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able id="r6rv3u"></table>
        <button id="d4uqdl"></button><div id="d4uqdl"></div><table id="d4uqdl"></table>
        • <address id="onfg28"></address>
        • <thead id="onfg28"></thead>
            1.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286章 尚讓勸趙璋

              第286章 尚讓勸趙璋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皮日休喝酒。

                “趙璋,如果一直找不到二夫人的話,你就一直這樣要死要活的嗎?”黃雛菊罵道。

                “不用你管。”

                “我是大夫人,我不管誰管?”

                “我剛把她忘了,你這惡婦又來提醒我。我警告你,休要與我吼叫,惹惱了本帥,把你轟出去。呃…,到時候你顔面盡失,做不得人…”

                皮日休爛醉如泥,趴在紅漆案上,敲著桌面,獨自飲酒,可酒壺的對面,卻還擺著一副碗筷,那副筷子是皮日休專門給詩蘭買的象牙筷子。

                擔心皮日休喝多後又闖到外面去撒酒瘋,前幾日,他喝多了,倒在雪地裏就睡著了,幸虧被丫鬟嫣月發現,否則就要凍死在花園裏。

                黃雛菊氣惱,又舍不得走,坐在那裏埋怨詩蘭。

                見皮日休爲詩蘭失蹤傷心如此,恨恨道:“怎的,你家裏只有一個夫人嗎?別說她只是自己走了,如果死了呢,你也不活了?”

                “你怎知她是自己走了?”皮日休醉眼惺忪:“我懷疑,她是被玉皇大帝派天兵天將給捉了回去,她回到天宮,繼續當她的仙女去了。她不要我了,把我一個人丟在人間…”

                “如果是那樣,豈不是更好?”

                “好?”皮日休苦笑:“你這傻乎乎的惡婦,你覺得她走了我活得還有意思嗎?”

                “趙文韬。你可知我也是你的妻子?”

                “當然知道。”突然趴倒在了桌上,神志不清地呢喃道:“可你怎麽與她比,如果不是她當初執意要我先娶個大家閨秀,豈能輪得到你…”

                聞言,黃雛菊心碎。

                這期間,朝廷方面焦頭爛額,北路軍雖堅持防守,卻節節敗退,更可怕的是,軍隊內部經常出現反叛、嘩變,讓連續幾位河東節度使把持不住大局。

                皮日休偷笑,當初宋威曹翔在時,朝廷不予信任,如今兩位老帥薨逝,才知道當初之人有勇有謀。其實,此時朝廷名將依然不少,比如高骈,張自勉等,可他們在朝廷之內根基不深,雖有報國之心,可他們的意見每一提出,就會蹦出無數人反對。

                這幫人或許也知道高骈的建議是對的,但他們爲了維護自己團體的利益,昧著良心诓騙皇帝。皇帝愚鈍,偏信小人。

                “這他娘的是命!是李儇(唐僖宗)的命,是大唐王朝的命!”

                消極情緒萦繞心頭,皮日休整日飲酒,倒在屋裏,不理軍務,只有殺到一城,才冒出頭來,親自擂鼓,爲三軍提振士氣。進城之後,大肆劫掠,任由士兵胡作非爲。

                陳豹心知皮日休因失詩蘭而神志混亂,而他心底絕不會希望看到如此場景,于是領著親兵衛隊維持紀律。把作亂士兵捆綁到一起,當街斬殺,以卸百姓心頭之恨。

                “趙璋,現在到底誰是票帥?”黃雛菊跑來屋裏,抓起皮日休道:“你二弟的權利也太大了吧?連你的親兵都可以斬?”

                “二弟執法嚴明,有何不妥?”

                “他維持軍紀,我當然無話可說,可他連你的親兵也敢斬,這就是說明你在他心中的位置在下降。長此以往,我擔心你鎮不住他!”

                “笑話。”皮日休拿起酒瓶,剛一拿起,被黃雛菊一腳踢飛,酒瓶落地,啪嚓一聲。

                一把推開黃雛菊,罵道:“你這婦人,休要再與我說軍政大事。惹惱了我,家法伺候!”

                “當初詩蘭沒少勸你,爲何不家法伺候?”

                “詩蘭…”呢喃一句,突然暴怒:“休要與我再提她!混蛋女子,不知好歹,如今亂世,她離了我,能到哪裏生活?”背手踱步,揮手罵道:“好一個狠心的女子,走時連一句話也不留給我,難道我就這麽不堪,不值得她…”

                “夠了!”黃雛菊怒道:“趙璋,你不就是喜歡詩蘭貌美?天下美女多了,我給你做主,再娶一個。休要再這般頹廢,否則後悔得更多。”

                “膚淺!”罵了一句,皮日休廢然倒在床上,酒意朦胧,小聲嘀咕:“你以爲是個女人就能與詩蘭相提並論?她是仙女,不是凡人。與她一樣的人,你找不到,我也找不到。”

                自從詩蘭失蹤,皮日休變得暴虐異常。除了喝酒,就是打仗。每到一處,必爭先鋒。

                趙大票帥的兵勇猛異常,而且他手下有一支奇特的部隊,這支部隊平時看起來蔫頭耷腦,不愛說話,可打起仗來,凶狠異常。這支部隊已經擴充到三千人。

                對此異象,尚讓早有察覺,問皮日休:“你這些兵與孟楷的兵有幾分相似,你們是如何訓練出來的?”

                皮日休道:“尚先生,這種兵不是訓練出來的,而是選拔出來的。”

                尚讓不信,罵道:“好你個趙文韬,與我藏心思,不說真話。怎的,怕我學了你的心得,回頭不給你好處?”

                皮日休苦笑道:“如果你喜歡,我可以給你一千名這樣的兵。到時候你自己看,他們是不是訓練出來的。”

                尚讓半信,問道:“那你是如何選拔的?”

                皮日休道:“你回部隊裏,挨個兵看。尋找那些眼神陰毒,不愛說話的人,把他們聚集到一起,你就會發現,他們是一群心狠手辣的人。”

                尚讓道:“有的人有智慧,缺乏勇氣;有的人有勇氣,缺乏智慧。有智者,十之一二;有勇者,亦爲十之一二。智分三種,短智,中智,長智;勇也分三種,氣勇,血勇,神勇!”

                皮日休笑道:“我手下不乏勇猛之人,我妻黃雛菊,兼備氣勇,神勇,堪稱絕世女子。而我三弟和四妹,則是血勇之人…”想起唐敏,皮日休的心又猛縮了一下。

                與詩蘭,是夫妻之情;與唐敏,是兄妹之情,感情真摯。她們突然離開,讓皮日休覺得被抛棄,此感鑽心,痛徹心扉。

                看皮日休突然情緒低落,尚讓苦笑道:“年輕人,休要被感情束縛。那詩蘭走後,我發覺你變得越發強勁,攻城拔寨所向披靡,堪稱我軍中無敵先鋒。因此可見,那詩蘭在時,誤了你。如今她走了,不光我開心,你嶽父大人更開心啊。別忘了,你是他的女婿。他怎能希望女婿心中沒有自己的女兒呢?”

                說完,尚讓伸手拍了拍皮日休的肩膀:“將來黃巢如登大位,你可要好自爲之。”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