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f15v4"></label><q id="3f15v4"></q>
    <sup id="6tpkwd"><style id="6tpkwd"></style><i id="6tpkwd"></i><form id="6tpkwd"></form><label id="6tpkwd"></label></sup><abbr id="6tpkwd"><form id="6tpkwd"></form><tt id="6tpkwd"></tt><thead id="6tpkwd"></thead><q id="6tpkwd"></q></abbr><dd id="6tpkwd"><tr id="6tpkwd"></tr><b id="6tpkwd"></b></dd>
  1. <acronym id="6tpkwd"><option id="6tpkwd"></option><small id="6tpkwd"></small><th id="6tpkwd"></th></acronym><button id="6tpkwd"><abbr id="6tpkwd"></abbr><pre id="6tpkwd"></pre><thead id="6tpkwd"></thead><dl id="6tpkwd"></dl></button><small id="6tpkwd"><li id="6tpkwd"></li><big id="6tpkwd"></big><strike id="6tpkwd"></strike><select id="6tpkwd"></select></small><fieldset id="6tpkwd"><noscript id="6tpkwd"></noscript></fieldset>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302章 大夫人的眼線是誰

    第302章 大夫人的眼線是誰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錢喜兒找到大帥,與大帥說,大夫人在家發火了。

      皮日休問:“火到什麽程度?”

      錢喜兒不敢說大夫人亂蹦亂跳亂吼亂叫,只是道:“火大著呢,持刀堵門,甚是可怕。”

      “這惡婦!”心中咒罵一句,皮日休道:“錢喜兒,我給你一個任務,以後你幫我留意大夫人的眼線,我倒要看看這個通風報信的人到底是誰。”說著,塞給錢喜兒二兩銀子,“辦事總需要錢,這些錢你用起來不要吝啬,事情辦好了,給你更多的銀子。如果遇到意外情況,錢不夠,去找五爺要。”

      “謝謝老爺重用,錢喜兒必不辱使命。”

      偷偷摸摸回到家,寫了一首詩,詩中盡顯谄媚,贊美大夫人的德行和美貌,寫完覺得自己好違心。

      把紙揉搓成團,再展開,告訴嫣月說:“你去把這詩送給大夫人,你別說是我新寫的,只說是我以前寫的,被我揉搓成團丟在桌案上。你好奇,打開來看。覺得是寫給大夫人的,然後拿給大夫人看。詢問大夫人,是扔?還是留?”

      嫣月眨了眨眼睛,忽而噘嘴道:“大夫人正火著呢,如果被大夫人看出破綻,定會毆打與我。還有那巧菊,最會煽風點火、挑刺找病,這事兒讓我去辦,恐怕不會有好結果。”

      皮日休皺眉道:“怎的,有我在,還保不住你不成?你快去,如果發生意外,我會及時出現的。”

      “哦,好吧。”轉身剛要走,頓了一下,道:“大帥,奴婢有一句話想問。”

      “說。”

      “在奴婢心中,夫妻之間應該是坦坦蕩蕩才對,不知大帥以爲如何?”

      “死妮子,你是在教訓我嗎?”

      “大帥息怒。嫣月只是說出心裏話。”

      “哼,快去吧。”

      嫣月把紙整理一下,疊了疊,揣進袖筒裏。來到側室屋裏,趴在窗戶邊上,看著大夫人屋裏的動靜。

      黃雛菊拎著刀,在門口堵了半天也不見皮日休回來,天色已晚,她氣得渾身顫抖。

      把刀一扔,大踏步向屋裏走去,告訴親兵道:“如大帥回來,第一時間告知我,如果哪個敢隱瞞,看我不打斷你們的腿。”

      黃雛菊氣鼓鼓地回來,巧菊端來晚飯,被黃雛菊狠狠摔到地上,並把巧菊罵了出去。

      見狀,嫣月心中一凜,同時也一喜,狠狠地咬了咬牙,罵巧菊活該。

      巧菊委屈地站在大夫人門口,低著頭,搓著手指,噘著嘴。

      嫣月笑盈盈地走過來,看了看巧菊。

      巧菊突然仰起頭,乜斜嫣月。

      嫣月輕哼一聲,敲了敲門。

      “進來!”黃雛菊厲聲道。

      “大夫人,剛才奴婢去老爺書房伺候,發現這個,不知應該如何處理,來請夫人拿主意。”說著,嫣月把皮日休寫的那首詩送上。

      黃雛菊展開一看,是一首歪詩:黃氏吾妻品格高,花容月貌英氣豪,上馬能提鴛鴦锏,卸甲便是良善賢。

      看完,黃雛菊突然想笑,心中的火氣頓時少了大半。對嫣月說:“那貨何時寫的?”

      嫣月道:“方才寫的。”

      “方才寫的?”黃雛菊一愣,道:“他已經回來了?”

      嫣月道:“是的大夫人,奴婢不敢欺騙主人。不過,還請大夫人保護奴婢,剛才大帥說了另外一番話,讓奴婢對大夫人說這是他以前寫的。大帥的意思,無非是想讓奴婢哄大夫人開心。按照大帥說的那樣做,雖然更有效,可奴婢卻以爲,那樣做是欺騙大夫人,奴婢于心不忍。”

      黃雛菊苦笑一聲道:“嫣月,你看似精明,可你卻犯了一個大錯,你立場不堅,此乃大忌。”

      嫣月立刻跪到地上,說:“在嫣月心中,大帥與夫人乃是同一立場,在您夫妻身上,嫣月不敢區分。如若大夫人覺得嫣月說得不對,願受懲罰。”

      “好了,你去把那貨喊來吧。”黃雛菊淡淡口氣說道。

      “好你個嫣月,竟敢出賣我!”黃雛菊話音剛落,皮日休惱羞成怒沖了進來,一把扯住嫣月脖領,向外扯去,口中罵罵咧咧,一直把嫣月拽到側室。嫣月身子很輕,又不敢反抗,被皮日休拖得好不狼狽,

      極少見到皮日休發這麽大火,黃雛菊好奇,趴在門口,歪著脖子看皮日休如何處置嫣月。

      把嫣月推進側室,門一關,松開手,幫嫣月整理一下領口,道:“我這樣做,是保護你。”

      嫣月感動得流淚,卻道:“大帥莫要怪罪嫣月,嫣月所說均是心裏話。夫妻之間越是坦蕩,日子過得才越舒心,如果藏著掖著,誰心裏都不好受。”

      本想跑到側室門口看,結果門卻被關上了,黃雛菊略感失望。眼珠轉了轉,趴著門縫聽裏面的動靜,聽到嫣月的那一番話,抿了抿嘴唇,心道:“嫣月這般說法,其實也是對的。”

      正在胡思亂想,突然聽屋裏傳來啪啪兩聲脆響,緊接著是嫣月的兩聲慘叫。黃雛菊一驚。心道,這貨還真的會打人?

      此時屋裏皮日休正低聲誇贊嫣月:“裝得挺像。”

      然後高聲大罵兩句,跺著腳向門口走去。

      聽到皮日休腳步聲,黃雛菊撒腿就跑,結果與身後的巧菊撞了個滿懷。黃雛菊身高力大,把巧菊撞得仰面朝天倒在地上。

      皮日休探出頭看了看,黃雛菊揉著胸口跑了。見狀,皮日休不住偷笑。

      ……

      李冼弄了些薄荷送來,黃雛菊覺得味道不錯,正在挑選。

      把品相完整的留下來,剩下的丟給巧菊,讓巧菊挨戶分分。

      李冼說,各位哥哥家他都准備好了,一會自己親自去送,不必嫂嫂勞心。頓了一下,又說,送大哥的是別人的三倍。如果嫂嫂要分,就分給自己屋裏的。

      巧菊在屋裏,黃雛菊也沒必要再說第二次,于是便沒說什麽。

      巧菊眼珠轉了轉,便走了。

      叫來與她要好的三個丫鬟,每人有份,三個小丫鬟喜歡得不行,偷偷塞進口中,品咂起來。覺得爽口,快樂點頭。其中一名小丫鬟不會吃,竟給吞了下去,感覺喉嚨到胃口都是涼的,以爲自己誤吞毒藥,被嚇得跺腳。巧菊數落那丫鬟一頓,最後說,回去多喝些熱水便沒事了。還說,這東西燥熱時含著便可,還能祛口中異味。

      小丫鬟低著頭眨巴眨巴眼睛,不敢頂嘴。

      巧菊又說,大夫人讓我給大夥兒分,我只給你們三個分了,你們三個嘴巴要嚴一點,別讓那屋的幾個聽見或者看見。一旦露了馬腳,你們就說是自己花錢買的。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