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207章 詩蘭初獻計 計顯神通

                            第207章 詩蘭初獻計 計顯神通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據章幫道說,之所以能說服孔莺莺,還是二夫人的功勞。

                              被下地牢當天,二夫人詩蘭就拿著一套衣服去找孔莺莺,讓她把衣服換了,省得著涼。當時孔莺莺正氣惱得緊,連詩蘭也不予理會。可詩蘭那慢悠悠的性子,倒是很能纏人,她苦口婆心勸了半日,還讓人送些美味飯食進來。

                              地牢的夥食太差,能吃到如此美味,倒是讓孔莺莺覺得詩蘭是個好人。

                              詩蘭見孔莺莺倔強,她便沒再地牢多待,而是躲到了門後。果不其然,她剛一走開,孔莺莺就換了衣服,而且還大口吃起飯來。

                              詩蘭偷笑,對丫鬟紫月道:“這女子與大夫人像得緊了,都是好面子的。當面兒的時候,她什麽也不肯,可背後比誰都急。”

                              見孔莺莺肯吃飯,詩蘭吩咐章幫道,要好生對待,休要虐待囚犯。

                              章幫道何等聰明,豈能幹那種傻事,連忙點頭稱是。

                              可後來章幫道發現,這孔莺莺是個油鹽不進的人,對她好,她也不說個謝字;對她不好,她也不求你。章幫道覺得這事兒難辦。他想,這女人可得罪不起,萬一大帥對她有心思,將來搞不好也是一房太太,如果現在我不趁此機會討好她,反而罪與她,將來我還怎麽在帥府裏混呢?

                              可是呢,人這種東西,貪得無厭,不讓她吃點苦頭,是不知道好處的。

                              那日夜裏,趁孔莺莺睡著,章幫道突然大吼一聲,“不好liao,外面打起來liao”。然後撒腿就跑,不久後,外面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武器撞擊聲。聽那打鬥之聲不絕于耳,人喊馬嘶,戰況激烈,從呼喊聲中聽只言片語,仿佛有人要劫牢一般。

                              孔莺莺猛地坐起,雙手把在牢籠邊上,圓瞪雙目,望向牢房門口。可那裏是一個拐角,她除了能看到一些月光下的剪影,卻什麽也看不到了。她急得直跺腳,眼淚沖出眼眶。

                              “你們都給我聽著,拼死保護地牢,地牢裏有大帥的女人!”章幫道的聲音聽起來憨厚極了,仿佛這人並沒什麽心眼。

                              “是!”李坎山、方成谶等幾人。

                              這群人在外面乒乒乓乓打了一個時辰,武器都打得卷刃了,最後章幫道渾身是血地跑了回來。大口喘著氣。也不說話。

                              孔莺莺痛心疾首,雙手撕扯頭發,蜷縮著坐在地牢的一角。她還以爲,是哥哥帶人來救她。可是,哥哥好像是被打敗了,否則這章幫道爲何能安全回來了呢…

                              哥哥一定被人逮住,或者已經命死當場…

                              想到此處,孔莺莺痛哭流涕。

                              “莺莺姑娘不要怕。有末將在此,抛頭顱灑熱血,也要保護姑娘。”章幫道拍著胸脯說,胸前潑滿了雞血,一拍之下,雞血亂濺。

                              “對方來了幾個人,現在都怎麽樣了?”孔莺莺終于開始說話了。聲音淒慘,聽著讓人心痛。

                              “被我們幾個打倒在地,已經交給大帥處置。”章幫道含含糊糊地說。

                              “幾個人?”孔莺莺問。

                              章幫道眼珠轉了轉,忽而無助胸口,大口喘氣,仿佛受了什麽重傷。喘了一會兒,才道:“對方就一個人來的。哎呀,武功好高啊。手裏一杆大刀,那家夥,厲害著呢。你瞅瞅,把我砍傷多處,哎呦,我得趕緊讓軍醫看看,如果在這般流血下去,我擔心會死掉。”

                              “那人是誰?”孔莺莺急道。

                              “我怎麽會認識。”章幫道捂著胸口,“不行,我還不能離開這裏,我要保護孔姑娘。”

                              見章幫道這人好像腦子不太好使,孔莺莺更急了,求道:“這位軍爺,我知道,您在大帥面前是說得上話的。我求求你,幫我打聽打聽那人是誰。如有可能,求你轉告大帥,我要見他。這次我不再想報仇了,只要他肯放了二哥,我什麽都答應他。”

                              “哦?”章幫道等的就是這句話。心中感歎:“二夫人真神人也。”

                              原來,這個主義是詩蘭教給他的。

                              他正苦惱,那日詩蘭又來探監。他便懇求二夫人,說,自己想用劫牢之計,感化孔莺莺。聞言,詩蘭笑曰,章將軍妙計,不過還是少了些手段。

                              詩蘭說:你先別著急用計,待我與那莺莺姑娘說些話,再用計也不遲。再說,你手下僅有兩人,你也搞不出什麽名堂來。待我下好套之後,我會派幾人配合你,搞得聲勢大一些。

                              隨後,詩蘭對孔莺莺說,趙大票帥早就看出你圖謀不軌。所以才想通過與大夫人比武,來試探你的決心。沒想到你與大夫人比武時,招招致命,毫不留情。因此大帥動怒,才把你關在牢裏。如今,大帥仁慈,仍然不忍殺你。還給你留下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肯聽大帥調遣,還是可以給你一條活路的。

                              不出所料,孔莺莺依然不理詩蘭。詩蘭也不著急,慢悠悠地走出牢房,與章幫道說,今日晚上子時,就辛苦章將軍了。

                              章幫道連忙道:爲大帥效力,爲二夫人效力,不辛苦,不辛苦。

                              詩蘭又道:你切記住,待有人來時,你便說是孔家二哥來劫獄。到那時,我不信盈盈姑娘不爲所動。

                              章幫道連忙豎起大指,連稱妙計。

                              結果那天晚上,突然冒出十個人來,把章幫道、李坎山、方成谶三人一頓好打。真打,下重手打,把三個人打得狼哭鬼嚎,最後還被潑了一身的狗血雞血。

                              章幫道大惑不解,問道:“兄弟們,幹什麽啊?下死手啊?”

                              那十人道:“大帥有令,說你們三個嘴巴太欠揍。竟還敢私尋二夫人設計,你們可知犯了忌諱?大帥動怒,因此要好好教訓一下你們。不過大帥還說了,你們的計策不錯,會獎勵你們三人一兩銀子,可以喝花酒的噶活。”

                              什麽是“噶活”,誰也不知。不過皮日休卻經常對這三個人說。一聽到“噶活”二字,三人便明白這一定是大帥親口說的話。

                              于是不敢再反駁什麽。可他們卻不知,這十人並非大帥所派,而是大夫人黃雛菊手下十名惡奴!黃雛菊早就窺得皮日休與他們三個之間的一些小把戲。因此用“噶活”二字,欺騙他們。

                              章幫道的傷半真半假,當真騙過了孔莺莺。

                              這一連串騙下來,皮日休暗笑黃雛菊,不知計中計,還是二夫人技高一籌。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