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l id="t57wsu"><th id="t57wsu"></th><small id="t57wsu"></small><tr id="t57wsu"></tr><dd id="t57wsu"></dd><legend id="t57wsu"></legend></ul><sup id="t57wsu"><div id="t57wsu"></div><abbr id="t57wsu"></abbr><b id="t57wsu"></b></sup><u id="t57wsu"><strong id="t57wsu"></strong><fieldset id="t57wsu"></fieldset><pre id="t57wsu"></pre><tr id="t57wsu"></tr></u>
            <b id="t57wsu"></b><ol id="t57wsu"></ol><font id="t57wsu"></font><kbd id="t57wsu"></kbd>
          1. <li id="gdvtdj"><thead id="gdvtdj"></thead></li>
            <fieldset id="gdvtdj"></fieldset>
            <tfoot id="gdvtdj"><tbody id="gdvtdj"></tbody><bdo id="gdvtdj"></bdo><dt id="gdvtdj"></dt><pre id="gdvtdj"></pre></tfoot><q id="gdvtdj"><noscript id="gdvtdj"></noscript></q><tt id="gdvtdj"><button id="gdvtdj"></button><noframes id="gdvtdj">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139章 唐虎棒殺李钊

                第139章 唐虎棒殺李钊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乾符四年二月,黃巢率軍攻陷郓州,殺天平軍節度使薛崇(原登州節度使)。三月,又攻陷沂州,人數已達到數萬,黃巢雖連下二州,但仍是孤軍作戰,勢單力薄。這時王仙芝命尚讓部屯兵嵖岈山,黃巢便與尚讓會合嵖岈山,共同抵抗神威大將軍李福。老帥宋威命令李福,不惜一切代價把黃巢尚讓困死在嵖岈山上。

                  見狀,皮日休欲加快行軍速度支援黃巢尚讓,于是找來柳彥璋商討軍情。

                  “我擔心撫州江州兩處駐軍不會輕易放過我們,即使我們走小路也是不行。可我現在想加快行軍速度,因此需要一能征善戰之人,去牽制這兩處敵軍。望眼整個起義軍,像柳兄這般智勇雙全者甚少,可不知柳兄是否願意當此重任?”皮日休給柳彥璋戴了一頂高帽。

                  柳彥璋看了看地圖,點了點頭道:“爲了咱們的宏圖大業,我柳彥璋定會不負衆望。文韬賢弟,你且放心大膽地走小路。”

                  送走柳彥璋,皮日休看了看地圖,把手伸向淮河邊上的泗州。他說要把隊伍拉到那裏去。朱溫問,難道咱們不去救黃巢尚讓嗎?皮日休說,此乃圍魏救趙之計,我不信宋威不在乎他全家老小的性命。聞言朱溫找到撥雲見日之感。

                  不過這一路上也並不十分輕松,比如下一程他們就要攻打申州。無法繞路過去,只能攻打。打完申州以後,還要打許州。而許州守將,正是剛由許州刺史提拔爲感化軍節度使的薛能,手下雄兵五萬,更有大將周岌相伴。

                  “駐守申州的,是劉允章手下唯一悍將李钊。”陳豹說。

                  “這宋威的號召力果然不同凡響。劉允章手下唯一能打的,都被他調動出來。”皮日休感歎道。

                  “原來申州不過兩千守軍,而李钊從洛陽帶來的也不過三千鐵甲,我願爲先鋒,領兵八千攻打申州。”朱溫說。

                  “好,我要親自登台,爲朱將軍擂鼓助威。”皮日休豪氣地道。

                  盛名之下無虛士,那李钊果然勇不可當。聽說起義軍先鋒部隊已到三十裏外。他騎馬擡朔領兵三千而來。

                  剛一見面,就與朱溫馬打盤旋戰到一處。

                  戰鬥異常激烈,雙方你來我往殺得難解難分。雖三千對八千,竟打成均勢。

                  皮日休見了,連連贊歎,好一員虎將。

                  聞言,唐虎心中不服,趁皮日休不注意,領二百鐵騎斜向殺出。尋到李钊,當頭一棒,李钊自負力大,架朔抵抗,卻沒想到被唐虎竟連朔帶人一起拍下,把李钊活活打死在馬背之上。催動烏骓寶馬,風馳電掣又一棒,把碗口粗李字將旗攔腰砸斷。將旗一倒,兵敗如山倒。

                  皮日休大驚道:“三弟武功進步神速!”

                  隨後一聲令下,陳豹、龐師古南北兩向殺出,合圍申州城,只留下東門不圍。敵軍一看大勢已去,放棄城池從東門逃走。

                  一進城,皮日休並沒獎勵唐虎,還把唐虎訓斥了一頓。當時身邊並無外人,唐虎兩眼乜斜,一副不在乎的神情。後來又被陳豹訓斥一頓,唐虎氣惱,一甩袖子跑回家中怄氣去了。這時侍妾含香對唐虎說,大丈夫何不自立門戶?唐虎聞言大怒,一巴掌扇過去,把蘇含香打得鼻孔穿血,再不敢多言。

                  “雛菊夫人。”皮日休笑嘻嘻地道。

                  “別肉麻。”黃雛菊白了他一眼,怄氣似的倒在床上,不理皮日休。

                  沒皮沒臉地走過去,“夫人啊,夫君有事求你。”

                  “直接說。”黃雛菊背著身子說。

                  “聽說你有不少姊妹,什麽堂姐表妹的一大堆,有沒有合適的,給三弟介紹一個?”

                  皮日休給黃雛菊捏腿,捏得黃雛菊一陣癢癢。打開他的手,黃雛菊撲騰坐起來,瞪著皮日休道:“你又打什麽鬼主意?”

                  “我能打什麽鬼主意。”皮日休有些後悔地說:“當初我就不應該著急把那兩個丫鬟帶下山來。結果野雞配猛虎,豈能合適?”

                  “你聽到什麽風聲了?”黃雛菊認真了。

                  “石敬瑭告訴我的,他說三叔把媳婦給打了。還說那媳婦成天教唆三叔自立門戶。他也不明白什麽叫自立門戶,就原話告訴了我。”皮日休說。

                  聞言,黃雛菊大怒,立刻站起身來,聲稱要清理門戶。這時皮日休攔著她說,不可操之過急。到底是三弟房裏的事,即使你是大嫂,也不可輕舉妄動。黃雛菊哪裏肯聽,帶著一行家丁,來到唐虎住處。把那蘇含香揪出來,質問于她。蘇含香怎肯承認。黃雛菊找來石敬瑭于她對峙。這時蘇含香傻了眼,跪在地上向大嫂求饒。黃雛菊一聲令下把蘇含香給綁了,喊來唐虎,問他如何處置。

                  唐虎正在怄氣,聞言更氣。一咬牙道,任憑大嫂發落。黃雛菊眼珠轉了轉,沒打沒罵,只是奪去蘇含香侍妾名分,讓她做奴侍奉唐虎。厲聲道,日後再有蠱惑之言,亂棍打死。

                  “蘭蘭啊,午睡吶?”

                  讓丫鬟月紅不必報門,皮日休蹑手蹑腳來到詩蘭房裏,突然一句話把詩蘭嚇得一個哆嗦。嬌嗔而起,咒罵皮日休沒個正行。

                  “文韬兄找我何事?”

                  “這都什麽時候了,還文韬兄文韬兄的。叫相公!”

                  “好吧,相公,快說吧。”

                  “哎呀,最近我有些犯愁啊。”皮日休拉著長聲道:“表面看來,那蘇含香被大夫人整治得服服帖帖,不過呢,我擔心這樣一來,會讓蘇含香懷恨在心。”

                  “文韬…,相公找我,是想讓我加一把火,把她攆走?”

                  “我了解三弟的脾氣。雖然他對蘇含香十分不滿,可那到底是房裏人。將近兩年的夫妻之情,豈能一刀斬斷。”感歎著說,“不能攆走,不過也得讓蘇含香卸去心中之恨。防止對你們不利。”

                  “那也好辦,給唐虎娶個正室。這樣一來她的注意力就不在這邊了。然後再由正室夫人處置她,就算是唐虎也說不出什麽來。”

                  “我正有此意。”皮日休滿意地點了點頭。

                  不久後詩蘭請媒人,把黃雛菊表妹林氏娶來家裏。那林氏雖爲女子,卻是雷厲風行之人,僅三日,便把蘇含香趕出門去,箱籠首飾一律沒收,淨身出戶。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蘇含香自不量力而又野心勃勃,最終咎由自取。詩蘭不忍她孤身淪落,在她走時,給她白銀十兩,讓她買房置地,重新做人。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