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se4yxv"></dl><form id="se4yxv"></form><th id="se4yxv"></th>
      <ins id="se4yxv"></ins><noframes id="se4yxv">
              <style id="mtp6lx"></style><thead id="mtp6lx"></thead><dir id="mtp6lx"></dir><optgroup id="mtp6lx"></optgroup>
                <abbr id="mtp6lx"><small id="mtp6lx"></small></abbr><kbd id="mtp6lx"><button id="mtp6lx"></button><noframes id="mtp6lx">
                1.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298章 大夫人審案(二)

                  第298章 大夫人審案(二)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黃大夫人辦案,只認准一個字:“打!”。

                    把何家村報案人一一找來,其中三人言語不順暢,看起來仿佛閃爍其詞,黃雛菊把驚堂木一拍,一頓殺威棒打在身上,打得三人嗷嗷亂叫。

                    這一幕太過殘忍,皮日休看得啧舌。感受大夫人之威風,實在恐怖,如若詩蘭在場,估計嚇得昏死過去。

                    皮日休暗暗擺手,示意章幫道等人下手輕一點。不可草菅人命。

                    十幾棒子下去,三個人打得站不起來。

                    可即使這樣,還是審不出個關鍵,這幫人衆口一詞,把那天晚上的情況說了一遍又一遍。

                    黃雛菊大怒,把幾個村民分開,自己和親兵同時上陣,分頭審訊。

                    章幫道、李坎山、方成谶互相對望,心道:“咱哥們表現的機會來了。”

                    皮日休偷偷躲在黃雛菊身後,抱著肩膀,聽黃雛菊私審罪犯。被黃雛菊盯上的是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名叫何進才,此人長得苦巴巴的,小眼睛,窄鼻梁,說話尖聲尖氣,嘴巴上有毛但卻不多,稀稀落落的的,一副奸臣相。

                    雖然此人面相不好,但這並不是斷案的關健,而且還容易誤導主審官。因此皮日休一定要跟著看一看,看黃雛菊到底如何審問。

                    黃雛菊坐在小屋裏,身後站著兩名體格健壯的丫鬟。

                    何進財早就看出,面前這位大老爺是女扮男裝,可這女姥爺脾氣可太大了,一句話說不上來,就是一頓大棒,因此他有些膽怯,甚至戰戰兢兢。

                    黃雛菊突然咳嗽一聲,何進財都嚇得一哆嗦。

                    “說吧,當時到底是什麽情況?”

                    還沒等何進財說話,黃雛菊又補充道:“我可告訴你,你們六個人的供詞,我會一一對照,如果找出毛病,我絕不會輕饒了你。還有,如果你們六個人中有人說出實情,我就會赦免說實話的人,但其他人麽……,呵呵……”

                    “這位老爺,您明察秋毫,小民不敢有半點假話!”

                    “那你就把當天晚上的事,一五一十與我說清楚。”黃雛菊嘴角含著一絲自信的微笑。

                    皮日休藏在門後,見了黃雛菊臉上那抹笑容,偷偷嗤之以鼻。

                    隨後何進財把那天晚上的事又說了一遍,與大堂上說得一般無二。黃雛菊大怒,拎起馬鞭一頓抽打。把何進財打得嗷嗷叫,可即使這樣,他也不改口。還說,您就是打死小民,小民也不敢說謊。

                    見黃雛菊這邊無有結果,皮日休又跑到章幫道他們那邊,章幫道與李坎山,一人審問一個,問得情況與黃雛菊這邊基本差不都,這兩位比黃雛菊還要狠,連鞭子帶腳,把嫌犯打得哭爹喊娘。

                    皮日休搖了搖頭,心道,再這樣打下去,恐怕屈打成招,到時候更麻煩。

                    他制止二位,然後去看方成谶。

                    方成谶穩穩地坐在椅子裏,一言不發。只是拿著一柄小刀在那裏刻木頭,一邊刻木頭一邊說,“十歲男童殺父母,呵,鬼才信。”

                    嫌犯跪在地上,擡起頭,苦著臉道:“這位大爺,您當時不在現場,您是沒看到啊。那男娃下手可凶著哩。我們一群人,怎麽會看錯呢。”

                    方成谶冷笑,把刀放到嫌犯的臉上,說:“禿子腦袋上的虱子,是個人就能看到。可你們卻不與我說實話。別看我這把刀很小,可卻鋒利異常。你知道我是誰嗎?不知你是否聽說過起義軍的人屠軍,我就是其中一位。我們殺人,是不需要償命的。”

                    聞言,嫌犯大驚,立刻磕頭如搗蒜,道:“大人,你想聽什麽,我說,我說。”

                    “很好。”方成谶邪笑坐回來:“說吧,你們六個人中的軍師是誰?”

                    “軍師?咱們都是一群農民,沒有軍師啊…”嫌犯詫異道。

                    “你們衆口一詞,難道沒人教你們說嗎?”方成谶怒道。

                    “沒,沒有啊。”嫌犯道。

                    這時方成谶要下狠手,皮日休突然走了進來,道:“把他們六個都放了吧,問題不在他們身上。”

                    “是!”

                    ……

                    皮日休坐在黃雛菊的屋裏,揉了揉下巴,陷入思考。

                    黃雛菊趴在桌子上,從下往上看皮日休,因爲皮日休胡須太短,而嫌棄地翻了翻白眼。悶悶地說:“你這胡子是長不出來了嗎?你還總揉下巴,卻不見長。”

                    皮日休不理她,繼續揉著下巴。

                    時間久了,黃雛菊有些困了,趴在桌上昏昏欲睡。

                    突然“咣”的一聲,皮日休一拍桌子道:“我知道了,問題還是出現在那個男孩身上。”

                    黃雛菊被皮日休這一拍,嚇得渾身一哆嗦,剛要罵人,又聽皮日休想出法子,而認真聽講。

                    皮日休說:“一會兒去找幾個小孩來,把他們投入監牢,讓他們套男童的話。”

                    十一二歲的精明小男孩,並不難找,如果石敬瑭還在的話,他就是最佳人選。可此時那混蛋已經跑了,于是皮日休開始到處問,誰家有精明小孩。

                    不久後,羅英把自己侄子帶了來,是羅英大哥的兒子名叫羅尚武,今年十二歲,小夥子長得精神,說話對答如流。皮日休十分喜歡。

                    隨後,皮日休對羅尚武說明情況,小夥子立刻就答應了,而且顯得有些興奮。

                    穿上一件破舊的罪犯衣服,還用雞血在身上塗抹一番,然後投入地牢。

                    外人看來,這人渾身衣服都被打爛了,已經奄奄一息。

                    皮日休擔心男童精神有問題,沒敢把羅尚武與男童投入一間,而是放到了隔壁。兩個牢房之間,只有幾道木頭攔著,縫隙很大,甚至可以把胳膊伸過去。

                    連續兩日,羅尚武見那男童不說話,他也不說話。只是吃飯的時候,羅尚武把自己的好飯菜,遞給那男童吃。

                    男童吃的是牢飯,實在難以下咽,見羅尚武的飯菜如此好,有些心動了,尤其是那油滋滋的雞腿,散發出的香味,讓他垂涎三尺。

                    羅尚武把雞腿遞給男童,男童伸了伸手,又縮了回去。

                    見狀,羅尚武感歎一聲道:“唉,我與你一樣,犯了死罪。別看現在姑姑給我送飯,可姑姑家窮,也不知能打點幾次獄卒。看樣子,這樣的好飯菜,也是最後一次吃咯。”

                    羅尚武依然看著男童,男童的目光不時掃向他,卻不肯說話。後來,羅尚武幹脆把雞腿丟給他。他撿起雞腿,狼吞虎咽。最後連骨頭就嚼碎吃了。

                    這一幕,把未曾餓過的羅尚武看得呆了。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