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p86krq"></u><b id="p86krq"></b><dfn id="p86krq"></dfn><em id="p86krq"></em>
                    <button id="uh1ofd"><noscript id="uh1ofd"></noscript><address id="uh1ofd"></address><ul id="uh1ofd"></ul></button><dt id="uh1ofd"><dfn id="uh1ofd"></dfn><sup id="uh1ofd"></sup><tfoot id="uh1ofd"></tfoot><thead id="uh1ofd"></thead><ins id="uh1ofd"></ins></dt><div id="uh1ofd"><dir id="uh1ofd"></dir><noscript id="uh1ofd"></noscript><span id="uh1ofd"></span><select id="uh1ofd"></select><dl id="uh1ofd"></dl></div><span id="uh1ofd"><ol id="uh1ofd"></ol><code id="uh1ofd"></code><strike id="uh1ofd"></strike><li id="uh1ofd"></li></span>
                    1. <option id="uh1ofd"><strike id="uh1ofd"></strike><dt id="uh1ofd"></dt><font id="uh1ofd"></font></option><optgroup id="uh1ofd"><pre id="uh1ofd"></pre><tbody id="uh1ofd"></tbody></optgroup><big id="uh1ofd"><abbr id="uh1ofd"></abbr><dfn id="uh1ofd"></dfn><select id="uh1ofd"></select><legend id="uh1ofd"></legend><q id="uh1ofd"></q></big><ol id="uh1ofd"><dfn id="uh1ofd"></dfn><noframes id="uh1ofd">
                        • <noscript id="xnfsgl"></noscript><kbd id="xnfsgl"></kbd>
                          <ul id="xnfsgl"></ul><table id="xnfsgl"></table>
                        • <fieldset id="xnfsgl"></fieldset><span id="xnfsgl"></span><noscript id="xnfsgl"></noscript>
                            •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十六章 妖謀(二)

                              第十六章 妖謀(二)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閣下自稱妖謀,可你到底有何本事?”

                                不知是從哪裏吹來的風,雖屋裏有三盞油燈,卻依然忽明忽暗。中年人蠟黃的臉好像一塊反光的石板,明暗交替下,深邃雙瞳緊盯著皮日休。

                                二人注視良久,皮日休突然說了一句:

                                “在下此來,欲贈黃巢三寶。”

                                一句剛出口,頓時讓中年男子一愣,遂問道:“哪三寶?”

                                皮日休心中早有准備,一甩袖子傲然而立,並側過臉去,不看中年男子。朗聲道:“第一寶,處滔滔亂世而立于不敗之地;第二寶:入茫茫乾坤而傲然沙場之上;第三寶:反泱泱唐朝開創曠世奇功。”

                                “呵呵,”中年男子突然冷笑,心道:真是好大的口氣!小小年紀能有什甚高知卓見,想必是欺世盜名之狂徒。

                                想到這裏,他不由得他冷哼一聲,陰陽怪氣地道:“先生有如此才華,當稱經天緯地之才。堪比管仲樂毅,又比孔明龐統。可你這般高才,又爲何盜名而來?”

                                “都說趙璋有翻轉乾坤之計,定國安邦之才,所以我才冒名而來。”

                                “那麽,你自己沒名嗎?”中年男子面露苦笑之色,話音剛落,獨自坐進寬大太師椅裏,卻沒讓皮日休坐下。此狀,毫無禮貌可言,盡顯桀骜之態。

                                見對方如此失禮,皮日休不怒反笑,可他的笑卻飽含輕蔑之意。他故意爲之,一抹不懈盡顯唇角。

                                中年男子目光敏銳,見皮日休如此笑他,他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怒氣。他捏了捏拳頭,咬牙切齒地道:“那麽你就說說看,當今形勢下,黃三爺的第一步,應該怎麽走!”

                                “投草軍!”皮日休立刻回答道。語速之快,聲音之硬朗,讓中年男子爲之一驚。

                                驚後,他雙眉緊蹙,死死盯著皮日休,“你別不是王仙芝派來的說客吧?”

                                “呵呵,小小草頭王,何足挂齒。他王仙芝好大喜功,喜作亂,卻無長性,此人如翻江巨蟒,能興一時之浪,卻怎能和黃巢這真龍相比。待黃巢得勢,將來必然一躍而起,應龍飛天!”

                                “可你爲何又讓黃巢投奔王仙芝呢?”

                                “很簡單,借勢!”

                                “哦?借勢?”一聽此話,中年男子大喜。

                                原來,這中年男子不是旁人,而是黃巢手下二號人物尚讓。

                                他曾經陪著他的哥哥尚君長一起幫助王仙芝起義。王仙芝名聲大、兵馬多,本以爲跟隨他可以大展拳腳,可當他真正接觸到王仙芝的時候,卻發現此人並非英雄。他骨子裏是一個商人,而他起義的目的也不純。

                                雖然王仙芝外表粗犷,可這人內心深處卻有著極重的儒家思想,對于叛亂,他並不十分堅決。這是尚讓最在乎的。

                                于是他與哥哥尚君長私下商量,讓哥哥繼續待在草軍之中,而自己卻跑到黃巢這裏來。時間已有大半年之久。

                                他與黃巢早有舊交,互相賞識,見尚讓來投,黃巢大喜。並把許多事物交代給了他。而舉薦人才,也是他的基本工作之一。趙璋,就是他舉薦的。

                                雖然黃巢有雄心壯志,可此人也有缺點,喜獨斷,性格頗顯跋扈。尚讓多次建議他暫且投靠王仙芝,均被黃巢拒絕,他說:“黃某欲縱橫九州,豈能居草人之下?”

                                雖然黃巢本人文武全才,可究其根本,他骨子裏卻是一個文人。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導致他不重視文人,正所謂文人相輕,不過如此。不重視文人,便會失去很多聽取謀略的機會。尚讓懂得此理,因此明知黃巢不喜,也硬著頭皮去請。

                                今夜聽打更老者來報,說趙璋來了,他大喜,親自迎接,可當他看到皮日休,突然覺得自己受騙。馬上轉身回去,本想命令家丁將這三人趕走,可此時他突然覺得皮日休氣質大異常人,氣度不凡,他身後的兩個大漢看起來也十足人才。這時他猶豫了一下,想了想後,決定把皮日休帶進自己的客房。

                                簡單交談,見皮日休性格狂傲,不由得想難爲難爲他,待他露怯,便把他驅趕出去。卻沒想到,皮日休一張口便說到了他的心坎兒上。頓時讓他喜出望外,倒是忘了先前欲驅逐之而後快的想法。

                                “請恕尚讓有眼無珠不識高人,這裏給先生賠個不是。”尚讓猛地站起來,抱拳賠笑道。

                                “呦,原來是尚先生,久仰大名!”皮日休先是一驚,連忙收斂傲然神色,恭敬地道。

                                尚讓快步走到門口,推開門,沖著外面喊道:“來人呀,上茶!”剛欲轉身,又回過頭喊道:“去告訴門房,讓那兩位好漢到客房去歇息,不得怠慢!”

                                “是,老爺。”

                                ……

                                ……

                                “不知賢弟高姓大名?”尚讓端起茶杯,恭敬地道。

                                “在下一心想投靠起義軍,但家中老父不允,在離家之時,父親說:不許再用本名,以防連累家人。”皮日休道。

                                “哦…,原來如此。”尚讓輕捋胡須,心中略有不快,可他繼續微笑問道:“那麽,我應該如何稱呼賢弟呢?”

                                “來之前,區區聽說趙璋已死,既然今夜我冒名而來,以後便叫趙璋了。”

                                “什麽?趙璋死了?”

                                “是的,得花柳病而死。本來黃小六可以作證,可惜路上碰到劫匪,黃小六不幸身亡。我這裏還有他的包裹,裏面金銀之物均未動過,請尚先生查點。”說著,皮日休把黃小六的包裹雙手奉上。

                                “哦…”聽了皮日休的話,尚讓連續驚歎,可此人果然心思敏捷,一驚之後立刻說道:“不忙,不忙,包裹且放下便是。”

                                隨後,屋裏突然安靜了下來。

                                尚讓悄然陷入沉思。

                                良久,尚讓苦笑一聲,再次端起茶杯,吹了吹茶水上的蒸汽,低眉垂目問道:“如今,黃三爺不想投靠草軍,不知賢弟可有何妙計否?”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