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kxyxil"><div id="kxyxil"></div><dir id="kxyxil"></dir></dd><sup id="kxyxil"><dd id="kxyxil"></dd><code id="kxyxil"></code></sup>
    1. <optgroup id="kxyxil"></optgroup>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八十八章 會心一笑

            第八十八章 會心一笑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晚霞將盡。

              皮日休坐在小凳之上,身前不遠處有一個火盆。火盆裏燃燒的都是寫著魯漢名字的紙錢。

              忽而他口中念念有詞,仿佛是在悼念這位英勇犧牲的烈士。

              悼念結束,他望著遙遠的天空,忽而想起今日上午的事。

              這次突襲郓州的任務,他讓給了孟絕海。當時,孟絕海沖他沉沉一笑,還重重地點了點頭。似乎對這個決定非常滿意。

              看著這個大傀儡,皮日休心中泛起一陣寒意。他總能在孟絕海的身上看到張歸霸的影子,仿佛這幅身軀之內,藏著的是張歸霸的靈魂。

              對于張歸霸來說,像濮州戰役那樣的消耗,是完全沒有意義的。而攻打曹州,主要既得利益者是王仙芝和黃巢,有這兩個人在,還輪不到他奪取資源。可他此時急需的是人,活人。他要迅速擴大自己的實力。

              雖然這次突襲郓州的並不止孟絕海一支部隊,可眼下這次機會,已經是他擴充兵力的最佳時機。

              此時皮日休甚至在擔心,張歸霸的含菌體到底夠不夠,而他又能不能發現,那個可怕的秘密。

              “孟兄,老弟有個不情之請。”出發前,皮日休找到孟絕海。

              “說。”孟絕海冷冷地道。

              皮日休遞給孟絕海一張紙條,“這是魯漢家的地址。我希望你能把他的家人,安全帶到我的身邊。”頓了一下:“在他死前,我答應過他,要幫他照顧好他的家人。”

              “好。”說了一聲好,孟絕海把紙條交給了副手,然後叮囑兩句,便領兵出發了。

              ……

              ……

              燒完了一堆紙,皮日休又拿起幾張紙,在上面寫下黃小六的名字,然後投進火盆之中。

              “小六哥,你死得太冤啦…”沉沉感歎道:“你那個媳婦,根本就沒懷孕,而且…她根本就不值得你爲她跑回去一趟。”

              “大哥,來玩呀。你看,我做的這個風筝怎麽樣?飛得高不高?”這時唐敏手裏掐著風筝,快樂地奔跑過來,她身後還跟著那個小混蛋石敬瑭。這兩人玩得不亦樂乎,看他們歡快模樣,仿佛一對親姐妹。

              見狀,皮日休猛地站起來,高聲呵斥道:“誰讓你放風筝的,趕緊給我落下來!”

              “哦?”見皮日休發火了,唐敏臉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了,趕緊把撒開風筝線,老老實實站在那裏,讷讷地問道:“放風筝…怎麽了…”

              見唐敏被嚇住了,皮日休覺得有些于心不忍,走了過來,安慰目光看著她,和緩的口氣道:“風筝,是戰場上用的。用來通報訊息。換句話說,相當于一種旗語。你這樣胡亂放起來,如果被某些正在搞軍事行動的人看到,萬一發生了誤會,那還了得?”

              “可是,現在沒打仗啊!”

              “那也不成。你知道什麽時候打仗?”

              這時,詩蘭走了過來。笑了笑說:“小米,你忘了我給你講過‘摔杯爲號’的故事?”她笑眯眯地揉了揉唐敏的臉頰道:“如果你提前打碎了杯子,你猜,會發生什麽後果?”

              這時唐敏聽懂了,撇了撇嘴。

              見狀,皮日休笑了笑,並沒再責備唐敏什麽。而且還掏出一些碎銀給唐敏。唐敏現在雖然並不缺錢,可小丫頭還是開開心心地收下了,然後領著石敬瑭捉蛐蛐去了。

              ……

              ……

              隨後,皮日休領著詩蘭,來到一個小亭。小亭的石桌上,四方鎮尺壓著一張紙。紙上勾勾畫畫橫七豎八,把詩蘭看得雲裏霧裏。

              “文韬兄,這是…什麽家具?或者什麽武器?”

              “是弩!”

              “哦,弩…”詩蘭仔細看了看:“可是,普通的弩,哪裏有這般複雜?”

              “呵呵,我要做一個不普通的弩。”皮日休笑著走過來,想把手伸向詩蘭纖柔腰間,卻又不舍得惹她生氣,便又把手縮了回來,並說道:“我要做兩個,分爲雌雄,你一個,我一個。一個是你,一個是我。”頓了一下,一笑道:“你打算要哪一個?”

              聞言,詩蘭莞爾一笑,卻沒回答。忽而道:“文韬兄,可喜歡聽琴嗎?”

              “哦?”皮日休臉上泛起一抹難以掩飾的驚喜,一笑地說:“你要撫琴給我聽?”

              “剛才我在這家裏走了走,看到一架桃木斫[zhuó]琴。”她輕輕皺了皺眉,“一般斫琴都是桐木所致,而桃木所制的琴,我還是頭一次見到。”

              “你怎知那是桃木?”

              “看紋理,聞味道。”

              “哦哦。”

              “能用桃木做琴…”忽而詩蘭陷入沉思,俊俏臉龐略帶一絲愁雲。

              皮日休本想問問,桃木做琴有什麽講究,可他卻沒那麽大煞風景地問出來,而是靜靜地看著詩蘭。此時,詩蘭的側影被夕陽包裹,身邊還飄著五彩晚霞。此情此景,讓皮日休陷入到迷惘當中。他覺得,似乎看到一名彩雲繞身的仙女,正靜靜地坐在自己面前。

              此情此景,好不令人陶醉。

              “我只是在想,撫琴者是一名女子,還是一名男子。”她苦笑了笑,仿佛是一種自嘲,“可我想,無論是女子還是男子,他(她)一定是個有情之人。”忽而感歎一聲:“這樣的人生在亂世,也要離家出走躲避戰禍…,文韬兄,你不覺得人生太苦嗎?”

              “人生苦,也不苦。”皮日休輕歎一聲,卻又笑著說:“比如現在,我就覺得很甜。”

              聞言,詩蘭稍顯嬌嗔地笑了笑,隨後便站起身,並喚來丫鬟月紅,主仆二人直奔主臥室而去。看樣子是去取琴了。

              詩蘭走後,皮日休抱著肩膀,仔細看著圖紙。

              弩的圖紙已經基本快完成了,此時,他碰到了一個新的難題——畢竟這圖紙來自遙遠的將來,即使那程巨匠再心靈手巧,估計也看不太明白。

              “不如我先做一個小模型,然後讓程巨匠按照我的模型來打造。這樣一來,就方便多了。”

              取來一塊木頭,和一把鋒利小刀,然後他坐在花園小亭的長椅上,一邊聽著詩蘭彈琴,一邊削木頭。

              削得很認真,一時間,竟不知詩蘭何時坐到了他的身邊。

              “文韬兄,看來以前我對你有些誤會。”

              柔軟的聲音突然在身邊響起,讓皮日休一愣。扭回頭,微笑著說:“你如何誤會我了?”

              詩蘭甜甜一笑,沒說話,而是邁開長腿,輕步而走。

              走出不足兩丈,她又站住,慢慢扭回頭。

              二人互望片刻,忽而會心一笑。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