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西遊路上有妖魔 > 第463章 小白龍的自我介紹

第463章 小白龍的自我介紹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就小白龍的這一句自我介紹,用了足足半個時辰。

  疲倦且驚愕的唐玄奘呆呆的看了小白龍一會兒,然後收了收心思,勸自己要保持鎮定,接著他嘴角掠起一絲笑意,說道:

  “哈哈哈,幾位施主真是新時代的佼佼者,足見幾位是練武的奇才啊。”

  孫悟空聽後有點飄飄然了,說道:

  “大師你別說實話,我們幾個壓力很大的。”

  隨後,孫悟空幾人發出不是狂妄勝似狂妄的笑聲。

  待孫悟空冷靜下來,一想:

  “咦,不對啊大師,我們怎麽成了練武奇才了,劇情是這樣嗎,我們不是應該光挨揍嗎?”

  唐玄奘歎了一口氣,說道:“哎呀,你們還不知道呢,也太落伍了吧。”

  孫悟空無奈道:“好吧好吧,隨便了,練武就練武。”

  豬八戒暗自想道:“我看呐,寫我們的人不把俺們幾個累死是不會拉倒的。”

  沙悟淨說道:

  “練武挺好的,以後不至于光挨揍啊,嘻嘻嘻,一不小心要成練武之人了。”

  小白龍傻笑道:“好——诶。”

  孫悟空問道:“大師,這麽說您以後就是我們的師父了。”

  唐玄奘又喝了一口茶,回道:“聰明,一點就透,果然是練武的好苗子。”

  孫悟空無奈道:“來,哥幾個,拜師父。”

  孫悟空幾人齊聲道:“師父好,請受徒兒一拜。”

  唐玄奘很是滿足道:“好,好,好哇,收下了,以後跟爲師好好習武,待到練成之時再交托你們任務。”

  孫悟空口呈O型,詫異道:“還有任務,我勒個去,沒天理呀。”

  豬八戒勸道:“老大,認命吧,那個寫咱們的人肚子裏沒多少墨水,就讓他瞎折騰吧。”

  沙悟淨說道:“是啊老大,這總比咱們東奔西跑要強的多,而且還有飯吃,呵呵呵,想起來就激動。”

  小白龍慢吞吞說道:“挺——好——的。”

  唐玄奘一笑道:“那以後你們就在這聚金山寺廟住下,等時機到了,我會另有安排的。”

  小白龍問道:“師——父——飯——管——夠——嗎?”

  唐玄奘笑道:“管夠,想吃多少吃多少。”

  小白龍高興的蹦了起來,叫好道:“好——诶。”

  唐玄奘吩咐碧源道:“碧源,帶你這幾個新來的師弟去宿舍。”

  孫悟空驚喜問道:“唉呀師父,還有宿舍呢。”

  唐玄奘一點頭應道:“是啊,而且還是大唐朝豪華頂級宿舍待遇呢。”

  孫悟空突然宣誓道:

  “我自願加入聚金山寺廟,不怕吃苦,好好練武,祝願師父,找到師母。”

  唐玄奘糾正道:“孫悟空啊,我是和尚,還師母呢,這點常識都沒有,小學沒畢業吧。”

  孫悟空撒嬌道:“錯了,錯了師父,以後紮實好小學知識。”

  唐玄奘微微笑道:“這才是我的好徒兒,去吧,讓碧源帶你們去宿舍。”

  孫悟空又和豬八戒,沙悟淨,小白龍嘀咕了一頓,齊聲道:“遵命,師父,師父一會兒見。”

  孫悟空客氣的向碧源說道:

  “請師兄帶路。”

  碧源很是客氣的應道:

  “好的,師弟們隨我來。”

  時間停頓了很長的時間。

  “故事結束了?”孫難悟小心的問道。

  孫悟空傻乎乎的點點頭回道:“是的,孫難悟哥哥,已經結束了一刻了呢!”

  孫難悟噢了一聲,吐了一口長氣,然後似體力有些不支的從床上起來,走到窗邊,一下將窗戶推開,長舒了一口氣歎道:

  “或許故事就是孫悟空你講的這個樣子,無所謂開始或者結尾,關鍵的就是思想和語言的過程,最初的開始和最後的結尾好像都不是別人喜歡的。”

  孫悟空歪躺在床上,懵懂的聽著孫難悟的話,大概是明白了什麽,但又大概不明白。

  孫難悟又長舒了一口氣,說道:

  “孫悟空,既然我們現在是在充斥時間,那我就趁著這些時間,也給你講一個故事,這個故事也不算很短,你必須要有耐心的聽完,而且這個故事你可能是熟悉的。”

  孫悟空叫好的應道:好,好,好,還請孫難悟哥哥快快講來。”

  孫悟空說著,然後選擇了一個不錯的聽故事的姿勢,豎著耳朵等著孫難悟開口。

  于是孫難悟便就很快的開口說起了他的故事,但他的故事好像很長,不太適合用他的嘴來說,所以寫他的人還是幫他用第三人稱來說要好一些。

  孫難悟要講的這個故事的最開始應該是個解說,然後是一段有思想的解說。

  雲翻滾著,好似在洗滌藍天,雜陳在思想裏的是另外一個不一樣的弊端,變幻著,交替著,冥想著,好像在領悟下一個峰巒。

  敲擊思想的古鍾響在時間的那一片遼遠,旋轉流年的古曲呼嘯著曾有過的潦草狂羁的暴風雨,難道這是回味沒有過的思念?

  純色的記憶,純真的年代,悠遠雖沒有,但是也會渲染現存的四季,暈開了旋渦裏的漣漪是流星的夙願?

  還是大海的情操?

  不想在時間的深潭中余留魅影,不願在星河靜谧裏增加神秘,古老的歲月在功勞簿上記了深深一筆。

  歲月的淚是因爲當初的告誡?

  歲月的淚是由于曾經生活給的汙蔑?

  歲月的淚淌在歲月裏滄桑的臉頰上,沒有面容失色,沒有慘淡無奇,貫穿在長河中是上天賜予給那個人的最好的禮物。

  燒掉歲月裏的荊棘,碾碎歲月裏的石粒,填平歲月裏的鴻溝,到現在能夠擦拭歲月流的淚。

  理清瑣碎的點點滴滴,攪拌自以爲的所向披靡,赤誠的心捍衛所謂的家園。

  可能不理解,不明白,不清楚,也可能很疑惑,到最後都會成爲一個又一個辛酸苦辣,無色無味的“極品菜肴”。

  成長在歲月的淚裏浸泡著滄桑,好像是在追求某一個未知事物後一敗塗地的傷感滋味。或許那個人就是一個滑稽的醜角,在戲台上賣力的抖著包袱,就算演技如何的出衆換來

  的不過就是充斥著駁論的掌聲,稀稀拉拉的。

  歲月的淚滴在心裏,鹹鹹的滋味藏在心裏,哪怕它是想發酵。

  某段記憶在思想的重擊下,越發深刻,不由得叫身上不計其數的汗毛猛張,血液在血

  管道中無規律的驟然運動。

  就像是別人所說的那樣,“一段難以忘懷,足叫一條铮铮鐵骨的漢子變成骨瘦如柴的傻子。”

  很顯然,孫難悟說的那個人可能就是一個傻子。

  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只知道一定過去了很久。

  每遇傷痛,就會用曾經的美好療傷。

  每享美好,便以曾經的傷痛提醒。

  那個人愈來愈覺得他自己在回憶裏是如此悅目娛心,叫自己使得片刻的怡然自樂。

  于是,心意反複之下,那個人定然會將那段回憶化爲筆墨,揮灑在紙張之上,當然前提是那個人是一定要會寫字,可以寫字的。

  :。: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西遊路上有妖魔》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