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e0agkm"></span><button id="e0agkm"></button><blockquote id="e0agkm"></blockquote><acronym id="e0agkm"></acronym>
      <noscript id="nlv7ky"></noscript><u id="nlv7ky"></u>
      1. <ol id="nlv7ky"></ol>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105章 你把我的話當放屁了是不

        第105章 你把我的話當放屁了是不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他心中揣度著壞主意,來到黃雛菊的家。把兩瓶未開封的神仙水又給要走了。他說,最近他發現這神仙水有問題,他要重新煉制一番。而且還說,現在黃大小姐的身上也有余毒…

          “以後你對我可要好一些,否則惹惱了本票帥,讓你死得難看。”

          半月過去,黃雛菊的傷早就好了。現在的她看起來英姿飒爽戰鬥力十足。見皮日休坐在那裏壞笑,她眯了眯眼睛便與皮日休對罵起來。

          雖然嘴上大罵皮日休沒信用,可她還是把藥水還給了皮日休,並且說道:“喂,趙璋,你說得可是真的?我身上真的有毒?”

          “那可不!”皮日休神秘兮兮地道:“以後啊,你可別離開我太遠,否則說不定什麽時候就毒發,如果得不到我的及時醫治,恐怕要全身潰爛而死。啧啧啧,這麽漂亮的大姑娘活活爛死,怪可惜的。”

          “那你現在就把解藥給我。”大姑娘顯得有些著急。

          顯然,她是信了皮日休的鬼話。皮日休嘿嘿一笑,道:“那可不成,這種毒的解藥有幾十種,必須根據你的病症,由我親自調配,才能解毒!”

          “趙璋,你別不是故意的吧?”

          “怎麽與本票帥說話呢?”皮日休突然拉沉了臉道:“小丫頭片子,以後不許直呼本票帥的大名,你記住了嗎?”

          “哦?不直呼你的名字?”黃雛菊輕蔑地一撇嘴道:“那我叫你什麽?幹癟驢,還是跳腳猴?你自己選!”

          “你…”皮日休裝作憤怒模樣,手指顫抖點著黃雛菊的鼻子,高聲道:“好你個妮子,今日你可算得罪我了。咱們十日之內見真章兒,待你病發,休要去求我!”說著,皮日休氣沖沖甩袖而去。

          望著皮日休大步而走的背影,黃雛菊得意地揚了一下下巴,不屑地道:“本姑娘就是病死,也不去求你!”

          “哼!”皮日休。

          “哼~!”黃雛菊。

          ……

          ……

          回到家中,把那兩瓶神仙水交給詩蘭。然後他坐進椅子裏,看起來有些愁眉不展抑郁寡歡。最近,他煉制的青黴素總是失敗,連條狗都治不好。可此事他並未對其他人說起。

          詩蘭把神仙水寶貝似的放在箱底,然後才柔聲道:“文韬兄,爲何事煩惱。如果不是軍政大事,可以跟詩蘭說說嗎?”

          扭回頭,看了看詩蘭,覺得她情緒也不高。

          雖然他們已經同居幾月,可他們之間並沒發生任何關系。那詩蘭守身如玉,即使是皮日休,最多也就是拉拉小手。而且,每次不超過三秒,便會把手扯回。她這般保守,倒是讓皮日休覺得心裏癢癢。積蓄日久,甚至對詩蘭有些怨氣,說她不近人情。

          皮日休淡淡地道:“你這女子,哪都好,就是性子太倔。”

          詩蘭明白皮日休話中的含義。這已經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她不想再說什麽,只是悶悶地走到桌子旁邊,端起了茶壺。

          “我不要喝了。”皮日休看起來有些怄氣。

          詩蘭又把茶壺放了下來,一笑道:“怎麽,又和大小姐鬧得不愉快了?”

          聞言,皮日休更氣,“我明明是因爲你而生氣,可你卻把矛頭指向別人。”說著,皮日休一抖袍袖,“婚姻這事,你情我願,便也就成了,幹什麽非要在乎別人的看法。如果你父母尚在,當然會聽從父母安排,可現在,你孤身一人,難不成還做不得主?”“成天在乎這個,在乎那個,你怎麽就不能在乎在乎你自己?”“怎麽,全天下人都是你的父母?”“你要在乎所有人?”

          皮日休一股腦地說了一大堆話,詩蘭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裏,手裏捧著茶杯,吹著氤氲蒸汽。

          待皮日休說完,她臉上泛起一抹淡淡的哀愁。

          過了半晌,她才說到:“最近,聽說文韬兄與黃大小姐來往密切。也不知這事是真是假。”

          “是真的!”皮日休氣不打一處來,故意氣道:“我與黃大小姐何止來往密切,而且我們都已經親過嘴兒了!”

          說完,他斜瞥著偷窺詩蘭,果然,詩蘭的身子微微一震,臉色瞬間變得灰暗了。那一瞬間,她仿佛受了傷。不過很快,她又整理情緒,勉強笑了笑說:“那豈不是好事。如果你們二人情投意合,倒是可以早些完婚了。到那時,你再收我爲妾,倒也合我心意。”

          “裝!”皮日休對詩蘭又愛又恨,輕敲著桌子道:“你就裝吧,看你能撐到什麽時候。”

          說完,皮日休不再言語,詩蘭也不說話了,而且還側過臉去,不看皮日休。

          “唉,我我我哥,你和詩蘭姑娘聊什麽呢?我我我能不能進來?”這時,李冼探頭探腦地走了過來。

          “哦,你找我有何事?”皮日休端起茶杯。茶杯是空的,詩蘭連忙給他斟滿。然後對李冼微微行禮,便退回了自己的屋裏。卻沒給李冼倒茶。

          李冼眨了眨眼睛道:“大大大哥,你罵她了?”

          “罵?”皮日休望了望詩蘭婀娜背影消失在門後,突然一股無名火撞了上來,對李冼罵道:“你少跟我說沒有用的。”

          “你瞅瞅你。”李冼臉上一副好大不愉快,咕哝道:“這脾氣,說急眼就急眼。”說著,他坐到椅子裏,忽而換做一副探秘的神情,對皮日休悄悄地說:“我哥,你你還沒把詩蘭姑娘搞定呢?”

          “靠!”皮日休被李冼氣得好懸沒把茶水噴出來,拎著折扇敲打李冼腦袋,恨恨地道:“你把我的話當放屁了是不?不讓你說廢話,不讓你說廢話,你竟然還敢說!看我今天不把你腦袋打個窟窿!”

          “哎哎哎,我我哥,你別急眼。我我今天是來感謝你的。你看,我帶來了什麽?”李冼一邊躲閃,一邊從懷裏掏出一對金鑲玉的镯子。

          那镯子做工精美,一看便知是高手匠人所制。

          皮日休拿到手裏,仔細看了看,镯子的內環竟然還有一個“蘇”字,兩個镯子,每個镯子上都有一個“蘇”字,那麽放在一起,豈不是“蘇蘇”?

          “哎,對了,你把蘇蘇姑娘安置到哪裏去了?”皮日休擡眼四下看了看,見屋裏沒人,他才把那對镯子揣進懷裏。然後再次端起茶杯,啜了一口。

          “讓我送送送我家妓院裏去了。”李冼說。

          “噗!!!”一口茶水噴出老遠,皮日休暴跳而起,拎著銀邊折扇,大罵道:“好你個李冼!當初我是怎麽跟你說的,你完全不記得了是不?害得我跟你一起幹喪盡天良的事。”“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