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6q7j5p"></abbr><q id="6q7j5p"></q><sup id="6q7j5p"></sup><table id="6q7j5p"></table>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243章 乾符六年

              第243章 乾符六年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乾符六年,這個春節好熱鬧,請來戲班子,搭台唱戲。

                過了正月十五,王寰兒還不肯倆開帥府。

                詩蘭見王寰兒大戶出身,雖性烈,卻懂矜持,心生喜歡,便找黃雛菊商議納妾之事。黃雛菊大怒,數落詩蘭,還道:“家裏能生娃的女人多著呢,巧菊、嫣月各個長得好,何須去外面找?”

                見大夫人反對,詩蘭去找皮日休。

                皮日休聞聽詩蘭想法,捧腹大笑,道:“愛妻,汝之賢惠讓人歎爲觀止。天下,除了吾娘,恐無人能及。不過,你給我介紹美女,當真心中舒坦嗎?你不吃醋?”

                詩蘭面露嗔怪之色,不語。

                皮日休安慰道:“天下美女多如牛毛,得卿一人足矣。以後不必再給我介紹,至于孩子的事,那是天數,非人力能改。如果當真不生,也無所謂。義子義女孝順,不亞親兒女。我心足矣。”

                與詩蘭一起,伏案寫字,把家裏人的年紀(虛歲)寫在紙上。

                自己二十五歲,二弟陳豹二十四,三弟唐虎、大夫人黃雛菊二十二,二夫人詩蘭,義妹唐敏,義子魯長春同爲二十,小混蛋石敬瑭十歲,小飛燕六歲,若蘭四歲。

                詩蘭接過筆,繼續寫:羅英二十五歲,王寰兒十八,巧菊、姹月、月紅十七,紫月,嫣月十六。

                想了想,又寫:陳豹侍妾韓尚儒二十,唐虎夫人林氏十九、小妾戚氏十六。

                放下筆道:“戚氏年紀連她自己也不太清楚,從小孤苦,收養她的人說,應該十六歲。”

                不理會詩蘭,皮日休回憶著說:“李冼這小子多大?”

                詩蘭苦笑:“連你也不知?”

                皮日休不多想李冼,反而在石敬瑭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圈,沉沉道:“這小子不能讓他長大。”

                聞言,詩蘭渾身冒冷汗,苦著臉道:“文韬兄,你爲何如此恨他?既然不喜,又爲何養在家裏?還不如放了他,讓他自生自滅,也比謀害他強。”

                皮日休歎了口氣,道:“有些事,跟你講了你也不信。總之,這個小混蛋長大了,必然是個禍害啊…”

                “我倒不覺得。”詩蘭正色道:“我與唐敏管教他,他可乖著呢,詩書禮儀樣樣精進,同齡孩子都沒他懂事。”

                皮日休苦笑搖頭,沒再說什麽,放下筆,走去軍營。

                下令,全軍開拔,直奔福州。

                王寰兒倔強,隨軍出行。王掌櫃攜家眷來送,分別時,老淚縱橫。王寰兒雖落淚,卻走得決絕,只是告訴弟弟們,將來好生照顧父親。

                ……

                聽說王寰兒隨軍,黃雛菊心中老大不痛快,找來皮日休,罵道:“你當真是看上了?”

                皮日休道:“你這悍婦,又要怎的?”

                黃雛菊怒沖眉梢,拔劍道:“如若看上,我給你行個方便。只要你一句話,我便死給你看!”

                “哎,愛妻,休要胡鬧!”

                有黃大夫人在,還想納妾?

                死了這條心吧。

                只是王寰兒倔強,倔到骨子裏,她認准的事,不達目的不罷休。詩蘭給她介紹牙將認識,卻惹惱了她,聲稱非票帥一級不嫁。

                詩蘭去找皮日休,打聽皮日休,起義軍中各大票帥的婚姻狀況。

                皮日休把各大票帥的人品一一說了,詩蘭覺得沒一個是好人,十分沮喪,過了良久,又說要把王寰兒許給二叔陳豹。

                皮日休想了想,道:“這事兒不可操之過急,那陳豹脾氣怪著呢,待我借機試他。”

                ……

                正月很快過去,二月也已到了下旬。

                朝廷方面:

                二月十一日,河東軍開到靜樂,士卒作亂,殺孔目官(官職名,掌一州六書官印,相當于節度副使)石裕等人。

                二月十二日,河東節度使崔季康兵敗,逃回晉陽。兩日後,都頭張锴、郭昢造反,率領行營兵進攻東陽門,進節度使府殺崔季康。

                二月二十一日,任命陝虢觀察使高浔爲昭義節度使;邠甯節度使李侃爲河東節度使。整合北路軍,繼續與沙陀軍抗衡。

                皮日休感歎,曹翔宋威之後,再無人能壓制諸軍。

                這期間,起義軍迅速壯大,總兵力將近十八萬。

                起義軍中魚龍混雜,多發生擾民事件。尚讓大怒,欲殺作亂將官,黃巢親自求情,讓那些人戴罪立功。尚讓不准,仍然要殺。黃巢動怒,表面不說,心中老大不快,遲遲不下殺令。

                二人僵持期間,皮日休慢慢吞吞行軍一月,晃晃悠悠進城。聽說黃巢尚讓有事爭執,他來找尚讓談話。

                尚讓見到皮日休,好一頓訴苦。

                “文韬,你來評評理。”尚讓手捧一摞文書,放到皮日休面前,“這幫家夥幹的好事全在這裏,你自己來看!”

                皮日休簡單翻閱,不用看也知道這幫混蛋都幹過什麽。他相信尚讓,不會冤枉好人。

                喝了口茶,感歎福建地區茶葉味道醇香。

                尚讓見皮日休不緊不慢,急道:“哎呀,文韬賢弟,你倒是說句話。”敲著桌子說:“如今,好多受冤之人堵在門口,聲討起義軍各種惡行。起義軍這般德行,如何坐得穩天下?你那嶽父,竟然還說‘區區小事,不足挂齒’。惹民不安,這怎麽能叫區區小事?”

                見尚讓急得火上房,皮日休道:“我這裏有錢,先拿去安撫受冤之人。晚上,我去嶽父家裏赴宴,會與嶽父大人好生說說。不過呢,結果未必會讓尚先生滿意啊。這其中,有幾個人確實是殺不得的。”

                尚讓皺眉道:“如何殺不得?難道還怕他們兵變不成?”尚讓一揮袖子,道:“有我尚讓在,看他哪個敢造反!”

                尚讓還真不是吹牛,此時他手下名將不少,憑他細心,想動誰,都不會留給對方造反的機會。

                可皮日休看了看那些要砍頭將官的名字,雖然都不是大名鼎鼎,不過其中有幾人,卻是有曆史記載的。他們活到最後兵敗狼虎谷。因此這個時候,是不能被殺的。即使皮日休幫著尚讓,黃巢也不會殺。

                既然知道結果,何必去與黃巢鬧得臉紅脖子粗。還不如兩相權衡,殺一部分,留一部分,各讓一步。也算是解了黃巢尚讓之間的尴尬情緒。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