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363章 我真是一個苦命的人兒

第363章 我真是一個苦命的人兒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正月,唐僖宗車駕自興元出發。

  路上頒布诏書——任牛勖爲同平章事。牛勖被封爲宰相之後,立刻采取行動,派遣一部分人,快馬加鞭先一步入川考察陳敬瑄給皇帝准備的行宮情況。

  那些人來到成都,見到陳敬瑄,陳敬瑄禮貌對待。

  可陳敬瑄的禮貌並沒換來對方的尊敬,唐僖宗的扈從人員驕橫而難以控制,其中有一長安禁宮園小兒,在行宮遊蕩時,揶揄笑道:“人言西川是蠻,今日觀之,亦不惡!”

  陳敬瑄抓住話柄,大罵小兒離間,逮捕小兒,並亂棒打死。

  見陳敬瑄也有強橫一面,于是扈從人員才肅然遵紀,紛紛說:“陳大人爲皇帝准備的行宮甚好!”

  不久後,陳敬瑄趕到鹿頭關迎接唐僖宗。

  消息閉塞,皮日休看不到什麽軍報了,突然覺得有些慌神。不時跑到尚讓那裏打聽,此時尚讓的消息也被嚴格控制,頓時二相覺得情況不妙。

  此時軍權完全掌握在黃氏手中,尚讓趙璋的軍權被削去大半,趙璋的先鋒營被黃巢直接調派,相比之下,尚讓更慘,他手下三萬人,現在剩下不到五千。而且二相的軍隊,都駐紮在長安城外,主將想入城,需要向兵部報備。經允許方能入城。

  而此時,兵部尚書乃是黃揆的二兒子,黃善平。

  看來,此時的黃巢已經開始膨脹了,以爲自己已經穩坐江山。

  爲此,皮日休連連感歎,曆史不可改,一切都是命運安排。

  幾年過去,他已經不對改變曆史抱什麽希望了,自以爲享受一天是一天,于是乎,在長安城一百多坊市裏玩耍起來。

  可不妙的是,如今他作爲宰相又是驸馬,他的行動必須上報朝廷,這可如何是好?

  “奶奶的,我去逛妓院也要報備嗎?”皮日休大罵隨行太監王順。

  王順苦著臉道:“驸馬爺,您別怪小的,小的身受三方管制,哪一方也得罪不起。”

  “三方?”皮日休好奇問道:“都哪三方?”

  “小的被鴻胪寺選中,再被禮部安排有幸服侍大長公主殿下。大長公主安排小的隨行驸馬,因此,小的要向大公主殿下、禮部、鴻胪寺三方負責。”

  “現在鴻胪寺卿是誰?”

  “是景王黃揆的七兒子,黃汝平。”

  聞言,皮日休一肚子氣,憤憤道:“這黃揆別的本事沒有,生孩子的本事可是不小,家裏十七八個兒女,這次大分封,他家可算是來好的了。”

  聽驸馬爺大罵皇親王爺,而且言外之意對朝政頗爲不滿,王順嚇得一縮肩膀,道:“哎呦,驸馬爺,這可是您家裏的事,小的不敢聽,不敢聽。”

  皮日休一笑道:“哎,王順,我問你,在你心目中,驸馬大,還是宰相大。”

  王順眼珠轉了轉道:“在外人看來,當然是宰相位高權重,可在我們太監眼裏,只有皇親國戚,卻沒有宰相大臣。”

  “好你個狡猾的王順,你以爲你是公主殿下的人,我就不能揍你了嗎?”

  “哎呦,不敢,不敢,小的哪裏錯了,驸馬打也打得,罵也罵得。”

  皮日休狡笑道:“我可告訴你,以後辦事小心一點,如果敢泄露我的秘密,我就活剮了你!如今朝廷四相,實權掌握在我和尚讓手裏,想搞你這樣一個小太監,易如彈指。”

  說罷,彈了一下手指。

  還敢去妓院?是不是瘋了?

  罵了王順一通,覺得氣消了。往家裏走去。突然常海來找,表達尚讓的不滿。尚讓說:“如今閣下作爲次相,怎的整日不上朝,這是要放棄宰相之權嗎?”

  這話可不是玩笑,如果惹惱了尚讓老頭子,在皇帝面前參上一本,可不是鬧著玩的。

  于是乎,皮日休開始每日上朝,每日天不亮就起床,一群人伺候著穿上朝服,嘴巴裏絮絮叨叨罵罵咧咧,來到朝上。困得不行,卻要裝腔作勢,與衆大臣一起拍馬屁。把黃巢拍得喜笑顔開,散朝。

  退朝時,拉住尚讓道:“文舉兄,你非讓我來上朝,可你也看到了,滿朝文武除了拍馬屁,什麽事也不幹,你說你讓我來幹什麽來了?”

  “大家都拍,你不拍,怎麽,你是對皇帝有什麽不滿嗎?我讓你小子來,就是爲了讓你也來湊湊熱鬧。別以爲你是驸馬,皇帝就會對你開恩,縱觀曆史,開國皇帝大殺功臣的事可不少。你小子最好學得乖一點才是。”

  “我認爲,最乖的事莫過于辭官交出兵權,回到家裏,老婆孩子熱炕頭,那樣才能不被皇帝忌憚。”

  “你覺得現在皇帝位置牢固了?”尚讓冷著臉道。

  皮日休擺了擺手,壓低聲音道:“實不相瞞,我覺得長安城十分危險,如果是我,我絕不會現在就登基當皇帝。”

  聞言,尚讓大驚,壓低聲音恨恨道:“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你也敢說!以後少跟我說這些,省得連累我。”

  散了朝,皮日休又跑了,據說是跑去平康坊了。

  不過他不是自己去的,而是帶上了二夫人詩蘭。

  詩蘭之美,豔驚四座。把京城衆美女聚集到一起,皮日休得意四望,心中好不暢快。

  突然有一女起身道:“相爺,您讓我們來,是幹什麽來了?是讓我等看二夫人美貌,還是讓我們和二夫人比美?如若要比,咱們就按照長安花魁的比法,琴棋書畫,歌舞彈唱,比試比試。”

  皮日休擡眼看了看那女子,好一個會撩閑的,于是笑罵道:“汝等凡間之物,如何與二夫人相提並論?再這樣說話,我就用銀子砸你!”說著,抛出一錠銀子,那女子嬌聲哎呦一聲,裝作疼痛的樣子,一邊抓走銀子,一邊哭喊饒命。

  見那女子得了錢,又有幾個膽大的冒出來,皮日休沒再理會她們,只是讓錢喜兒分些錢給她們。便領著詩蘭回府去了。

  剛一回來,就被大長公主殿下叫到屋裏,詩蘭不許入內。

  “你幹什麽凶巴巴的?”皮日休眯眼道。

  “驸馬,你可知今日犯了大錯?”黃雛菊冷眼道。

  “出去遊玩之前,我特意與二夫人說,今日是我最後一次陪她逛街了,”悲哀地感歎一聲,舉頭望天,淒涼的口氣,欲哭無淚的樣子道:“日後,再無悠閑,我真是個苦命的人兒。”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