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xlw9h"><b id="yxlw9h"></b></optgroup><em id="yxlw9h"><center id="yxlw9h"></center><sup id="yxlw9h"></sup><q id="yxlw9h"></q><fieldset id="yxlw9h"></fieldset></em><thead id="yxlw9h"><dt id="yxlw9h"></dt><code id="yxlw9h"></code></thead><sup id="yxlw9h"><i id="yxlw9h"></i><span id="yxlw9h"></span><dd id="yxlw9h"></dd><center id="yxlw9h"></center><q id="yxlw9h"></q></sup>
            2. <em id="yxlw9h"></em><sup id="yxlw9h"></sup><fieldset id="yxlw9h"></fieldset><pre id="yxlw9h"></pre><button id="yxlw9h"></button>
              1. <dir id="2sp3w3"><style id="2sp3w3"></style><u id="2sp3w3"></u><blockquote id="2sp3w3"></blockquote><tr id="2sp3w3"></tr><tbody id="2sp3w3"></tbody></dir><dd id="2sp3w3"><form id="2sp3w3"></form><b id="2sp3w3"></b><strong id="2sp3w3"></strong><q id="2sp3w3"></q></dd><blockquote id="2sp3w3"><dd id="2sp3w3"></dd></blockquote><option id="2sp3w3"><style id="2sp3w3"></style><dfn id="2sp3w3"></dfn><big id="2sp3w3"></big><dt id="2sp3w3"></dt></option>
                  1.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156章 好多情書

                    第156章 好多情書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你這刁蠻婦人,怎地跟爲夫說話?”皮日休裝腔作勢,指點著黃雛菊的鼻尖罵道。

                      “找打!”黃雛菊修長雙目一瞪,揮舞笤掃沖了上來。

                      不久後,李冼偷偷趴在門口,暗挑大指,說大哥好手段。回頭看了看那小丫鬟巧菊,正一臉嬌羞站在遠處,不敢靠近,生怕聽到什麽怪聲。

                      不知過了多時,大夫人的房門開了。

                      “李冼!你怎麽又來了?”皮日休一邊穿衣服,一邊罵道:“怎麽?今日釣上魚來了?”

                      “哎呦,大大大哥,你可饒了我吧。”李冼一臉無奈:“那那那河裏連條魚崽兒都沒有啊,最後沒辦法,我親自到河裏去翻泥,可可算抓住幾條泥鳅。”

                      “泥鳅?”皮日休看了看李冼手裏的魚簍,裏面果然有幾條泥鳅,好粗壯的泥鳅,最大的足有大拇指粗細。“你別不是去市場買的吧?”

                      “那那那怎麽可能呢?”李冼苦著臉說。

                      皮日休看了看李冼,這幾日已經曬得黢黑,突然心軟了,正色道:“我告訴你李冼,以後再招惹別人家的媳婦,我定不饒你!”

                      “唉,我我我哥,五弟記住了!”李冼立刻變得嬉皮笑臉,仿佛被大赦一般。

                      不久後,詩蘭笑著來找皮日休,道:“月紅那丫頭一開始還不同意呢,不過後來,我和唐敏一起勸她,她倒是同意了。”

                      “哦,那就好。如果二人都樂意,那我做主,讓他們成婚算了。”皮日休不在意地說。

                      聞言,李冼一皺眉道:“我我我哥,月紅要結婚了呀?你把她許給誰了?”

                      “魯長春。”皮日休說。

                      “哦…”李冼啧舌道:“我我哥,你能不能再考慮考慮?”

                      “怎麽呢?”

                      “其實吧,我我我也挺喜歡月紅的…”

                      突然皮日休覺得此事難辦。魯長春和李冼都是自己身邊之人,竟然同時喜歡上一個女人,陡然間成了情敵。那麽自己應該如何做,才讓兩個人都心滿意足呢…

                      想了想,皮日休對詩蘭說:“你快去問月紅,可有心上人否?如果她臉皮薄,不肯說,你就問她,如果把她許配給李冼,是否願意?”

                      “哦,好。我這就去。”詩蘭聰慧,立刻明白了皮日休的意思。

                      這次詩蘭很快就回來了,稍顯驚訝地道:“果然,問她她也不說,可一問她是否願意嫁給李冼,她竟然馬上就點頭了。”

                      隨後,皮日休領著李冼來見魯長春。小夥子因爲聽說義父已經爲自己說媒,正滿心期待。突然看到義父和李五叔出現,還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皮日休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坐下。

                      皮日休道:長春啊,我仔細想了想,突然覺得把一名小丫鬟許配給你,有些委屈你。不如咱們暫且把這事放下,將來義父給你物色一名大家閨秀。你看如何?

                      本以爲魯長春會說是,卻沒想到他立刻反駁道:義父,兒喜歡月紅已經不是一日兩日。我不在乎她是一名丫鬟。我就是喜歡她。

                      皮日休皺了皺眉,覺得這義子是個死心眼的。面對感情這種事,越是這種一根筋的人,越是難對付。他轉過頭來,看向李冼。李冼也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沒話說。他總不能當著晚輩的面,明目張膽地爭奪一個丫鬟。

                      屋裏沉悶,三個人誰也不說話。良久,李冼才道:“我我賢侄,我有一妹妹,名叫李蘇蘇,本是曹州刺史李懷安之女,曾經差點嫁給淮南節度使高骈長子爲妻。論相貌,論才華,均比月紅好上幾倍。如果你不娶月紅,我會做主把她許配給你。你聽五叔的,絕不會欺騙與你。”

                      “我不喜歡什麽刺史的女兒,我就喜歡月紅。”魯長春犯了倔,悶著頭說。

                      這可如何是好?

                      皮日休揉了揉鼻子,對魯長春道:“那蘇蘇姑娘我見過,還別說,當真配得上吾兒。有她在,我想那月紅就不必娶了。”

                      “我不要,我就要月紅。”魯長春道。

                      皮日休突然冷下臉來,站起身道:“你是沒見過李蘇蘇,所以你才這樣說。等你將來見到,我相信你一定會動心的。”

                      魯長春還想說話,皮日休突然袍袖一抖,帶著李冼走了。

                      李冼連夜派人,直奔濮州而去。聲稱二十日之內,把蘇蘇姑娘接到許州來。

                      ……

                      ……

                      皮日休看著作戰地圖,思考下一步應該怎麽走。

                      看了半天,突然指著宋州對衆人道:“幾日後,王仙芝黃巢會在這裏合兵,然後攻打宋州。”

                      說完,皮日休就背著手走了,看起來輕松自在,仿佛天下一切都掌握在他的手裏。

                      朱溫看著皮日休瘦弱的背影,卻總覺得不寒而栗,至今爲止,朱溫未佩服過任何人,除趙璋外。

                      絞盡腦汁,朱溫也無法達到與趙璋同樣的水平。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同時他也相信,這絕不會是最後一次。趙璋的判斷爲何如此准確,簡直准得讓人匪夷所思。

                      不過這趙璋也是一個怪人,在大事面前殺伐果決,可每每到了具體小事,卻沒覺得他這人高在哪裏。尤其是在女人面前,他更顯得懦弱無能。朱溫不止一次親眼看到,趙璋被媳婦打得到處跑。

                      一個叱咤風雲的人物,怎麽會如此呢?

                      除了朱溫,其他人也是這樣想的。時間久了,大家都說皮日休是一個戀愛癖。

                      這個傳說,慢慢演變成多個版本,尤其當王巧兒因黃疸病死後,所有人都添油加醋地說是因爲與趙璋有感情糾葛而死。因此還有人管巧兒墓叫做情殇冢。

                      這個名字聽起來慘戚戚,慘淒慘。

                      “趙璋,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呀?”黃雛菊冷笑著說。

                      最近黃雛菊沒怎麽鍛煉身體,看起來微微有些發福,此時她的身材,正是唐朝時候女子向往的身材。腰不粗,其它部位卻豐滿,正所謂纖秾合度,不過如此。

                      皮日休也很喜歡黃雛菊的身材,彈性十足,帶有一種健美的韻味。不時伸出鹹豬手。摩摩挲挲。

                      咣一腳,把皮日休踢開。

                      “說,最近你是不是又在外面沾花惹草?”黃雛菊恢複本來面目,咬著牙說。

                      “你這惡婦,下手能不能輕一點?”皮日休揉著肚子道。

                      “先回答我的問題!”

                      “沒有!”

                      “沒有?”黃雛菊站起身來,逼近道:“那這些情書是怎麽回事?你看看,你看看,十多份哩。”

                      “情書?”長這麽大,他也沒收過這種東西。沒想到來到封建的唐朝,竟然收獲頗豐,不禁顯得有些興奮。

                      黃雛菊把那些書信藏在身後,一挺胸地說:“想看?想得美!”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