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夏蟲知秋冰 > 53章:紅色“標本”

53章:紅色“標本”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真的假的?你在哪遇到這個人的?你怎麽膽子這麽大啊?什麽人你都敢接觸。”牧廣林那時候雖然才九歲,可是說話的語氣俨然已經是一個小大人了,他不相信母親說的這些話。

  “你這個孩子,你媽我還要你教?我難道不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嗎?這個人絕對是大好人,他走的時候還給我塞了一千塊錢讓我買補品,因爲他說他能感覺到你妹妹的營養不是很好,會在哪一天早産。”葉沐紫小聲地跟牧廣林解釋,“當初我也不信,可是你看,你妹妹果真早産了,而且日子都跟他說的一模一樣。”

  “也許只是巧合吧,他估計就是胡說的。”牧廣林以爲母親有什麽大事要跟自己說,結果是這些迷信的把戲,他沒什麽興趣聽下去了。

  “你聽完我說的。”葉沐紫把牧廣林拉回床邊接著說道,“那個人告訴我從肚子開始疼的時候就要緊緊攥著這個東西,一直到我感覺到手心裏這個東西不再發燙,變得冰冷了才可以松開,你摸摸,摸摸啊,現在這個東西真的好像冰塊一樣,但是我之前拿著的時候都是溫熱甚至發燙的。”

  牧廣林不情願的摸了摸那個東西,確實冰冷異常,他拿起那個東西看了看說道:“這個東西怎麽看就是一個普通的琥珀啊,怎麽會像你說的那麽神奇呢?”

  “你小心一點,別摔了。”葉沐紫叮囑牧廣林別冒冒失失的,“你別說這個東西,剛開始肚子疼的時候它還是溫乎乎的,可是後來越來越疼的時候它就變得燙了起來,但是又不會特別燙,等到我生完你妹妹,它又慢慢地冷了下來,過了一個星期現在它就冰冷了,你說奇不奇怪?所以我說它就是命根子,要不是有它護著你妹妹,肯定不會這麽順利。”

  “就這些嗎?還有什麽神奇的事嗎?”牧廣林把“琥珀”還給葉沐紫揶揄道。

  “我看你是找打了,你媽我就相信你才告訴你這些,以爲小孩子想象力豐富,接受起來更容易,沒想到你比我還古板,本來還有後面的話,我現在都不想告訴你了。”葉沐紫聽出來兒子語氣裏的不耐煩,有點生氣了。

  牧廣林看到母親生氣了,覺得自己確實有點過分了,他便坐到母親身邊輕輕地說道:“老媽我錯了,你說吧,我想聽,特別想聽。”

  葉沐紫招架不住兒子的撒嬌,她又接著說道:“後面這些話你可不能告訴任何人啊,不然會出大事的。”

  “好的,我知道了。”牧廣林配合著葉沐紫也小聲地說話。

  “這個東西你現在看它是一個像琥珀一樣的石頭,但是那個人跟我說如果有一天它變了,變成別的樣子了,就說明要出大事了,是跟我們家族有關的大事。”葉沐紫小心翼翼地告訴牧廣林。

  牧廣林當時以爲母親可能是得了産後抑郁症之類的,他心裏盤算著一會找父親商量一下,但是嘴上仍然說道:“我知道了,我肯定不會告訴別人的,這個東西那你收好了,別丟了。”

  “不行,我收不好,得你幫我收著。”葉沐紫把“琥珀”塞到牧廣林手裏說道,“我哪裏有地方收啊,而且我記性也不好,我怕我真丟了,所以我才想到你了,你腦子好用又聰明,你幫我媽媽收著,肯定丟不了。”

  “我?你確定要我拿著嗎?這麽重要的東西。”牧廣林繼續配合母親的“演出”。

  “別廢話了,你幫我收好了啊,哪天要是有什麽變化了趕緊告訴我,當然肯定不會有變化的,呸呸呸。”葉沐紫把枕頭往下挪了挪想要休息了。

  “好的,我會收好的,媽你先休息一會吧,我去給你打點水。”牧廣林幫母親把杯子蓋好就走出了病房。

  牧廣林當時沒有跟父親說太多的細節,他只是懷疑母親得了産後抑郁症,但是後來醫生給母親做了檢查並沒有什麽異樣,再後來葉沐紫就健康地出院了,牧廣林便也沒再提這些事。

  “那後來呢?”牧暮問道。

  牧廣林走回椅子前坐下,拿起那一枚紅色的片狀“標本”說道:“這個東西是我二十天前在盒子裏找到的,而裝著它的盒子就是之前裝著那個琥珀的盒子,我非常確定,因爲當時你奶奶離開我們的時候特別叮囑了我,所以我專門找人打造了一個精美的帶有指紋鎖的盒子把琥珀裝了進去,當作對你奶奶的懷念。可是現在我不知道裏面怎麽變成這樣了。”

  牧暮這時也察覺到事情可能真的沒有那麽簡單了,他拿過父親手裏的“標本”說道:“難道奶奶當初說的都是真的?那個東西真是咱們家族的命根子,能預示未來?”牧暮看著牧廣林驚訝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之前看到這個東西的時候,鶴羽還沒出事呢,周圍的親人也都安好無虞,所以我根本都沒有往這方面想,只是想著可能是時間長了發生了自然現象吧,可是後來得知鶴羽出事了,我才慌亂中想到了這個東西,但是也無從考證,我便沒有輕易說出來。”牧廣林喝了一口茶,眉頭緊鎖著歎息道。

  “可是,可是,我覺得,我覺得奶奶說的這個人一定知道些什麽,肯定知道些什麽,當初就是跟姑姑有關,如今又是鶴羽,那個人肯定知道些什麽。”牧暮在房間裏面打轉,撓著頭手足無措。

  “我也是這麽想的,所以才打算把這些告訴你。可是我並不知道那個人是誰,而且都過去這麽多年了,更加無從說起了,你奶奶後來跟沒跟我提起過我都不記得了。”牧廣林的記憶裏關于神秘人的片段也只有病房裏的那些了。

  “那我,那我,這,這種人要去哪裏能找到啊?去山上?還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布達拉宮之類的?”牧暮無頭蒼蠅一樣地瞎琢磨。

  “兒子,你別在那轉悠了,你坐下來。”牧廣林讓牧暮冷靜一些,可是牧暮哪裏能冷靜得下來,他心裏的希望再次被點燃了,他愈發覺得鶴羽一定會沒事的。

  “爸,爸,咱們趕緊回奶奶家看看吧,也許能找到什麽線索呢?你說呢?”牧暮疾步走到牧廣林身邊,拉著他的胳膊滿眼閃光地說道。

  牧廣林雖然覺得希望渺茫,但是真的不忍心看到兒子被潑冷水的樣子,他把想說的話咽了回去,朝牧暮點了點頭,牧暮高興地說道:“那我們現在就去吧。”牧廣林便站起身跟著牧暮一起走出了家門。

  看著副駕駛座位上睡著了的牧暮,牧廣林心裏很是難過。外面的雨依舊很大,大到即使哭得聲嘶力竭也不會有人察覺,可是牧廣林卻強忍住眼中的淚水,不吭一聲。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夏蟲知秋冰》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