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f0adhm"></tr>
      • 頂點小說 > 大帥真要命 > 第404章 送別

        第404章 送別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而且那時候,鄰居還有些幫襯。

          可後來好心的鄰居去世了,而且大唐動蕩不安,那時生意十分慘淡,姐倆經常抱著賣不出去的腐爛食物哭鼻子。一開始,吃些馊飯勉強度日,爲此還病了幾次肚子。

          再後來光景越來越差,平康坊衆老鸨見她長得俊俏,便光顧她家,跟她說:別白瞎了這幅好長相,來我這裏當個清倌吧,平日跳跳舞,唱唱歌,便短不了你們姐倆的吃喝。

          于是她便成了一名歌舞清妓。至于得罪林忠久,說來話長。那日她本來並非主角,而是與衆舞清一起去給林侍郎跳舞助興,結果被林忠久一眼看上。

          聽說她是清妓,林忠久大喜,非要當夜梳攏。結果她不從,便引起後來的事。

          已經幾日沒飯吃了,爲了姐倆不至于餓死,才答應了那群半匪半軍的兵,結果什麽也沒得到,妹妹卻被人擄走了…

          何其慘。

          但凡有些良心的人,怎麽不會心痛呢,只是這些話不好對黃雛菊說,否則黃雛菊也不會強行把她攆走。

          皮日休心中自有打算,作爲一名宰相,豈能保護不了一個弱女子?

          他溜溜達達,來到奚青苓身邊…

          “喂,青苓,醒醒。”皮日休輕輕推了推她。

          “唔,你見到我妹妹了嗎?”奚青苓醒來便問道。

          “見到了。”皮日休笑了笑說。

          “真的嗎?她在哪?”奚青苓晶瑩美眸中放出驚喜的光芒。

          一陣心酸,皮日休道:“今天早上,我見她飛到天上去了,剛才還站在雲頭上呢。她說,她要回天上當仙女去了。本來我打算叫醒你送送她,可是你睡得太香了,她讓我不必叫醒你。”

          “那她什麽時候回來?”奚青苓雙手抱在身前,祈求的樣子問道。

          皮日休歎了口氣道:“哎,你這姐姐當的,妹妹去當仙女了,還讓她回來幹什麽呢。你快高興起來吧,省得她在天上看到你傷心,她也會傷心的。”

          與詩蘭相比,奚青苓當然遜色一些,不過她這幅孩童一樣清澈的眼神,倒是讓皮日休心疼不已。帶著奚青苓來到相府東北角,那裏有一間隱蔽小房。

          那小房曾經是這家主人用來懲治下人的,現在早已廢棄。如今奚青苓精神錯亂,她也分不清好壞,只要現有一個住的地方,便是好的。

          或許是因爲皮日休面善的原因,她只聽皮日休一個人的話,皮日休讓她住在那裏,她就安心住在那裏,當然她已經神經錯亂,搞不好什麽時候就又變卦了。

          皮日休說:“我很忙,不會整日陪你,我讓管家丫鬟紫月負責照顧你,你想吃什麽,就跟她說,她都會買給你吃。”

          “哦,謝謝相公。”

          “……,我不是你的相公,你叫我文韬兄吧。”

          “哦,文韬兄。”

          安頓好奚青苓,皮日休的心情卻沉了下來。詩蘭眼珠轉了轉,突然笑了,揶揄道:“哎呦,有的人肯定又心口疼了,好疼好疼。”

          聞言,皮日休苦笑著搖了搖頭,讓詩蘭把軍報遞來,二人起義看軍報:

          鄭畋由鳳翔行至鳳州後,多次向唐僖宗上表請求辭去官位。念鄭畋先前功勞,唐僖宗不忍他辭官,于是頒下诏書,改任鄭畋爲太子少傅、分司東都;同時任命李昌言爲鳳翔節度行營招討使。

          看罷,詩蘭道:“雖然世人都說唐僖宗昏庸,可在我看來,他這人還是蠻念舊情的。此時鄭畋雖然沒了軍權,可爵位卻升了。”

          皮日休道:“皇帝頒發的诏書,未必都是皇帝的意思。我猜想,這是群臣的決意才對。他們看清了鄭畋的心思,鄭公壓根就沒想辭官,他只是覺得被李昌言躲了兵權感到羞愧。因此才請辭給自己找個台階下。結果不但沒下去,反而還升了。”

          詩蘭笑道:“按照文韬兄的意思,這是因禍得福咯。”

          皮日休道:“算是,也不算是。恰逢這戰爭年代,而且唐朝十分被動的情況下,鄭畋這種能臣才能得到這樣的待遇;相反,如果是盛世年代發生這種事,鄭畋和李昌言都要受到嚴厲懲罰。到時候,恐怕他連懇求辭官的機會都沒有了。”

          詩蘭滿意地點了點頭道:“文韬兄,如若讓你當皇帝就好了。憑借你的才智和善良,一定是一名治世仁君。”

          聞言,皮日休哈哈大笑。結果卻被詩蘭翻白眼。惹得皮日休心情不爽,夫妻二人在書房裏瘋鬧了好一陣,直到詩蘭求饒,他才肯罷休。

          繼續看軍報:唐僖宗任命門下侍郎、同平章事裴澈爲鄂嶽觀察使;鎮海節度使周寶同平章事銜;與此同時,賊首盧約率衆攻陷處州。

          這時皮日休掐著手指算了算,如今大唐王朝“同平章事”的官員不下八人,這是唐朝建立以來,宰相最多的年代。

          以前,宰相重文職輕軍權,如今卻開始向軍權轉移…

          “大帥,奚姑娘突然失去冷靜,滿院子亂跑,口口聲聲說非要見大帥不可。”嫣月,還是習慣于叫皮日休大帥。

          對于這個稱呼,皮日休從來不刻意讓她們改口,而且他自己也覺得,被這樣叫顯得親近。

          這些大丫鬟,從小跟著自己東北西跑,感情極其深厚。換做旁人,或許不會如此,可皮日休卻都把她們當做家人來看待。

          如今姹月和紫月,都到了嫁人的年紀,皮日休也經常逗弄她們,只跟她們說:但凡看上誰家帥小夥,不必隱晦,直接告訴我便好,趁著本帥還是當朝宰相,這個主我還是做得來的。

          每每聽到這些話,姹月和紫月都羞得擡不起頭來。不過她們心中卻熱得很了,只是她們久居帥府,來往之人都是戰功赫赫器宇軒昂或滿腹經綸風度翩翩的能人,這樣的人見多了,普通男子怎麽可能看的上眼睛呢。

          大帥如此有恩有情,她們甯願不嫁,在家中當個管事的丫鬟,過得也極舒心了。

          聽說青苓瘋病發作,皮日休要去看看,詩蘭說要陪同而去,皮日休卻擔心詩蘭被嚇到,皮日休只說,瘋病之人的眼神看起來不尋常,普通人見了容易被嚇到。尤其是孩子,最容易被瘋人嚇壞了精神。

          皮日休胡亂說了一通,便走開了。

          再來到花園,見奚青苓依然倒在枯草之中,還以爲她故技重施,可當皮日休碰到她的時候,卻發現她已經不能再睜開眼睛了。

          見狀,皮日休苦色道:“可惜,你見不到仇人死了…”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帥真要命》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