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163章 兵敗黑風嶺(三)

        第163章 兵敗黑風嶺(三)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大家望著帥旗的方向,撒腿就跑。唐虎戰意尚濃,有些不甘心,卻被副將尉遲振生拉硬拽著走了。本來尉遲振被安排給了陳豹,可後來皮日休發現這兩個人不對脾氣,于是又把尉遲振安排到唐虎手下。果然在關鍵時刻,尉遲振把唐虎拉出戰圈,算是逃過一劫。不過尉遲振卻連中三箭,也不知傷得有多深。

          逃跑時敵軍追得很緊,覺得這樣跑也不是辦法。無奈之下,命令張嘎帶領五十名傀儡兵和全體敢死隊成員殿後。這樣皮日休才領著唐虎等人逃了出來。逃了一段路,覺得步兵速度太慢,皮日休又讓徐丁領著一夥人躲進大山之內,並留下一名斥候給他。他對徐丁說,當斥候告訴你可以走的時候,你們再回許州。徐丁點頭稱是。

          聽說前方戰敗,家裏人急得團團轉。詩蘭急得臉上通紅,忍著不哭,帶著唐敏等人到處打聽,卻也打聽不到具體消息。黃雛菊坐不住,騎著馬跑到軍隊裏,可算見到皮日休,好說歹說才把他哄回家裏休息。見皮日休萎靡不振,陳豹暫代大帥行事。

          這一仗打得窩火,皮日休逃回許州時,已經氣得沒了動靜。一副癱軟模樣倒在躺椅裏一動不動,臉色慘白,仿佛是個快要斷氣的人。

          一些小事,總能把他氣得暴跳,那時黃雛菊卻不慣著他,對他拳腳相加。可此時他一語不發地悶在那裏,反而讓家人爲他擔心起來。就連黃雛菊也不敢輕舉妄動,甚至不敢靠得太近。

          見夫君那般模樣,作爲大夫人,黃雛菊心中惴惴不安,想勸他,卻不知如何勸說。不時目光落到詩蘭身上,小聲說道:“妹妹,平日裏他最聽你的,要不你去勸勸他?”

          詩蘭皺眉說:“姐姐,不是駁你面子,只是眼前狀況恐怕真的不能勸。即使是我的話,他也不會聽進去的,搞不好還會惹他發火。他身子本來就弱,我擔心他可能受不了這麽大的火氣。”

          這時林氏走了過來,小聲說:“不光大伯子這樣,俺家那位也是如此。回來家之後,悶著不說話,氣鼓鼓的像個充了氣的蛤蟆。連飯都不吃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憨貨不吃飯呢。”

          “咱們還是不要說了吧。”陳豹侍妾韓尚儒低聲說:“還是等咱家那個回來,讓他勸吧。咱們這些女人安分一點,總不會有錯。”

          聞言,黃雛菊一皺眉道:“魯長春。”

          “在。”

          “去把二叔請來,就說家裏兩個已經快要斷氣了!”

          “這…”魯長春有些猶豫。

          詩蘭笑著說:“你不必把大夫人的原話帶去,只要把家中情況簡單說說便是了。”

          “哦,好,大娘二娘,我這就去。”小夥子騎上馬,去找陳豹了。

          陳豹還沒回來,朱溫領著葛從周來看大帥。他們兩個可是趙璋手下愛將,黃雛菊以爲他們會勸得動,于是便迎接進來。

          二將來了之後,見大帥那般模樣,也是顯得有些猶豫,不知如何開口才好。這時黃雛菊做主,給他們搬來椅子,坐到皮日休的書房之內,靜靜地看著皮日休閉目養神。

          聽到有人進來,皮日休睜開眼睛,瞬間把大夥嚇了一跳。他雙瞳赤紅如火,仿佛中了邪一般。

          見黃雛菊被自己的樣子嚇到了,皮日休笑了笑說:“不打緊,我沒事。”

          見皮日休坐起,朱溫說:“那一日與我們對壘的,不是旁人,正是唐廷大將雷殷符。”

          “哦,原來是他。”皮日休揉了揉太陽穴:“以後不必再提此事。一共跑回來多少弟兄?”

          “一百多人。”朱溫道。

          “還有陸續回來的嗎?”皮日休心口一疼。

          “零星還有些,不過不多。”葛從周道:“我已經派出幾隊騎兵,沿路搜索,如果有咱們的傷兵回來,一定會帶回城裏的。”

          “牙將以上,回來了多少?”皮日休問。

          朱溫說:“牙將回來十七個人。”頓了一下,又道:“還好,防禦使以上級別的,都回來了。”

          “羅英,徐丁他們呢?”皮日休問道。

          “徐丁只是受了些輕傷,昨天晚上帶著五十多人回來的。羅英至今沒有音信。”朱溫說。

          “好,如果羅英回來,記得告訴我一聲。”皮日休站起身來,看著地圖說:“老王八蛋下一步會攻打蕲州、黃州。到時候,咱們也去湊湊熱鬧。記住,別的不幹,只搶錢搶糧。然後咱們扭頭就走。不必留在那裏。”

          “大帥,咱們這樣明目張膽與王仙芝作對,恐怕……不太合適吧?”葛從周提醒道。

          “有什麽不合適的?”皮日休怒道:“這次如果不是他王仙芝畏戰逃跑,我們會輸嗎?奶奶的,我精心打造的一百架滑輪弩,全都奉獻給敵軍了。哼,這樣也好,讓雷殷符拿去,射那老王八蛋去吧。”

          見皮日休恢複常態,兩將倒也放心了。畢竟許州城裏還剩下一萬五千人,倒也不擔心會有誰趁虛而入。朱溫一邊招兵,一邊加強城防,不在話下。

          “文韬,這次你可真夠冒險的。下次,不許再這樣了。”黃雛菊流露出少有的溫柔。

          皮日休扭頭看了看黃雛菊,她越發變得雍容華貴,倒是越來越像一個富家太太。把手搭在夫人肩頭,輕揉了揉說:“你知道在最危險的時刻,我想的是什麽嗎?”

          “是什麽?”黃雛菊笑了笑。

          “我滿腦子都是你們。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家裏人。我一個人死不足惜。可如果我死了,你們就遭殃了。”皮日休感歎道:“你們生于亂世,又跟了我這個起義軍票帥。你們的命運基本已經定型。要麽成功,跟我一起享福;要麽失敗,承受滅頂之災。”

          黃雛菊揉了揉鼻子,突然噘嘴道:“聽你這話,好像並不是對我說的。”

          “怎麽了呢?”

          黃雛菊習慣性地伸出手,捶了皮日休一拳道:“我本來就是起義軍首領的女兒。即使我不跟你,也逃不過這個命運。反而,你的小白兔卻不是這樣。如果她不跟你,倒也不會如此。”

          聽出黃雛菊滿心醋意,皮日休笑著掐了掐她的臉蛋。沒說什麽,便向外走去。他說要去軍營裏看一看,他決定要重建敢死隊,並大規模擴建親兵隊伍。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