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鐵神刀 > 第四十二章 韓山童歸天

第四十二章 韓山童歸天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書接上文,東方飛鷹和孫廣威在尋找出口之時得出艮上離下的卦象,從而推算出教主韓山童有難,幾個人就准備離開此地火速奔往白蓮教總壇。

  …………

  “什麽?你說韓教主有難?”劉福通看著東方禿鹫說道。

  “昨日那牛鼻子老道看透天張寶護法,對我言說。”東方禿鹫回答道。

  “那你昨天爲什麽不早做上報?”劉福通責怪道。

  “看透天張寶囑咐屬下一定在今日辰時禀告。”東方禿鹫回道。

  “那看透天張寶他現在人在哪裏?”劉福通問道,“快把他帶過來我要審問一番。”

  “那牛鼻子老道已于昨晚未時就已經離開蓮池鎮了。”東方禿鹫如實回道。

  “這牛鼻子著實可惡,他算出韓教主何時遇難?”劉福通急切的責問道。

  “今日午馬時分,韓教主被鞑子包圍力盡而死。”東方禿鹫把張寶的話又說了一遍與劉福通。

  “韓教主帶著二十萬五色使出征,如此缜密的軍機大事怎麽回陷入鞑子三十萬軍隊的包圍呢?”劉福通自言自語道。

  “張寶臨走時有交代,說是教中兄弟有人出賣了韓教主的行蹤。”東方禿鹫不敢直視劉福通說道。

  “哇呀呀……這牛鼻子老道算出教主有難,竟然叛教而去,我一定不會放過他。來人呢,下令全國白蓮教兄弟追查護法張寶的下落!”劉福通氣急敗壞的說道。

  “啓禀劉副教主,不用了,張寶臨走時有交代,韓教主身死之日正是他歸寂之時。”東方禿鹫說道。

  一臉茫然的劉福通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此時他還在想著彭瑩玉彭長老要是在的話該多好,教中絕大多數的兄弟都聽他的。只要他一聲號令,整個武林都會給他面子,救出教主韓山童豈不是易如反掌。

  此時劉福通想派兵前去營救教主韓山童,可是此地距離韓山童有八百裏之遙,從准備糧草,調兵出兵中間都要花費很久的時間,此時他也是遠水解救不了近火。

  “離韓教主最近的是哪門哪派?”劉福通問道衆人。

  “那裏無門無派,就算是彭長老在也是無法調出人員來。韓教主他……”東方禿鹫不敢再往下說下去。

  這邊激惱了劉福通,在院子裏踱步是走來走去,靜等著前方傳來的戰報。

  很快時間就到了午馬時分,劉福通大聲呼道:“白蓮使快來相見。”

  只見白蓮使統領走到院子裏道:“不知副教主有何安排?”

  “前線可曾傳來戰報?”劉福通問于白蓮使道。

  “啓禀副教主,巳時時分前線兄弟飛鴿傳書道三萬兄弟被鞑子包圍,兩萬多五色使兄弟盡數陣亡。”跪在地上的白蓮使統領說道。

  “那韓教主呢?韓教主可曾有什麽消息?”劉福通問于白蓮使道。

  “並未有韓教主的任何消息,韓教主武功天下無雙,相信韓教主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逢凶化吉。”白蓮使統領道。

  “什麽?你剛剛說什麽?再說一遍!”劉福通抓住白蓮使統領的衣領道。

  只見白蓮使統領的脖領被劉福通抓的生疼,顫顫巍巍道:“屬下說韓教主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

  劉福通激動的止住道:“不是這一句,上一句。”

  這白蓮使統領也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麽,只有回答道:“屬下說韓教主武功天下無雙……”

  “對了!就是這一句,韓教主武功天下無雙,就算三萬五色蓮花使的兄弟陣亡又能怎樣?韓教主一樣能從這千軍萬馬中逃脫出來。”劉福通撤下白蓮使的衣領激動的說道。

  “是,是!韓教主武功天下無雙,一定能從千軍萬馬中逃脫出來。”白蓮使統領附和這劉福通說道。

  突然,不知怎滴地下是一陣晃動,院子向北方傾斜。

  “東方護法,這是怎麽回事?”劉福通問道。

  “副教主,這是龍脈蒸騰之象,韓教主此刻恐怕已經……”東方禿鹫止住,不忍說完。

  “報!報!!報!!!前線傳來戰報說摩尼教教主于刀羊和其女花千蕊率摩尼全教支援鞑子脫脫。”

  “啊!”劉福通一口鮮血從胸口湧出噴了出來,整個人昏倒過去。

  這劉福通聽到于刀羊前去支援鞑子首領脫脫,就知道這教主韓山童是插翅難逃。

  五裏坡土地廟時這劉福通就領教過于刀羊的厲害,他的彌勒神功在于刀羊的天魔化功之下就沒走過兩招,就差點被于刀羊的內力震死過去。圍攻土地廟的一百五十多名五色使全部喪命于于刀羊的天魔化功之下。

  于刀羊一旦輔助脫脫,那這韓山童,就必死無疑。所以這劉福通就這樣昏厥過去。

  ………………

  “劉副教主你醒醒,醒醒……”錦羅床邊,東方禿鹫呼喊著剛剛喂完湯藥的副教主劉福通。

  只見這劉福通從床上猛然醒來,出口第一聲道:“此時是什麽時分?”

  床旁的東方禿鹫道:“現在已經是申時時分。”

  “什麽?申時?那韓教主他?”劉福通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韓教主究竟如何。

  只見東方禿鹫哽咽的說道:“剛剛前線傳來戰報,韓教主他……”

  “韓教主他怎麽樣了?”

  “韓教主他陣亡了。”

  東方禿鹫說完,這劉福通“哇”的一下又是一口鮮血噴將出來,再次昏了過去。

  誰道是劉福通一生對人對事奸滑無比,可唯獨對這韓氏父子忠貞不二。

  當劉福通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亥時時分,顧不得腹中饑餓,便問于身旁的人道:“那教主可有什麽遺言要托付我劉福通?”

  只見一旁守候的前線白蓮使說道:“韓教主並無遺言,只是臨死之時留下一封血書。”

  劉福通連忙打開白蓮使呈上來的血書,看道一行血迹斑斓的卷紙上寫著:“虎贲三千,直抵幽燕之地;龍飛九五,重開大宋之天。”

  “哇呀”一下,劉福通失聲痛哭起來,這韓教主身死彌留之際仍不忘驅逐鞑子重建我華夏大好河山。

  “傳令下去,三軍節哀,並把韓教主的血書昭告天下。”劉福通說道。

  “屬下這就去辦?”白蓮信使說道。

  “慢著!”

  “副教主還有何吩咐?”

  “我那師弟少教主韓林兒呢?他現在身在何處?”劉福通問于白蓮信使道。

  “韓少教主他在衆人的保護之下已經安全抵達武安了。”白蓮信使回禀道。

  “好!你們隨我立即前去武安迎接韓林兒回白蓮教總壇。”劉福通說道。

  “這?”白蓮信使略有遲疑道。

  “我劉福通自問對的起他韓家,也對的起這韓林兒。蓮池鎮的所有教中兄弟全部撤離此地,我們全部去武安爲教主發喪。”

  這旁的白蓮信使知劉福通素日裏行爲不端,喜歡在教中做那鏟除異己之事。沒想到臨危之際,這副教主劉福通心裏憂的不再是自己而是韓家。

  這白蓮信使騎上紫骝馬,就向武安駛去……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玄鐵神刀》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