要在崖壁上待足它命數中的春夏秋冬,不知俺這樣說,高姑娘你明白嗎?”

  高翠蘭聽了,竟然瞪著眼點點頭,隨之止住哭泣,擦擦眼淚,抽搭了兩下,擤了把鼻涕,繼續說:

  “因爲我不知道怎麽去愛一個仙,所以我就想讓上天告訴我怎麽去愛,于是我就在一天夜裏燃香燒紙拜上天,讓天告訴我答案。然而我不曾想到的是,就因爲這次的祈禱,導致了天蓬的災難。天知道了天蓬和一凡人相戀私通了三年,天條是不允許人仙相戀的,于是天蓬就被天嚴厲的責罰,撤了他的天官之位,將他羁押在困仙牢。之後的這些,我是在半個月前知道的,是天蓬在我夢裏同我說的,他說他不怪我,但我卻恨透了我自己。”

  高翠蘭抽噎一聲,緩了緩情緒繼續說:“天蓬說他明天會被打下仙界,神識投生在一個叫豬小寶的身上,然後跟著一個叫唐僧的和尚,一個叫孫悟空的猴子去取經。他還說讓我別想他,因爲這是他的命數,是你的佛給了他洗罪的機會。但是……但是我愛他,我不知道這個愛裏到底有什麽罪……我……我……就算他變成了一只豬,我也愛他,真的,我……我好想變成一頭豬,然後和他在一起,再生一窩小豬,嘿嘿嘿……”

  高翠蘭說到最後似精神有些錯亂,她開始語無倫次,情緒又激動起來。

  唐僧聽完這些,徹底明白了高翠蘭的做法,同時他在心裏也替高翠蘭的爲愛成瘋難過。也爲天蓬惋惜。

  的確如此,往昔堂堂的天蓬元帥,竟然會有一天將其神識投生在一只豬身上。

  或許他和孫悟空都是可悲的,但是可憐嗎?

  唐僧心想:“天蓬他應該是不會後悔的,因爲他得到過。但是我想說的是,佛祖真的要再安排一只豬跟我去取經嗎?而且還是那個那麽土的名字,豬小寶。切!”

  唐僧正想著,只見脆弱傷心的高翠蘭突然變了剛才進門前那張冷峻的臉,但這次看不出她是硬裝的。

  “我要和我未婚夫在一起,我要天蓬,我要豬豬,所以,你更要死,我要殺了你!殺了你!”高翠蘭左手右手握緊刀柄劍柄,使足力氣猛的向上揮起,然後猛的下落。

  就在這一節骨眼,刀刃劍刃還差一頭發絲就落在唐僧的脖子上的時候,唐僧在同時嚇酥的大喊悟空救命的時候。

  嗖——

  兩道金光從屋外超速射來。

  一道當的打落刀劍。

  一道嘭的擊在高翠蘭背部。

  高翠蘭痛叫一聲,撲通倒地。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西遊路上有妖魔》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