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西遊路上有妖魔 > 第279章 神乎其神系統

第279章 神乎其神系統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這可能就叫人面獸心,哎呀!不能這麽說,再怎麽著人家還把咱放了呢!”朱結巴捏了一把汗說道。

  “咱是不是得問問她叫什麽?”沙真黑說道。

  “有能耐你問!”朱結巴回道。

  沙真黑沒二話,緊接著朝著女管事大聲喊道:“仙女,你叫什麽名字呀?能不能留個地址,日後好寫鴿子信!”

  “七仙女!”那女管事遠遠的答道。

  “哦!”沙真黑傻乎乎的應著,轉臉沙真黑很疑惑的對朱結巴說:“她說她叫七仙女!”

  “娘的!我還叫董永嘞,走吧!人家就是不想說給你,還要什麽地址,寫鴿子信,做夢去吧,行了,眼瞅著天就要黑了,我們倆抓緊去找你表哥掙銀子的!”

  說完,朱結巴和沙真黑趕緊離開八都站,向縣城內走去。

  朱結巴和沙真黑離開八都站後,來到了一條又一條大道相交的中心點上,他倆看著密密麻麻的人和更密密麻麻的馬車,不覺眼前眼花缭亂起來,他倆已分不清東西南北,更別提找沙真黑他表哥去了。

  “沙真黑,你表哥和你說過他的地址嗎?”朱結巴眼神中透露著怯意的看著來往人馬,對沙真黑問道。

  “說過!”沙真黑應著,趕緊從口袋裏掏出一張黃紙,念道:“永甯道向北三百米右拐小胡同正直方向的豪華獨棟樓,一棟一零一。”

  “那好,我們就看著這些路牌慢慢找過去,對了!你能分得清東西南北嗎?”朱結巴問道。

  “不知道,可是……”接著,沙真黑放下背上背著的包袱,找了半天找出了一個舊的無法再舊的羅盤,然後在朱結巴眼前滿臉驕傲的晃來晃去,繼續道:“嘿嘿!但是我有這個,很精確的,在我五歲時在村裏玩迷路了,就是用這個找到家的,至今算起來,也他娘的算個古董了。”

  “好吧!你確定你的羅盤能分清東西南北就行,那個,我還有個問題想問你!”朱結巴說道。

  “問吧!”沙真黑一拍他的大肚子說道。

  “那個咱村子似個巴掌大的地方,這你都他娘的能迷路?”朱結巴不敢相信的問道。

  “你問的這個問題,我有權力保持沉默。”沙真黑臉一羞紅,吐露了一下舌頭回道。

  沙真黑用他那個曆史較爲悠久的羅盤努力分清方向,可是當斜陽沒落在山邊都沒有體現出任何的效果。

  朱結巴呆坐在路邊,不經意間看到一根高大的竹竿子上挂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有困難找衙役。”

  朱結巴看後,興奮的翹著二郎腿,又大笑,又哼唱。

  沙真黑一看突然變得神經兮兮的朱結巴,滿頭霧水的問道:“結巴,你是怎麽了結巴,找不著路不至于得失心瘋了吧?”

  “去你娘的,你才得失心瘋了呢!”朱結巴罵了一句,然後一臉淡然的問道:“問你一個問題,壞蛋的克星是誰?”

  沙真黑想了半天,然後突然生出靈機,脫口道:“衙役叔叔!”

  “沒錯!”朱結巴高興的一拍手,繼續問道:“我再問你,有困難找的是誰?”

  “衙役叔叔?哦……”沙真黑豁然開朗道:“聰明!衙役叔叔比我這破羅盤更能判斷方向。”

  “那就發鴿子信,找衙役叔叔!”朱結巴說道。

  “怎麽發?不知道縣衙在哪裏往哪兒發?”沙真黑傻乎乎的問道。

  “傻了吧!瞅瞅你前邊路口,上邊的警示牌上就寫著縣衙的地址呢!”朱結巴提醒道。

  沙真黑定神一看,驚呼道:“嘿!還真是呢,走,我從我的筐裏拿出我的鴿子,跟衙役叔叔寫信訴苦去!”

  看著街道上的來來往往的馬車,朱結巴和沙真黑下了很大的決心才沖到有縣衙地址的牌子地處。

  朱結巴這瞅瞅,那瞅瞅,就連寫縣衙地址牌子的每一個部位都看的十分仔細。

  朱結巴驚訝道:“你說這八都縣是富裕哈,到處是牌子,連縣衙地址都用牌子寫著,豎在這裏,真好,可真是個不錯的縣城。”

  沙真黑接著說道:“可不是咋的,這個八都縣各個地方都能看出一片輝煌,就是那臭烘烘的茅廁,都豎著這麽個牌子,上面還分寫著公、母。”

  “行了,咱別廢話了,抓緊時間寫鴿子信吧,一會兒天一點兒亮光都沒有了。”朱結巴說道。

  “好!”沙真黑答應著,從包袱裏拿出紙筆墨,蹭蹭蹭的寫了起來。

  沙真黑在信上先是這樣寫道:

  “衙役叔叔您好,我是有困難的民衆,現在急需您的幫助。”

  沙真黑寫完後,就把那信紙系在鴿子腿上,跟鴿子吩咐了縣衙的地處,聰明的鴿子接著呼的飛了出去。

  不一會兒,那鴿子就又從遠處飛了回來,回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這位群衆你好,只要不是謊報,什麽困難我們縣衙都是會給予您幫助的。”

  沙真黑看了這回信的內容,傻乎乎的對朱結巴問道:“問問缺錢行嗎?”

  朱結巴很氣憤的對沙真黑說道:“去他娘的,都什麽節骨眼了,還問這種傻問題,沒出息的樣子!”

  還沒等華春誰和沙真黑再寫一封信,再見從遠處又飛來了一只管家的鴿子,此鴿子是帶著信來的。

  信上的內容是:

  “這位群衆,您有什麽困難快說,占著我們的鴿子線,有可能會錯過一次重大刑事案件的,我們縣衙要考慮缜密。”

  看後,朱結巴和沙真黑推斷,八都縣縣衙裏指定就只有一只鴿子。

  所以,沙真黑趕緊飛快的回信寫道:

  “衙役叔叔,我們迷路了!”

  沙真黑寫完,還在信的後頭畫了兩個人在哭的畫。

  衙役之後回信說:

  “這位群衆,你應該不知智障吧?”

  沙真黑回信說:

  “不是!”

  衙役再回信說:

  “對于正常人來說,這也算是一件重大案件了,報告你的現所在位置。”

  沙真黑再回信說:

  “路邊!”

  衙役還回信說:

  “哪個路邊?”

  沙真黑還回信說:

  “一個路牌子的路邊。”

  衙役還還回信說:

  “這位群衆,你他娘的確定你真的不是智障?”

  沙真黑還還回信說:

  “我他娘的絕對不是智障!”

  衙役沒完沒了的回信說:

  “你待在那裏別動,我們縣衙有光能無限全八都定位神乎其神系統,我們會定位到你先所在地的,千萬別他娘的動。”

  沙真黑也沒完沒了的回信說:

  “衙役叔叔,我他娘的等待您的大駕光臨。”

  回信結束,鴿子累得半死。

  夜幕終于降臨。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西遊路上有妖魔》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