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6dhtv5"></span>
      <optgroup id="6dhtv5"></optgroup><center id="6dhtv5"></center><pre id="6dhtv5"></pre>
                • 頂點小說 > 西遊路上有妖魔 > 第502章 那還是奇迹嗎

                  第502章 那還是奇迹嗎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孫悟空他正望著星空,暗自神傷。

                    前日還是花花太歲,時今只能是別般境地的花前月下。

                    “他平時那漆黑模糊的遠方,沒有一絲絲的悲傷,像昨日新婚的郎,少了新娘,倘若再進那花房,同樣懷抱那憂傷,甯願她不是我的姑娘。”孫悟空平時一棵翠竹,故作高雅的說道。

                    華春水在竹屋內的竹床上像極了一頭睡得很熟的豬,孫悟空接著不太明亮的月光瞥了華春水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

                    此情景不禁讓孫悟空想起胡文煥《群音類選;紅葉記;紅葉重逢》中幾句:

                    “花前月下,幾度銷魂,未識多情面,空遺淚痕。”

                    對孫悟空他自己來說,即便沒有所謂的唯美,可是怎能叫他不思念楊果果呢?盡管這時他的表達是那麽蒼白,有可能還不隨人願,難切入主題。

                    在這一瞬間,孫悟空他有一種想做閑遊詩人的沖動。

                    孫悟空拿出竹案上的一把竹扇,輕展開來,然後他看著扇面上的字詞開始琢磨著。

                    雖黑夜中不怎麽清晰,也不那麽明朗,但是先唐時期的字詞靜存今天,在執于孫悟空手上,也能多少顯出一點兒神秘感來。

                    孫悟空用心一閱,大體內容應該是這樣寫的:

                    “前年豐收未耕耘,閑身嬉戲妙閣中。逢時若是再豐年,仍舊紅河滾滾流。”

                    因爲年代久遠,許多字迹太過模糊,整首詩都是孫悟空用他那慘不忍睹的文化學識順下來的。

                    “這字鳳翥鸾回,詩詞鳳采鸾章,就有一點,作者當時可能有些鳳狂龍躁。”孫悟空看著竹扇上模糊的詩文,文绉绉的胡說八道著。

                    同時,孫悟空還心中暗喜:“我如此文采飛揚的評論,若是這作者能活到現在,是會甘拜下風與我的,太妙了,怎麽突然發現我是個人才呢?”

                    不時,通宵的貓頭鷹站在樹梢幾聲咆哮。

                    “如果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是鳳凰在笯,那麽請想一想鳳鳴朝陽是什麽意思呢?表面

                    上的不僅僅是有光就能足夠所有事情的,有的時候也要做到搜根剔齒,哪怕是表面上的……”

                    孫悟空帶著一種不怕丟人的心自己嘟囔著,他還一邊說著一邊瞅著月亮,模仿著李白。

                    孫悟空他想的是要模仿出李白的神韻,但是他卻很差勁的只模仿出了李白的神經。

                    仔細想想,孫悟空他也只能模仿李白的神經。

                    孫悟空將視線從月亮的身上移到樹木的枝桠上,然後他對著它大吼道:“說嘴郎中這年頭太多了,你以爲你不明不暗的不說話,我就聽不懂你樹心裏想啥了?笑話!心裏懂嘴上不說,你又能怎麽辦?”

                    孫悟空這大吼一聲的其中第二個意思,就是試圖將華春水吵醒,但因華春水與死豬形同神似,根本就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清晨,空氣一改往日的渾濁,周圍的一切都是異常新鮮的。

                    擺在竹床一側的不用敲打自己就會叫的銅鈴铛,先醒了過來。

                    華春水一扔枕頭,砸在了銅鈴铛的身上,因此銅鈴铛就身首異處了。

                    突然,一只土狗不知什麽原因沖進了竹屋裏頭,像是很刻意的狂吠幾聲,又迅速離開。

                    這時,竹屋內的孫悟空和華春水徹底呈現出兩副懵的狀態。

                    孫悟空呆了一會兒,緩過神來說道:“這是什麽玩意兒?”

                    華春水捂嘴一臉驚恐的說道:“這虧得是我及時捂住嘴,不然心非得跳出來不可。”

                    “海不揚波,風平浪靜,還算好,沒有發生什麽要命的事情。”孫悟空撫摸著自己躁動的心髒,繼續道:“若將土狗比麒麟,先把麒麟作土狗。”手指著屋頂,眼神飄忽道。

                    “你爲何自從來到這裏,說的話總是那麽叫人難以理解呢?”華春水被疑慮折磨的很是痛苦。

                    孫悟空深情一眼,給華春水一個捉摸不定的飛吻,說道:“現在的我摧心剖肝的厲害,先做首詩平靜平靜。”接著,一副閉門覓句的樣子。

                    華春水表現出無奈至極的樣子,輕哼一聲說道:“你先忙著,我去尋點兒山珍野味開開胃。”

                    孫悟空大喊一聲說道:“哎,春水,且慢,野菜可以弄點兒,但是野味就算了,守點兒規矩。”

                    華春水點點頭,說道:“好!”

                    “麻利些,我們今天還要去全是山看奇迹呢!”孫悟空又喊了一句。

                    華春水暴躁的狂點頭,心想:“山砠水涯住的多了,會不會一直不正常?”

                    據說,想忘記所有煩惱,首先要學會做一個麻木不仁的人,按照這種方式來,想忘記所有煩惱絕對是苦烹小鮮,輕而易舉。腰板挺直的孫悟空正打算挑戰臃腫佝偻的未來。

                    一改往日的低壓氣氛,孫悟空開始體驗喜出望外的感覺。

                    古銅色大馬車在去全是山的途中,因爲路面上尖銳的石子太多而歇了菜,馬蹄子瘸了。無奈孫悟空和華春水只能步行前往。

                    華春水左顧右盼,漫不經心的說道:“悟空哥哥,你不覺得我們現在很慘嗎?前些日子咱是和何等風光啊!”

                    孫悟空一聽,面色瞬間蒼白,語言低沉的回道:“這有什麽春水,難道你是後悔了不成嗎?”

                    華春水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沒有,我哪能那麽善變啊,我是很重兄弟情義的。”說著,他費力的用他那雙細眯眼閃了個電。

                    孫悟空聚精會神于路上一塊看似普通的石頭很久。

                    此刻,華春水六神無主的。

                    正當這時,風雲突變。

                    片刻,傾盆大雨。

                    孫悟空,華春水兩人在一塊凸出來的石頭下面躲著,凝神望著雨中淡定有千年之久的蒼天古樹。

                    待突如其來的大雨停止後,已經是午後太陽偏西的時候了。

                    孫悟空估測達到全是山還需約莫二三個時辰,這雖說距離算不上天南海北,但路面實在是太崎岖不平了,要比曾在這個山村通往鎮上的路,難走一百倍還多。

                    于是,在孫悟空的深思熟慮下,原路返回,等待明天的什麽時間馬的腿好了,然後再駕著大馬車去全是山,因爲可以看得到奇迹的時間,已完美的錯過。

                    華春水垂頭喪氣道:“咱也太倒黴了吧!”

                    孫悟空彎腰摘了一朵野菜花,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很是享受的說道:“如果奇迹是很容易就能看得到的,那還是奇迹嗎?春水你別垂頭喪氣的,明天再去一定行的,咱們現在先回去。”

                    不知什麽原因,孫悟空越來越想過閑雲野鶴,餐霞飲瀣的生活。

                    其實他並沒有看破紅塵,不然晚上休息的時候他怎麽會一直喊許多女孩子的名字呢?當然,也包括楊果果。

                    :。: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西遊路上有妖魔》的書友還喜歡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