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x9on8t"><li id="x9on8t"><em id="x9on8t"></em><dl id="x9on8t"></dl><table id="x9on8t"></table><option id="x9on8t"></option><pre id="x9on8t"></pre></li></tt><dfn id="x9on8t"><big id="x9on8t"><dl id="x9on8t"></dl></big><del id="x9on8t"><span id="x9on8t"></span><dl id="x9on8t"></dl><address id="x9on8t"></address><tbody id="x9on8t"></tbody><u id="x9on8t"></u></del><tbody id="x9on8t"><dfn id="x9on8t"></dfn><table id="x9on8t"></table><u id="x9on8t"></u><noscript id="x9on8t"></noscript><sup id="x9on8t"></sup></tbody><button id="x9on8t"><ul id="x9on8t"></ul></button><q id="x9on8t"><center id="x9on8t"></center><blockquote id="x9on8t"></blockquote></q></dfn><style id="x9on8t"><ul id="x9on8t"><small id="x9on8t"></small><bdo id="x9on8t"></bdo><table id="x9on8t"></table></ul></style><code id="x9on8t"><optgroup id="x9on8t"><style id="x9on8t"></style><thead id="x9on8t"></thead></optgroup><ins id="x9on8t"><table id="x9on8t"></table><pre id="x9on8t"></pre><em id="x9on8t"></em><abbr id="x9on8t"></abbr><table id="x9on8t"></table></ins><acronym id="x9on8t"><strong id="x9on8t"></strong></acronym></code><select id="x9on8t"><li id="x9on8t"><table id="x9on8t"></table><noframes id="x9on8t">
        <button id="x9on8t"></button>
      1.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七十四章 只是個擺設

        第七十四章 只是個擺設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這下可有些麻煩了。

          突然覺得大難臨頭,馬上喊來陳豹,把他的一百人留在中軍。此時也不必再裝模作樣地守什麽後隊了。

          私下對陳豹唐虎說:“如果一會兒戰鬥不力,你們兩個一定要保護好家人。”說完這句話,皮日休就帶著一個囚車,向前面跑去。

          囚車裏,坐著的是魯漢。

          “魯兄,前面那支隊伍,你可認識?”皮日休指著遠處問道。

          “太遠,看不清。”魯漢看起來不是很配合。

          皮日休遲疑了一下,看了看魯漢,沒說話,而是對朱溫道:“去,抓個舌頭回來。”

          “是!”朱溫。

          敵軍營寨十分規整,一看就是正規軍。明哨暗哨各堅其職,朱溫在隱蔽處隱藏了半天,竟然沒找到下手的機會。

          時間一長,皮日休有些沉不住氣了。因爲此時,他還在惦記著濮陽那邊的戰事。如果黃巢很快就把王仙芝救出來,恐怕他們已經向宛朐縣轉移。而現在他們所在的路,是無法碰上黃巢的。

          “這可如何是好呢…”猶豫了一下,突然對身邊傳令兵道:去,把朱溫給我喊回來。”

          “是!”

          朱溫回來以後,說:“敵軍守備森嚴,不敢貿然動手。”

          “嗯,”皮日休點了點頭:“再這樣下去可不成,想想別的辦法。首先,我們必須知道他們到底是誰的隊伍。如果是薛崇或者李懷安的,那沒話說,只能幹,或者跑。”

          “如果是別人的呢?”朱溫皺了皺眉。

          “他們就未必管我們。”皮日休揉了揉下巴。

          “恐怕不見得吧。”朱溫思考著說:“到底也是官兵,豈能任憑我們大搖大擺過去。”

          “別忘了,咱們帶著不少女眷呢。”皮日休笑了笑說:“咱們可以裝作難民。”又回頭看了看,說:“新招募的那些新兵,連軍服都沒有,而且武器也十分簡陋。有的甚至拿著菜刀。這樣的隊伍,僞裝難民,再合適不過了。”

          “可是,咱們還帶著辎重啊。”

          “難民不可以帶東西嗎?幾個大戶人家,一起組團往北走。不可以嗎?”

          這時,朱溫沉默不語。在朱溫眼裏,皮日休是一個善變的人,而且他經常隱藏自己的真實意圖。比如剛才他說,如果對方是薛崇或者李懷安的部隊,要麽幹,要麽跑。這句話就與後面幾句話發生了沖突。那麽,皮日休到底是什麽意思呢?

          皮日休又命令傳令兵,去把黃雛菊喊過來。然後他拍了拍手,對朱溫說道:“我要去他們營寨裏走一趟。並且帶著黃雛菊。”

          “將軍爲何要這樣做?”朱溫疑惑道。

          “讓他們知道,我們這群人裏,穿戴最整齊的一個人,其實是個女人。”

          “將軍,太冒險了吧?是軍半個匪,萬一出不來呢?”

          “膽小不得將軍做。”皮日休笑了笑,拍了拍朱溫的肩膀。“走,咱們再向前靠近一些,我要看仔細。”

          皮日休仔細看了看地形,敵軍大寨整個堵在路上,而且還是居高臨下,如果猛攻,在地勢上,必然吃了大虧。而且對方裝備精良,反觀起義軍這邊,衣裝不整,武器也十分落後。有的新兵,手裏還拿著木棒,糞叉,甚至是菜刀。

          就在皮日休向前靠近的時候,他仍然帶著囚車。

          魯漢坐在囚車裏,有些搞不懂皮日休的目的。于是他便沉默不語。

          到了最後一個掩體,不能再往前走了,這時皮日休對朱溫說:“把囚車點了。”

          朱溫一愣。

          魯漢也一愣,遂問道:“你這是什麽意思?爲何要在這裏殺我?”

          皮日休沒說話,而是解開了綁在囚車上的繩索,一邊解一邊說:“你可以走了。反正此時無論如何也不能帶著你路過敵軍的營寨。就算我們僞裝大戶人家,也不能帶著囚車到處走。”

          這時魯漢苦笑一聲道:“你就不怕我跑到對方營寨通風報信?”

          “不怕。”皮日休笑了笑說:“我早就跟你說過,我會保護你的家人。”說完,他還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

          “你這句話又是什麽意思?”魯漢有些急了。

          “你家所在的位置,家裏都有誰,我已經查得清清楚楚。我們已經准備好,把你的家人接到黃府來。可現在,一切計劃都變了。不過呢,派去營救你家人的命令,並沒有撤銷,這個倒是我的疏忽。”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在威脅我。如果我現在扯你們後腿,你會報複我,對不對?”魯漢眯了眯眼睛。

          “是的。”皮日休冷笑一聲。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就可以放心地走了。”魯漢也冷笑一聲。“你越是這樣,我反而更相信你是真的要放我走,呵呵。”

          “呵呵。不送。”

          魯漢剛走了兩步,又頓住了,扭回頭道:“剛才你說,你已經安排人去解救我的家人?”

          “是的。”皮日休背對著魯漢,嘴角泛起一絲狡黠。

          “可是,你並沒有下令讓他們撤退?”魯漢追問道。

          “是的。”皮日休轉了過來,微笑著。

          “換句話說,現在我的家人,可能已經被他們接到了黃府?”魯漢有些氣惱地說,不過他臉上顯得極爲無奈。

          “不一定,或許他們還被困在郓城,一時出不來。不過你可以放心,我派去的人是十分精明的。即使不能走出郓城,也能躲避得很好。咱們黃三爺交友廣泛,而且在郓城早有接應。我保管你的家人十分安全。”皮日休扇了扇手中的折扇,顯得怡然。

          “你這又是在脅迫我!”魯漢終于明白皮日休目的了,反而顯得釋然。

          “是不是脅迫,就看你怎麽想了。”

          “好吧,你說吧,想讓我幹什麽?”魯漢苦笑一聲,坐到了石頭上,還一邊揉著手腕,腳腕。看來坐囚車的滋味並不好受。

          “剛才我的話你也聽到了。我要帶著黃雛菊去一趟敵營。”皮日休說。

          “是的。可這與我有什麽關系?”魯漢疑惑地問。

          “你的盔甲,戰馬,武器,我還都給你留著呢。”皮日休說,“包括你的銅制魚符,和身上的公文。”

          “哦,我明白了。你是想讓我一起去敵營?”魯漢站了起來,揉了揉肩頭的傷。

          “不僅僅是一起去那麽簡單,而且你還是主力。”皮日休慧黠笑了笑。

          “此話怎講?”魯漢一揚下巴,向敵軍營寨望去。

          “到時候,你來與對方首領說話。我在旁邊搭腔,而黃雛菊,只是一個擺設。”皮日休也向敵寨望去。

          “可是,我那公文裏的內容你也看到了,與你們此次行動毫不相幹。”魯漢皺了皺眉。

          “但它卻可以證明,你真的是薛崇的部將。而你們到底都是官兵。互相之間,倒是容易行個方便。”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