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316章 火燒大夫人

      第316章 火燒大夫人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皮日休雕刻小人,雕了半天,總也不滿意,後找來工匠,對照俞遊圓雕刻,說,要雕出二夫人的風韻。

        工匠未曾見過詩蘭,豈能知曉二夫人風韻?

        後聽說,二夫人氣度如仙女。工匠點了點頭,雕刻起來。

        後來,一飛天美女,被工匠送來。

        皮日休捧在手裏,大贊工匠,贈白銀二兩,工匠跪謝去了。

        “你瞅瞅,到底是雕刻工匠,把二夫人神韻都雕刻出來了。真惟妙惟肖。”皮日休手捧木雕,喜上眉梢。

        黃雛菊眯了眯眼睛,撇嘴道:“這哪裏是二夫人,明明是俞遊圓。”

        “她倆本來長得就像。”

        “其實,看得時間長了,也不覺得像了。俞遊圓眼眶較深,有奸相,相比之下,還是二夫人看著更順眼些。”

        “哎…”皮日休長歎一聲,把木雕丟到床上。

        黃雛菊不喜,用腳把木雕踹到床下,一摔兩半。

        “唉!你這惡婦!”

        “摔壞了俞姑娘,心疼了是不?”

        夫妻二人因此事打鬧起來,打得不可開交。後皮日休被黃雛菊攆出屋,並把木雕扔出。木雕摔成幾瓣,盡毀。

        皮日休站在門口,破口大罵,罵了半天,黃雛菊也不理他,氣不過,取來火把,把黃雛菊的屋子給點了。

        火漸起,火苗已經竄上屋檐,黃雛菊還悶在屋裏。

        “愛妻,快跑來!”

        “不跑,燒死我算了!”

        “都傻站著幹什麽,救火!!!”

        何苦來哉。

        火勢並不大,一群人拎著水桶,滅火。慌亂間,地上幾瓣木雕卻不知去向。

        ……

        連續兩日,不敢進大夫人屋裏,跑來嫣月屋裏逗悶子。

        嫣月取來棋盤,與皮日休對弈,嫣月棋藝不佳,皮日休覺得無趣。說,棋子多了,你耍不得,我教你新玩法,此法叫五子連珠。

        剛下了兩盤,黃雛菊拎著棒槌來找,揪著脖領拉回屋裏。

        突然下人來報:高骈部將吳同天,帶兵一萬,逼近上饒。

        想一想,此人沒名,命朱溫,消滅之。再命陳豹,策應朱溫。

        不久後,上饒城外殺聲震天,殺了幾個時辰,敵軍未退。皮日休大驚,登上城頭,向下瞭望。

        “我的天,這吳同天不是等閑之輩!”“是時候讓唐虎出戰了。”

        話音剛落,唐虎帶領五百飛虎鐵騎殺出,僅兩刻鍾,吳同天將旗倒,再過兩刻鍾,唐虎手提吳同天人頭來見。

        “三弟真神人也!”

        往家裏走,卻見家中火光沖天。

        “大帥,不好啦,有刺客!”錢喜兒灰頭土臉地跑過來。

        不久後,章幫道、阮七郎護送家眷向大帥營帳方向跑去。皮日休道:“唐虎,帶領飛虎騎,捉刺客,留活口!”

        唐虎咆哮一聲,向帥府殺去。

        刺客人手並不多,僅有三人,只顧著放火,還沒來得及殺人就被方成谶發覺,領兵堵在家中。唐虎歸來,問方成谶刺客哪裏去了?

        方成谶說,好似遁地一般,不見了。

        唐虎下令,挨個屋子查看,後在廚房後面發現地道。

        黃雛菊披甲,手持雙锏,回帥府查看,眯了眯眼睛道,上饒不可留,告知大帥,應速速轉移。

        向東進發,去宣州。

        二次來宣州,百姓夾道歡迎。

        城中官吏則聞風而逃。

        之前有起義軍路過這裏,把百姓洗劫一空,百姓恨透黃巢,可趙大票帥名聲在外,都說他是好人。果不其然,趙大票帥回到這裏,連下恩策,百姓安居樂業。

        這次,皮日休命令徐丁,派衛兵把帥府裹得嚴嚴實實。帥府裏面也暗藏傀儡,日夜堅守,此時帥府如同鐵桶一般。

        “奶奶的,我不信那小賊能從一裏地外開始挖地道。”

        想了想,也未必沒有可能,只看敵人的決心如何,如果敵人意志堅決,別說一裏地,即使十裏也是有可能的。

        “再增加一倍人人手。從今天開始,所有丫鬟們都住一個屋,屋子下面用石板鋪上。如若聽到異響,趕緊呼喊。”

        想了想又說,“各位夫人們,也委屈一下,擠在一個大屋子裏。”

        “我說還是會算了吧。”黃雛菊說:“這麽多兵把手在這裏,我想不會有毛賊闖入。他們不要命了嗎?”

        皮日休說:“死士,並非毛賊。”

        黃雛菊說:“要我看,那地道並非我們去了之後才挖的。而是在我們來之前,就已經挖好了。這裏帥府我仔細檢查過了,沒有地道,應該放心居住才是。”

        ……

        三月,庚午(十七日),唐僖宗任命左金吾大將軍陳敬瑄代替崔安潛,爲西川節度使。

        陳敬瑄是許州人,也是權相田令孜的哥哥。

        初,崔安潛鎮許昌,田令孜書信崔安潛,爲陳敬瑄求官兵馬使。

        崔帥不許。田令孜記恨在心,後爲陳敬瑄謀求左神策軍的軍籍,幾年後,多次遷官作到大將軍。

        田令孜看到潼關以東群匪勢力日益壯大,暗中爲日後作准備,于是上奏,爲陳敬瑄以及其心腹左神策大將軍楊師立、牛勖、羅元杲謀求節度使官位,坐鎮三川。

        唐僖宗命令四人來打睹,陳敬瑄獲得頭籌,僖宗即以陳敬瑄代替崔安潛爲西川節度使。

        ……

        康傳圭死後,河東兵更加驕橫。

        辛未(十八日),朝廷任命門下侍郎、同平章事鄭從谠,以同平章事銜(唐朝官名複雜繁冗,其實這個官職就是兩個字,宰相)坐鎮河東。

        因爲河東兵驕橫,所以用任命宰相,充任河東節度使,並讓鄭從谠自己選擇輔佐官。

        鄭從谠上奏請以長安令王調爲節度副使、前兵部員外郎,史館修撰劉崇龜爲節度判官,前司勳員外郎、史館修撰趙崇爲觀察判官,進士及第而尚未授官的劉崇魯爲推官。

        當時人將鄭從谠這個班子稱爲小朝廷,指的是這個班子名士衆多。劉崇龜和劉崇魯是唐朝開國元勳劉政會的七世孫。

        當時正值晉陽新近發生軍亂,士兵每日殺掠,鄭從谠面相溫和卻內心剛勁,多謀善斷,先觀察,後誅殺,出手果斷,使心術不正的人有所收斂。

        鄭從谠對善良的人撫慰親信不加懷疑,如張彥球很有方略,百井之變,不是他的本心,鄭從谠只是將首謀作亂者查出處死,而將張彥球召來慰問勸谕,將全部兵權委交給他,軍中于是逐漸得到安定。

        張彥球也爲鄭從谠竭盡死力,極力盡忠。

        ……

        淮南節度使高骈派遣其部將張璘等人討擊黃巢軍,屢次獲得勝利。

        病中盧攜,再上奏唐僖宗請以高骈爲諸道行營兵馬都統。

        高骈成爲都統,傳檄征發天下兵馬,並且廣爲招募,得到淮南本土士兵和諸道軍隊士兵共七萬人。勢力的壯大使高骈威望大振,朝廷對他更深加倚重。

        ……

        西南方向,安南再發軍亂,節度使曾衮逃出城外躲避亂軍。

        諸道戍守邕管的士兵紛紛擅自返歸原籍。

        其中一部分被皮日休攔住,收入義軍。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