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西遊路上有妖魔 > 第12章 戲中戲,局中局

第12章 戲中戲,局中局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談到佛祖爲什麽給我剃頭這個話題就說來話長了。”

  黑煞妖巨翁說著,一顆黢黑油亮的大腦袋上就挂滿了憂傷,然後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緊接著眼神中包含了迷離和委屈。

  “看樣子這黑玩意要講故事了,俺建議坐下來聽。”

  唐僧擤了一把鼻涕,擺頭看了看站在他右前方撓癢的孫悟空,和站在他左後方心事重重的天第一。

  孫悟空和天第一跟唐僧的眼神一交彙,不同程度的點了點頭,隨之都選了一塊棺材蓋坐了下來。

  孫悟空瞟了一眼昏倒趴在地上的高翠蘭,用猴爪一指:“師父,她呢?”

  “讓她在那趴著!”唐僧眼不瞧的回道。

  “她是人,又是女人,久了會著涼的。”孫悟空說。

  “幾個意思?你是想抱著她了?”唐僧甩給孫悟空一個嚴厲的眼神。

  “哎呀,師父,我可是出家猴,咋能抱她呢?再者說她還是天蓬的對象,以後天蓬跟咱取經了,按資排輩他就成了我師弟,那麽她就成了我兄弟媳婦,你說兄弟媳婦我……這……”孫悟空猴臉一紅:“師父,實在不行我背著吧!”

  嘭!

  唐僧隨手拾起一塊木板就敲在了孫悟空的腦殼上,然後一本正經的教育道:

  “悟空啊悟空,師父真的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猴,師父真是看錯你了,你簡直太讓師父失望了,你怎麽能想到背著她呢?”

  唐僧長歎一口氣,一臉難過的搖起了頭。

  孫悟空連忙認錯道:“師父,我錯了,我只是覺得氣氛有些尴尬,開一個玩笑調節調節,並沒有別的意思,師父你……”

  孫悟空還沒說完,唐僧又突然甩出一句:“扛著吧,師父考慮過了,扛著比背著好。”

  “啊?”孫悟空愣在了那裏。

  “有完沒完?我都在這擺了很長時間准備要講故事的架勢了,很累的,可不可以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黑煞妖巨翁有些不耐煩的說。

  唐僧趕緊賠一個笑臉:“不好意思哈,前戲搞得有點長了,開始吧!”說完,朝黑煞妖巨翁挑了挑眉毛。

  隨之,黑煞妖巨翁咳了幾聲清清嗓子,大黑嘴一張正准備開始講話。

  這時緩過神來的孫悟空輕輕拽拉了一下唐僧的衣袖,小聲嘀咕一句:“嘿,師父,還扛嗎?”

  唐僧一板臉,跟孫悟空欠他似的:“愛扛不扛!”

  孫悟空一看唐僧臉上那強勢和不屑的表情,久久壓在心底不得釋放的火騰的就燒上心頭了。

  他臉一沉,嗖的從棺材蓋上跳起來,然後一臉不願意的向唐僧大喊道:

  “禿子,我忍夠你了!你什麽意思啊你?剛才明明是你說讓我扛她的,我只是再向你確認一遍,可你倒好,你居然甩出這麽一張臭臉,還撅著張臭嘴,說愛扛不扛。我靠!我可是齊天大聖,出來混不要面子的啊!”

  唐僧見孫悟空突然暴躁發起火來,他也是不示弱,他直接兩腳踩在棺材蓋上,跳著腳的回喊:

  “嘿,你這個猴子現在敢跟俺吼了哈,還要面子,還齊天大聖,屁!你別以爲俺不知道你是啥意思,你就是想對那昏倒的婦女動歪心思!”

  唐僧稍微一停頓,捏了捏嗓子繼續喊:“

  “我隨便說一句你扛著吧,你還就真上勁了,還真要扛呢!我說那句話其實是我在變相的試探你的心到底純不純潔,這麽一試還真試出來了,腌臜!呸!白天的時候擺出一副正經猴的樣子,到了晚上睡覺說夢話的時候就色眯眯的喊,花音你別走,花音你別走,靠!惡心!以爲俺聽不到呢?俺都聽到了!從五指山到高興鎮這一個月來的每天晚上俺都聽到了!俺本想著給你留點兒猴臉不說出來的,也不打算把你的這些猴毛病記在佛祖給俺的小冊子上的,但俺現在不會再這樣做了,俺要揭穿你,在這個黑玩意妖,和這個呆坐不動不勸架的仙面前,俺就是要揭穿你!俺要揭穿你這只不純潔的猴子!”

  唐僧的確比孫悟空更適合罵仗,如果他是女的,一定是最佳潑婦。

  可唐僧的這一套詞,卻狠狠的在孫悟空的傷疤上捅了一刀。

  孫悟空更加憤怒了,更大的怒火上了他的心頭,他氣急的一呲牙:

  “禿子,你竟然他媽的大晚上不睡覺偷聽我說夢話!你閑著沒事怎麽就不聽聽你自己呢?平常到處吹自己是大唐高僧,可每到念經就偷懶,我提醒你念經了,你還是諸多理由和借口,說自己牙疼不念經,說自己便秘不念經,就連耳朵裏有耳屎也不念經,每天都不念經,不念經的和尚還是和尚嗎?你的佛呢?啊?問你呢!你這個滿嘴髒話,成天不刷牙,還靠很近對我說話的臭和尚!”

  孫悟空壓抑了一個多月的憤怒,終于在這一刻不加任何枷鎖的爆發了。

  他不再忍,他選擇了嘶吼。

  “猴子,你是不是想讓俺念腦瓜疼疼咒了你?!”

  唐僧體內的心魔因他生起的憤怒膨脹了,它在努力撞擊唐僧僅存的一丟丟控制力,企圖讓他發狂。

  唐僧的頭在此刻劇烈的眩暈起來,他的精神開始變得有些恍惚,就要控制不住自己。

  孫悟空現在自然也不會讓步,他更是逼迫唐僧一步,故意擺出無所謂的腔調:

  “來呀,有本事你就來呀,不就是腦瓜疼疼咒嗎?我他媽怕你個禿子我就不是齊天大聖!”

  天第一和黑煞妖巨翁呆愣住了,他倆木讷的表情似乎在表示很難接受唐僧和孫悟空會因爲芝麻一點兒的一件小事,吵的如此凶。

  “這是什麽情況?不是要聽故事嗎?怎麽這師徒倆突然吵起來了呢?”天第一頭腦發蒙的心想。

  黑煞妖巨翁閉上了張開的大黑嘴,合攏了岔開的大粗腿,暗自歡喜道:“吵的好,他倆能打起來才好呢,他倆打起來猴子能把和尚打死更好!要不是猴子剛才把我打得夠嗆我還能跟你來這認慫?還講故事?靠!我閑的啊,在七陽城沒能整死那和尚我就夠倒黴了,都怪叫天第一的那玩意,還仙呢?找機會非弄他一頓!“

  黑煞妖巨翁憤憤的說完,隨即將兩只大眼珠子瞅向了剛才坐到了棺材蓋上的天第一方向。

  可當黑煞妖巨翁將看著孫悟空和唐僧躍躍欲試要向對方出狠手的視線,調整至天第一所應該在的位置時。

  卻只見一塊棺材蓋,上面空空的,並不見天第一。

  “诶?奇了怪了,天第一去哪了?”黑煞妖巨翁一撓頭奇怪的說。

  就在黑煞妖巨翁奇怪的時候,他只覺自己被什麽東西先是一拽,准備正納悶呢,忽然他又感覺自己的背後一股強大的吸力湧來,不等反擊,接著唰的一下將他給拽出門去。這一幕孫悟空和唐僧沒有功夫發現。

  黑煞妖巨翁在黑夜中就像一顆脫離開彈弓的石子,不停的嗖嗖向後射。他想驚慌的大喊卻也被什麽無形的力量被捂住了嘴,怎麽樣都張不開。

  嗖嗖嗖——

  黑煞妖巨翁在黑夜中飛速向後平移滑行片刻時間,之後在一塊空闊的地面停住。

  噗通——

  黑煞妖巨翁從半空重重掉落在地上。

  “哎呦媽呀,可摔死我了,這是誰啊,背後玩陰的,有本事站出來,媽的!看我不把你砸成肉泥!”黑煞妖巨翁揉腰搓背嘶哈叫痛的咧著大黑嘴怒罵。

  就這時,一個黑影唰的閃現在了巨翁面前,然後用富有磁性的聲音說:“你這戲演的太爛了!”

  “早應該猜到是你,呵!”巨翁冷呵一聲,然後從地上爬起來,在那黑影面前挺直他龐大的身軀說:“你挨猴子一頓打試試啊,站著說話不腰疼,哼!”

  那黑影低著頭說:“又搞砸了,你說怎麽辦吧!”

  “問我?有沒有搞錯,你是覺得我腦子好使了?自從在七陽城做妖後整整一百年的每一天,我腦子就沒好使過,還以爲在仙界呢!”

  巨翁說著,又冷哼一聲,然後看了一眼低著頭的黑影:“能不能擡起頭?在這裏就你我兩個,你還低著頭裝什麽深沉啊!”

  巨翁說完,那黑影緩緩擡起了頭,當黑影的面目整個出現在巨翁視線中時,月光一打在他的臉上,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黑影他居然是,天第一!

  巨翁打量了天第一一遍,啧啧嘴笑著說:“嚯!換裝挺快,剛在那破屋裏頭還是俠客裝呢,現在這行頭夜行人了。天第一,你無聊不無聊啊!”

  天第一歪嘴冷聲一笑:“當然無聊,好好的戲中戲就因爲你被孫悟空抓了,全盤崩掉,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看來你是不想留在七陽城,聽佛祖的話走你不願走的路了?你居然剛才在那義莊內打算講你的故事,還差點兒把自己繞進去,你可真是怕別人看不出你沒腦子啊!幸虧他師徒倆抽風吵了起來,不然的話就徹底崩掉了。”

  巨翁聽後歎一骨碌又坐到了地上,不服氣的說:“殺掉唐僧不就行了?!在七陽城有那麽多直接痛快殺掉唐僧的好機會你非得演戲。比如猴子對陣吃了妖石的豬時,咱們的妖和唐僧躲在客棧裏,這個時候讓咱們的妖一塊分屍了唐僧都行,猴子絕對來不及反應。”

  “殺掉唐僧絕對不行!跟你說了好幾百遍了,唐僧必須活著,這是我安排的劇本。還有你要記住我是主角,我叫天第一,第一!在那個橋段裏我主角沒有出來,唐僧可以死嗎?弱智!”天第一有些捉急的說。

  “還有就是咱們的妖請唐僧吃飯那時候,讓他喝酒吃肉,中了我精心研制的黑殺蠱和萬花敗,直接送他下地府就得了,搞這麽麻煩,到現在還沒弄死他。”巨翁埋怨地說。

  “我剛說了我是主角我是主角,你怎麽就愣是聽不見呢?主角沒登場戲怎麽能結束?再者我說過了唐僧不能死,這是劇本的根本點。”天第一被巨翁整得有些抓狂。

  “什麽爛劇本,這戲我是沒法演了。”巨翁躺在地上,耍起了賴皮。

  天第一看巨翁這樣,哼哧一笑說:“那你還是要聽佛祖的?走你不願意走的路?”

  “不!打死都不走,我要留在七陽城。”巨翁毅然決然的說。

  “那你就要跟我一直演下去,等我拿到了孫悟空身上屬于我的東西,我就會讓唐僧消失,讓你不用去走你不願意走的路。”天第一一臉憧憬的說。

  “好!”腦子不好使的巨翁從地上騰的站起,攥起拳頭揚起一副拼死到底的壯烈神情。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西遊路上有妖魔》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