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100章 謠言四起

    第100章 謠言四起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不知何時,外面謠言四起。都說趙大票帥因貪戀女色過度,導致他站不能獨立,坐不能直腰。整日一副癱軟模樣,仿佛病入膏肓,即將不久于人世。

      謠言一變再變,到了後來,竟然演變成趙大票帥因善心感動天地,而被狐妖盯上並纏住。狐妖化作一名美女,整日吸收他的精氣,才導致他精神萎靡,臥病在床。據說他每日只能躺在搖椅上晃一晃,除此以外,已經不能再動,猶如一名癱瘓之人。

      很快,這個消息傳遍整個濮州城。頓時,惹得全城百姓好不痛心。憤怒的百姓擁到將軍府門口,跪地請願,要趙將軍愛惜身體,並要鏟除狐妖。還有人請來道士,在門口大作道法,聲稱能讓狐妖化爲原形。

      “這是誰造的謠!”

      皮日休終于上了堂,當著“文武”官員的面,大發雷霆之怒。

      面對這幫文武,皮日休就氣不打一出來。拍著驚堂木大聲道:“真正辦事的人,像陳豹,唐虎,朱溫,整日忙得不可開交。就你們這群閑人,成天沒事造謠生事。”

      突然目光對准李冼,把李冼嚇得一哆嗦。他立刻上前一步道:“就就就是,誰他娘的沒事找找事。咱們大大帥身體好著呢,要你們胡胡編亂造。”

      “好了!”皮日休攔住李冼,繼續大聲道:“從今日開始,我每天都會出去走動走動,否則被人誤會,說我快被狐妖吸得枯竭而死。”一摔袖子,鄭重地道:“雖然詩蘭姑娘相貌驚絕當世,不過那也要用美貌如仙來形容,怎麽可以用‘妖’來形容呢?我奉勸你們,以後少打她的主意。至今爲止,我與她發乎于情,止乎于禮,盡皆本分。你們不要胡編亂造。如果讓我查出是誰幹的,我絕不輕饒了你們。”

      這群基本沒什麽事兒可做的文武,都是各大票帥的親屬,走動各種關系,弄了個虛職而已。在皮日休手下,根本就是一群閑人。

      爲了把這群閑人徹底攆走,借著這次“謠言事件”,他大發雷霆,然後把這群人統統趕回了家裏。讓他們閉門反省。一月以後,每人提交一份檢討報告。如果報告寫得合格,再讓他們上堂,否則,就繼續留在家裏反省,下個月再寫報告,周而複始,直到他們變得老老實實。

      那麽,這個酸氣十足的謠言,到底是誰搞起來的呢?

      或許此時,皮日休心裏早已有了答案。

      聽說,這最近黃大小姐鬧脾氣,已經連續幾日沒出門管事了。皮日休打算今日帶著詩蘭一起去看看她。可這時韓尚儒卻突然說:“大伯子,您還是不要帶著詩蘭姑娘吧,否則去還不如不去。”

      韓尚儒此時已經知道,自己是被陳豹委托,才能來到將軍府的。因此她早已把自己當做陳豹的內人。可那陳豹,終日公務纏身,而且他仿佛也不近女色,所以韓尚儒至今依然是黃花大姑娘一個。

      半年過去以後,她已經和家裏人熟絡起來。而且,詩蘭還給她買了丫鬟,整日伺候著,如今看她華貴衣衫,便也是富家小姐模樣了。

      此時,唐虎侍妾蘇含香,已經大了肚子,大腹便便,正在屋裏到處走動。他們一直沒能完婚,因此至今還是個侍妾的身份。不過,在這家中,這侍妾的地位可是不低呢。平日裏與詩蘭唐敏姐妹相稱,可沒覺得自己低人一等。

      自從少陽山衆匪都下了山,家眷也都住在濮陽城裏。

      那個醜陋女子整日待在家裏,誰也不見。只有張歸弁的媳婦玉竹經常出來走動,不時就跑到將軍府來,和這幫人套套近乎。

      她與皮日休早在山上見過,還被皮日休罵過一頓。可不知爲何,她不但不覺得害臊,還以那事作爲談資,與大家笑談起來。

      現在,趙大票帥的府上可是熱鬧著呢,好多起義軍頭領家的女眷紛紛登門拜訪。見過詩蘭後,都驚歎不已,所有人都說,詩蘭姑娘美若天仙,性如王母,簡直是仙女下凡,各般各般好。

      可這些話傳進黃雛菊耳朵裏,讓大姑娘莫名一陣心塞,便悶在家裏,不願意出去了。終日郁眉不展,聽說脾氣還很大呢,惹得丫鬟們都躲著她遠遠的。

      “呦,趙將軍來了,李大人也來了。奴婢給趙將軍請安,給李大人請安。”

      黃雛菊身邊有一個精明的丫鬟,名叫巧菊,她身材瘦弱,平日裏倒也不用陪著大小姐打拳練腿,只是照應生活起居。一見皮日休李冼來了,馬上行禮道。

      “聽說最近小姐身子不太好,已經倒在床上起不來了,仿佛病入膏肓,所以我特意來看看。”皮日休故意好大聲,好讓屋裏的黃雛菊聽到。

      這時,小丫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只是咬了咬嘴唇,靜等大小姐發飙。

      果不其然,屋裏突然傳來黃雛菊的叫罵聲:“趙璋!你走!我不用你來看我!貓哭耗子假慈悲,惺惺作態,給誰看的!”

      咳咳,好不尴尬。這時皮日休擺了擺手。

      巧菊眨了眨眼睛,眼珠一轉,識趣地離開了。

      臨走,李冼突然伸手,往小丫鬟手裏塞了二錢銀子。小丫鬟一笑,把錢藏入袖中,微微行禮,離開了。看她熟練模樣,仿佛已經不是第一次收李冼錢了。否則她爲何不推讓一番呢。皮日休明察秋毫,卻沒理會這事。只靜靜地站在院子裏,心中盤算起壞主意來。

      可是,黃雛菊大喊一聲之後,屋裏突然沒了動靜。

      皮日休輕輕走到門口,耳朵貼在窗棂上,聽著屋裏。李冼蹑足潛蹤,也是一副偷偷摸摸的模樣。臉上還挂著壞笑。

      過了一會,屋裏依然靜悄悄的…

      又過了好一會,屋裏才傳來黃雛菊小聲嘀咕的聲音:“咦?臭小子真的走了?”突然提高嗓門,喊道:“巧菊,你給我進來。”

      巧菊已經躲到大門外面,好像並沒聽到。這時皮日休挑了挑眼眉,把門推開一道縫。然後他又躲到了門後。

      這時,屋裏傳來黃雛菊的輕咦聲。

      忽而又沒了動靜。

      安靜,很安靜。

      “砰!”

      突然,一只修長玉手從門後伸了出來,一把扯住皮日休的脖領。

      “你給我進來吧!”黃雛菊一用力,就把皮日休給扯了進來,一眯眼道:“好你個趙璋,竟敢鬼鬼祟祟趴在本小姐門前!今天給我說說清楚,你到底按得什麽心?如若不然,本小姐今日輕饒不了你!”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