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bv990n"><div id="bv990n"></div><tfoot id="bv990n"></tfoot><ul id="bv990n"></ul><acronym id="bv990n"></acronym></strike><strike id="bv990n"><kbd id="bv990n"></kbd><blockquote id="bv990n"></blockquote><ins id="bv990n"></ins><style id="bv990n"></style></strike><kbd id="bv990n"><big id="bv990n"></big><select id="bv990n"></select></kbd><blockquote id="bv990n"><code id="bv990n"></code><dir id="bv990n"></dir></blockquote>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237章 趙璋獻計

                第237章 趙璋獻計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已到十月,太陽爲何還如此熱毒?

                  炙熱的陽光,灑在紅瓦屋頂,瓦片都快烤化了。石階縫隙的小草,蔫頭耷腦地歪在那裏,仿佛中暑的老叟。門口站崗的親兵,汗水劃過臉龐,滴到鐵制盔甲之上,滋啦一聲,變成白蒸汽。

                  皮日休下令,讓親兵到陰涼處站崗。親兵口中謝天謝地,心念大帥仁慈。

                  天氣濕熱,悶在家裏,坐著冒汗。

                  丫鬟紫月,一邊給皮日休扇著扇子,額上汗水流淌不停。不時抽出手,擦去臉上汗水,一縷青絲沾在臉上。

                  扭頭看紫月,覺得可憐,讓她下去休息,紫月不敢,加快扇扇子的速度。

                  皮日休苦笑,讓紫月去打水,打許多涼水來。紫月力氣不夠,喊來幾名親兵,拎著十幾桶水,澆到大木盆之中。

                  井水涼爽,小丫鬟用手不斷攪水,喜上眉梢。手冰冰涼,去喊皮日休。皮日休讓小丫鬟繼續在那裏等著自己。紫月樂滋滋地玩水去了。小丫鬟竊喜,玩得涼爽。卻不知這是皮日休刻意安排。

                  土生土長的北方人,忽而來到南方,多有不適。

                  見紫月玩夠了,百無聊賴地坐在水桶旁邊。皮日休才走了進來。讓丫鬟退出房去,自己鑽進木桶。

                  爽極。

                  卻因太涼,又跳出來。

                  去找夫人共享涼爽。

                  來到黃雛菊屋裏,見黃雛菊沒那麽熱,倒在床上,與丫鬟巧菊,一人一口吃著冰塊。

                  “呦,夫人好福氣,自己吃冰呢?”心中冒壞,故意撩撥。

                  巧菊蹲在床邊,剛吃兩塊冰,皮日休就來了,趕緊再吃一大塊,嘎嘣嘎嘣嚼著,起身給大帥行禮。

                  “你也來吃點。”黃雛菊看穿皮日休壞心思,不上當,懶洋洋地道。

                  皮日休看了看那冰塊,搖了搖頭道:“我脾胃虛寒,吃不得太涼的。”

                  黃雛菊放下勺子,坐起來,“你身子太虛,應該找名醫好生調理。你看家裏,新來的媳婦都懷上了,唯獨我和詩蘭總也沒個動靜。要我看,不是我和二夫人的毛病。而是你的毛病。”

                  這個賭氣。

                  話不投機,皮日休扭頭就走,一邊走還一邊罵罵咧咧。

                  來到詩蘭屋裏,詩蘭正在洗頭。唐敏捧著一大碗冰,嘎嘣嘎嘣吃得痛快。小混蛋石敬瑭見皮日休來到這裏,撒腿就跑。身後跟著兩個更小的,一個是小飛燕,一個是小敏。趙敏才三歲,跑得踉踉跄跄,生怕她跌倒,唐敏把她拽了回來,一伸手就是一勺冰。小家夥嘿嘿笑了笑。

                  “大哥,我叫唐敏,你爲何還給孩子起名叫趙敏。”唐敏抱怨道。

                  “那字是你的不成,別人還叫不得了?”皮日休不耐煩地道。

                  “要我說,還是給她改一個吧。”唐敏翻白道。

                  “那你說,叫什麽。”皮日休坐進椅子裏。

                  “叫若蘭吧。希望她長大了和二娘一樣好看。”唐敏說。

                  皮日休懶得與唐敏爭,倒進椅子裏,總覺得有什麽心事。忽而想起,問道:“哎,唐敏,我記得曾經讓你幫我留意火硝,你可尋到?”

                  唐敏搖了搖頭。

                  “你搖頭是什麽意思?是忘了,還是沒找到?”皮日休苦著臉問道。

                  唐敏雙手一攤:“忘了。”

                  ……

                  十一月,岢岚軍被困日久,不見救兵,投降,無法打開城門,翻越城牆接應沙陀軍。

                  十一月十六日,唐僖宗任命河東宣尉使崔季康爲河東節度、代北行營招討使。

                  十一月十九日,沙陀軍攻打石州,崔季康率兵前往援救。

                  天氣日漸涼爽,皮日休來了興致,坐在軍帳之內,計劃未來打算。

                  思考成熟,去找嶽父大人,並喊來尚讓,共同商討軍機大事。

                  皮日休道:“嶽父大人親統大軍,直奔福州。小婿坐鎮建州,必保萬全。”

                  尚讓捋須,稱此舉妥當。

                  黃巢拍板,領兵去打福州。

                  ……

                  見皮日休又把父親支去前線,黃雛菊心中莫大的不痛快。

                  來找皮日休,罵道:“找你這女婿,當真沒用。自己在家享福,卻讓嶽父替你打江山。”

                  聞言,皮日休暴怒,指著黃雛菊鼻子罵道:“你這惡婦,出口不遜也便罷了,竟還歪曲事實。看我今日不毆你吐血。”

                  “唔呀呀!”連聲怪叫,沖向黃雛菊。

                  夫妻二人扭打一處。

                  三招兩式,被打倒,賴在地上不起來了。

                  “你給我起來,繼續打!打我吐血!”黃雛菊用腳踢了踢。

                  皮日休躺在地上,不起來,比比劃劃地道:“縱觀起義軍諸票帥,除了我趙璋,哪個是你爹的親信?”

                  此話一出,黃雛菊突然愣住了,蹲下身子,道:“你這話是什麽意思?十多票帥,一半都是我黃家的。”

                  皮日休坐起來,道:“你黃家的怎的呢?黃存、黃揆、林言等人,都是什麽貨色?他們幾斤幾兩,多大能耐,你心裏沒個掂量嗎?他們那些人,就是一群指哪打哪的棒槌,如果讓他們像我一樣獨當一面,他們能行嗎?”一揮袖子,“老早就垮台了。”

                  黃雛菊噘嘴。雖不服,卻無話可說。

                  皮日休繼續道:“輪文武全才,整個起義軍中,非你夫君莫屬。”說完,大拇指揮向自己。

                  黃雛菊斜眼看著皮日休,默不作聲。

                  皮日休沾沾自喜道:“把家眷放在我手裏,衆票帥以及衆將校才放心嘛。如果放到黃揆林言那些貨手裏,你想想看,誰他娘的還放心打仗?你老黃家的親戚,除了跑得快,還有什麽本事?嗯?你說對不對?”

                  黃雛菊臉色鐵青,繼續不語。

                  皮日休見火候差不多了,准備逃跑,繼續道:“咱嶽丈大人雖然五十多了,可他老人家好戰,你又不是不知。再說,有尚先生在他身旁,當然不會出什麽意外咯。雖福州觀察使韋岫擁兵百萬,亦草芥爾。”

                  空氣突然靜止,皮日休又猛地說出一句,“實在打不過就跑呗…”

                  說完這句,皮日休剛想跑,卻感覺後背被什麽東西按住。扭回頭一看,黃雛菊雙眼冒火,死死踩著自己。

                  一翻身,跳起來,還想跑。

                  黃雛菊單腿高高擡起,一個下劈,把皮日休撂倒在地。

                  “好你個趙璋,辱我全家,看我今日不打服你。”

                  “你個惡婦…,哎呀!”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