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z64v6"></span>
  •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360章 鳳翔節度使鄭畋

    第360章 鳳翔節度使鄭畋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趙璋嬉皮笑臉來找尚讓,尚讓已經連續三天沒合眼,見趙璋閑得流油,氣不打一處來。

      聽趙璋說要提拔李冼,只是爲了阻礙太監言路。尚讓怒道:“眼下忙得不可開交,你卻拿這等屁事來煩我!”

      “明日嶽父大人登基,之後就沒什麽事了,到時候再辦也不遲。”趙璋說。

      “誰說沒事了?你眼睛裏倒是什麽也看不到,可在我看來,到處都是事。百廢待興,你也是責任重大,最近些時日,我看你還是休要回家了。怎麽,我還聽說你下午跑我家裏娶媳婦去了?你小子搞什麽名堂?”越說越氣,老頭子急眼了:“從現在開始,不准你離開,否則我就到皇帝面前,參你一本,說你懶政!”

      這下可慘了,尚讓不讓皮日休走,吹胡子瞪眼也要讓他留下。

      ……

      在黃巢忙裏忙外要當皇帝的時候,皮日休已經開始做准備了。

      他做了兩手准備,一手准備是逃跑,另一手准備是防止曆史發生變化。

      起義軍進入長安城,好多票帥的家屬已經被各大票帥安置起來,不在皮日休管控之內了。如今城門越發變得嚴格,出入城要看魚符或公文,黃巢以爲,這樣做就可以防止有人把家眷偷偷送出城去。

      可皮日休卻認爲,如今起義軍的士兵,根本就沒有能力甄別來來往往的人手裏魚符和公文的真假。

      以前長安城的門吏,雖然不算什麽了不起的人物,可世代相傳,總有些看人的門道。一些老門吏,一打眼就能看出某些人的破綻,在城門口破案的事時有發生。

      他曾經暗自叮囑黃雛菊,不要麻痹大意,如今唐王朝只是跑了皇帝,而且皇帝還沒死呢。大唐王朝的兵力尚有幾十萬之衆,說不准哪天就會打回來。除非消滅全國各地軍閥,否則汝父還不能稱之爲皇帝。

      黃雛菊不愛聽皮日休這樣說父親。可她並不傻,知道皮日休的話有他的道理,于是收集箱籠,時刻准備逃走。

      家中突然安置這麽多美人,黃雛菊心中老大不愉快。

      最近幾日趙璋可是鬧得歡了,又娶媳婦又迎接回來二夫人,成天呲個板牙,樂得合不攏嘴,還聽說,不時他就會跑去後院,與四美人談天。雖然每次去,他都帶著巧菊嫣月,可那又如何?

      竟敢冷落公主殿下,你小子恐怕是活膩了!老娘一生氣,把你這些美人統統給你攆出去,讓你後悔莫及。

      這時皮日休說,那些美人是給二弟陳豹准備的,如今二弟還沒有正室夫人,等些日子,二弟不忙,讓他挨個選選。

      黃雛菊知道皮日休對陳豹唐虎真心好,倒是信了他的話,因此才沒把四美人驅逐。只是看著那個未行婚禮的徐婉清十分不順眼。

      ……

      唐僖宗逃向駱谷,鳳翔節度使鄭畋[tián]在路邊拜谒,請求唐僖宗的車駕留在鳳翔。

      唐僖宗對鄭畋說:“朕不欲密遜巨寇,且幸興元,征兵以圖收複。卿東捍賊鋒,西撫諸蕃,糾合鄰道,勉建大勳。”

      鄭畋回奏說:“道路梗澀,奏報難通,請允臣下便宜從事之權。”

      唐僖宗當即表示同意。

      戊子(初九),唐僖宗奔至婿水,頒下诏書給牛勖、楊師立、陳敬瑄,告谕京城已爲黃巢賊寇攻陷,皇帝車駕暫時留居興元,如果黃巢賊軍勢力仍然強盛,車駕將行幸成都,請他們預先作好迎駕的准備。

      庚寅(十一日),黃巢將留在長安的唐朝宗室全部殺光,一個不剩,在黑色絲織物上作畫,聲稱天道。

      辛卯(十二日),黃巢始入居禁宮。

      壬辰(十三日),黃巢稱帝,在含元殿即皇帝位,作天子禮服,敲響數百只戰鼓替代金石音樂,作爲登基之禮。

      黃巢登上丹鳳樓,頒下赦書:定國號爲大齊,改年號爲金統。

      黃巢又發布命令,凡唐朝三品以上官員全部停任,四品以下官員保留官位如故。又冊立其妻曹氏爲皇後。任命尚讓爲太尉兼中書令,趙璋爲兼侍中,崔璆、楊希古並爲同平章事,孟楷、蓋洪爲左右仆射、知左右軍事,費傳古爲樞密使。又任命太常博士皮日休爲翰林學士。

      唐將諸葛爽率領代北行營的軍隊屯駐于栎陽,黃巢命朱溫率軍駐紮在東渭橋,黃巢讓朱溫遊說諸葛爽,于是諸葛爽向黃巢投降。

      諸葛爽既降于黃巢,被黃巢任命爲河陽節度使,當諸葛爽回到河陽之時,將軍羅元杲調軍隊抗拒,但羅元杲部下士卒都抛棄兵器迎接諸葛爽,羅元杲無奈,只好逃奔唐僖宗的所在行營。

      鳳翔節度使鄭畋回到鳳翔,召集部下將佐議論抗拒黃巢軍,部將們都聲稱:“賊勢方熾,宜且從容以俟兵集,乃圖收複。”

      聞言,鄭畋大怒道:“諸君勸畋臣賊乎!”

      說罷,因氣而昏倒在地上,被地上磚瓦碰傷了臉,從中午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都不能言語。

      恰巧黃巢派使者帶著赦免諸軍的赦書趕到,監軍袁敬柔與衆將佐對黃巢使者畢恭畢敬,並草寫降書宣示于衆,代鄭畋署名,對黃巢的赦免表示感謝。

      監軍袁敬柔爲黃巢所派使者舉行宴會,音樂奏起,將佐以下兵卒都失聲痛哭。

      使者感到奇怪。

      節度使府幕客孫儲解釋說:“由于軍府相公鄭畋因病不能來參加宴會,所以大家感到悲痛。”

      聽聞鄭畋中風,民間百姓無不流淚。

      得知百姓這般表現,鄭畋說:“我還以爲唐朝已失民心,可如今看來,大唐氣數未盡,那麽黃賊身首異處之日,指日可待!”

      鄭畋刺破手指,用血書寫表文,派遣親信走小路趕到唐僖宗的行營,以表忠心。

      又召集部下將佐都谕以逆順忠義的道理,部下官兵都表示願意聽命,再刺血與大家盟誓,然後將鳳翔的城牆壕塹修複完好,將兵器軍械修複完善,訓練士卒,並秘密地約請鄰道合兵攻討黃巢。

      鄰道也都許諾願意發兵,一齊到鳳翔會合。

      當時神策軍八鎮兵分別坐鎮于關中的還有數萬人,聽說唐僖宗逃往西蜀,一時有些群龍無首。

      鄭畋派人往各軍招撫,諸軍都赴鳳翔聽從鄭畋的調遣,鄭畋將財産分給諸軍,以連結諸軍的心,于是軍勢大振。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