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foot id="exkczn"></tfoot>

              0073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需要!琉璃在心中呐喊!她需要他!一但失去了他,她就一無所有了!盡管琉璃心裏這樣想,但她卻沒有說出來,也不可以說出來。

                “我會害你…………”琉璃試著讓薩摩明白她的難處。

                “你不會!你從來沒有害過我!”薩摩反駁。

                “以前不會,但是以後會!”琉璃也提高聲音叫道。她不只要說給薩摩聽,還要說給自己聽,好讓她認清自己的角色。

                薩摩聽到這裏,想起人人都認定琉璃會害他,忍不住氣憤起來“你有沒有害我,會不會害我是我決定的!不是你決定的!更不是其他人決定的!”他的命運在他手上,誰都無權爲他下定論!

                聽到這裏,琉璃又哭了起來。她又何嘗不希望就如薩摩所說的,她並沒有害他!但是光只有這個身分就不允許存在薩摩的身邊!從來在她身邊的人都沒有好結果!想到這裏,琉璃忍不住捶著石門,哭喊起來“我會害你!爹爹是琉璃害死的!媽媽是琉璃害死的!叔叔也是琉璃害死的!琉璃是害人精!所有人都被琉璃害死了!我不要以後你也死了!你死了,我該怎麽辦?琉璃不要你死…………

                琉璃要摩哥哥永遠都活著……“說到最後只剩下啜泣聲。

                原來,琉璃真正的心結在于最親近她的人都間接或直接因爲她而死,她心裏最恐懼的其實是擔心薩摩會成爲其中之一,所以當所有人都說她的存在會危害薩摩時,她一點都沒有爲自己辯駁。

                薩摩無言,比起憤怒,他更心疼,她這麽善良,又這麽脆弱。傻傻地將所有過錯都攬在身上。對于這樣的她,他能責備嗎?他舍得責備嗎?帶著溫柔的眸光,薩摩輕輕呢喃著“琉璃………摩哥哥不會死………你聽到了嗎?…摩哥哥不會死………摩哥哥永遠都要陪著琉璃妹妹………我們一起去看星星………一起去抓菟絲蟲………一起去采葉子…。一起去做很多很多的事……”

                聲音很低,但石門另一邊流著淚的琉璃卻點頭了!她也呢喃著回應道“………摩哥哥要永遠陪著琉璃………永遠都不能死……”

                薩摩心頭沉甸甸,略低沉的嗓音也向琉璃討取對等的承諾“摩哥哥永遠都不會死……除非琉璃先死了………摩哥哥會孤單…。所以也會死了………”

                “琉璃不會死………琉璃要跟摩哥哥一起死……。這樣…。永遠都不用哭了…。”

                就這樣,兩個人隔著一道石門,靜靜地坐著,沒有說太多話,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個一兩句。這種時候,仿佛知道她他在另一邊,一起呼吸,一起思考,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當薩摩離開神殿時,已經是隔天清晨了。將近一天的時間,薩摩就這樣跟琉璃聊著,雖然看不見,卻像是就在眼前一樣。他告訴她,他如何得知她已經走了,又是如何離開王宮到伊闊利市,到了伊闊利市看到什麽,問到什麽、遇到什麽,快樂的、悲傷的、激動的全都說給琉璃聽。而琉璃則告訴他,她怎麽樣和圖蘇交換條件,怎麽樣來到地下書庫,怎麽樣想念,又怎麽樣逼自己埋首書堆,快樂的事情不多,但是琉璃盡量將生活說得很輕松。只是,這樣又怎麽瞞得過聰明的薩摩呢?薩摩並沒有揭穿琉璃的話,因爲,他知道,琉璃不想讓他擔心。如果不是預定中午圖蘇就會返回王宮,薩摩實在不想太早離開。

                回到寢宮,薩摩遇到耐達依等人。他們正憂心忡忡地在他的寢宮裏踱步。薩摩這才想起,因爲尼路進入成年大劫的危險期,所以他轉而交代耐達依爲他守著寢宮,免得讓人起疑。本來預定晚一點就回來,只是沒想到在那裏跟琉璃聊了半天一夜…。看來一定急死他們了。

                “王子!”耐達依見到薩摩回來,快步迎上。他在寢宮已經爲薩摩擋住好幾波人的來訪,包括靈珊和宇瀚夫婦倆。但時間越久,連其他四個夥伴都來了,就是王子還不見蹤影。雖然知道王子行事冷靜謹慎,但,這次可是去見琉璃哩!耐達依自己也保不定王子會不會因爲太過想念而忘了時間。這可不!眼看過了一天薩摩竟還蹤影不見,正在焦急的當口,薩摩總算回來了。

                薩摩看著眼前五位忠心的屬下,微微點頭致歉“讓你們擔心了!”

                衆人看著薩摩,滿肚子的話想問,卻不知該先問什麽。最後,還是耐達依先開口“琉璃妹妹還好嗎?”衆人附和地點點頭,表示他們也想問這個。

                薩摩走進寢宮,找到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先是倒了一杯茶,接著潇灑輕笑道“還算好。”

                有人開了頭,接下來也就好問得多。只聽班塔耶立刻接著問“琉璃妹妹怎麽說?她爲什麽會被藏到神殿去?”其他人又是附和地點點頭,這點他們也是很好奇。

                薩摩捧起茶杯,啜了一口,視線落向窗外“交換條件!用預言、和永遠不見我,換留下來。”薩摩的語氣不禁帶著苦澀。所有不公似乎都是因爲他的存在。

                一個繼承人的身分究竟還要爲他帶來多少煩惱?

                此話一出,衆人終于明白爲什麽圖蘇願意冒險將“後患”留在龍人族了。對圖蘇而言,這真是一個相當劃算的約定。不僅可以擁有琉璃的預言能力,還可以讓琉璃不能接近薩摩。錯非圖蘇對他們離族之事過于輕忽,他們也真猜不到琉璃其實還在穆答烏普。

                沉默當中,明斯克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王子有什麽打算?”

                聞言,其他人又看向薩摩,似乎也很想知道薩摩的想法。他會帶琉璃離開嗎?

                要是這麽做了,那幾乎等于背離了龍人族,除非,王上承認琉璃的地位,但這似乎很難。如果薩摩最後真的選擇離開龍人族,他們肯定會跟著他,但是,他們能去哪裏?中央大陸?薩摩進得去,他們可不行。而且背離龍人族的薩摩必定會遭到龍人族長老們追殺,因爲,除非目前的繼承人死了,否則長老們是無法再選繼承人的。也就是這種同時只會有兩位擁有圖騰印記的王族存在的限制,才使得龍人族的王權非常穩固堅定。私心上,衆人雖然同情琉璃的遭遇,但要是龍人族失去了薩摩這個有史以來最傑出的繼承人的話,那肯定是非常之可惜的。

                薩摩聽明斯克這麽問,一時也回答不出來。這問題他在與琉璃說話時就已經想過了。雖然他跟琉璃說得堅定,事實上他自己知道,如果他這樣做,琉璃只會更自責。

                見薩摩思索不語,衆人心情不免緊張起來。突然,一聲歎息傳薩摩口中傳出“我不知道…………”要他放棄琉璃,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要說能完全抛棄龍人族這個責任,那也是不可能的。他身上流著一半的龍人血,不是說斷就能斷的。

                不知道?!

                聽到這個回答,衆人不由面面相觑。他們也許應該慶幸薩摩還沒拿定主意,但一向甚有主見的薩摩會這樣回答,可見他真的很迷惑。思及此,衆人又不禁心情沉重起來。

                “再等等吧…………”薩摩輕聲道。

                等等?!等什麽?衆人不解,恐怕就連薩摩也不知道要等什麽。等自己對琉璃放手?等圖蘇接受琉璃?還是等琉璃開口要他帶她走?他不知道。

                之後,圖蘇回來了。薩摩知道,以圖蘇的修爲和敏銳的觀察力,要想瞞著他多次進出神殿,那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只好三天兩頭讓雙生變成一條小蛇溜進神殿,透過它的眼睛看琉璃,透過它的嘴巴與琉璃說話,琉璃也漸漸習慣對著雙生說話給薩摩聽。話題很多很廣,但兩人都很有默契地絕口不提離開與否。

                時間就這樣又過了三年。雙生在薩摩的訓練下,與薩摩的默契和配合度越來越好,一開始薩摩還需要集中精神才能追蹤雙生,到後來簡直就是心隨意動,一動念就能迅速進入狀況。

                除了三更半夜放蛇找人之外,薩摩白天除了練功就是躲人。龐龐從一開始派人“關心”到後來親自來“關切”,薩摩總是能避則避。但龐龐就是神通廣大,外加膽大包天,除了練功她不敢打擾之外,就連薩摩跟尼路等人說話,或跟宇瀚夫婦聊天都敢大剌剌地要求薩摩陪他。一開始,薩摩看在她是圖蘇幹女兒的份上,加上其他大人也紛紛推波助瀾地要他們多多相處,薩摩還會跟她敷衍幾句。到最後,真的受不了,只要看到龐龐一到,二話不說,隨即板起臉色走人。

                這夜,薩摩正打算放雙生出去找琉璃。殿外卻傳出說話聲。薩摩心中納悶,連忙側耳傾聽。原來竟是宇瀚夫婦的聲音。殿外盡責的侍衛正轉達方才薩摩的交代,告訴宇瀚夫婦王子已經就寢。宇瀚夫婦見侍衛堅持不讓他們進去,只得交代轉告兩人找他的消息。

                聽到兩人告辭的聲音,薩摩連忙起身發話“爹爹,媽媽,都進來吧!”

                聞聲,侍衛不響了,低著頭,手一擺,讓宇瀚夫婦進入。宇瀚夫婦見狀,歎了口氣,來到這裏,兒子都像變成別人的,連見個面都要通報。

                兩人通過穿廊來到薩摩的房間,薩摩已然開門站在門邊等著他們了。

                “爹爹媽媽很久沒單獨找薩摩了,今天這麽晚來有什麽事…………?”薩摩開門見山問。

                聞言,靈珊瞪起眼,佯怒道“沒事就不能找你嗎?”

                薩摩一聽,苦笑著搖搖頭,不知道怎麽回答。

                宇瀚見狀連忙出來打圓場“你別怪爹爹媽媽。在這裏,你是龍人族的王子,父親是王上。我們不好天天找你、指使你。”

                在龍人族,親子之間的關系比較淡薄,尤其是王室。因爲曆屆龍皇生育力太弱,因此繼承人通常會過繼到龍皇之下,成爲龍皇對外宣稱的“兒子”。正因爲如此,宇瀚夫婦雖然是薩摩的親生父母,卻也充其量因此提高他們的地位,對于中央決策並不會因兒子是繼承人而有特權。某個角度來看,這當然也是鞏固王權的手段,沒有王室身份的人不論什麽原因都不能幹涉王權行使。盡管因爲薩摩還有一個精靈人族繼承人的身分,並沒有正式過繼到圖蘇之下,但是,在龍人眼中,有沒有這種儀式其實是差不多的。

                薩摩當然也知道這個環節,因此,他在衆人面前,不論是行動還是對話都必須拿捏分寸。這當中,最不習慣的當然是靈珊了。他不像宇瀚在龍人的觀念中長大,認爲兒子成爲龍皇的“兒子”是一件榮譽。她是精靈人,精靈人從來沒有這種亂七八糟的例子的。在她想,兒子是她生的自然是她的,肯借他們龍人當王子已經很犧牲了。因此,靈珊幾乎每天都向宇瀚埋怨。

                靈珊看著已經長高長壯的兒子,眼框有點泛紅“媽媽天天都想來看你,可你爹爹都不肯。說什麽,你在肚子裏是媽媽的,生出來了,一半是龍人族的一半是精靈族的,就沒我們爹爹媽媽的份。”說著,怨怼地瞪了宇瀚一眼。從剛剛那件事就可以證明這些話。他們身爲薩摩的親生父母,要見薩摩,竟還要讓侍衛盤查。靈珊心中的苦澀可想而知。

                靈珊想著想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宇瀚見愛妻又爲了這種事流淚,心中也是無奈。沒有兒子之前,總以爲兒子能成爲龍人族的繼承人士多麽無上光榮的事。之前還在中央大陸時,他也是這麽想。但是,一到龍人族,真正碰到薩摩當衆只能喊圖蘇爹爹,卻不能喊他;跟兒子講話要執君臣禮;要和兒子見面要經過通報……,心中要說不難過,那實在是騙人的。只是他還有個根深蒂固的思想背景可以讓他勉強接受,但靈珊卻沒有。

                也難怪靈珊一天到晚吵著要回中央大陸了。

                薩摩看父親安慰哭泣的母親,暗暗歎口氣。一開始他也非常不習慣跟爹爹媽媽保持距離,只是,久了,竟也漸漸習慣了。他想,或許他天生冷血了一點。

                “爹爹媽媽你們別難過,不管其他人怎麽想,薩摩心裏還是認你們的。”薩摩安慰道。

                靈珊見兒子也在安慰她,有些不好意思。擦擦眼淚,靈珊笑了笑“瞧我!這麽不濟事!這點小事也哭。”

                宇瀚拍拍靈珊的背,薩摩則是微笑以對。

                “你今天的份可是哭完了,記得回房別再找我哭。”宇瀚開玩笑地道,惹來靈珊一記白眼。

                “爹爹媽媽還沒說有什麽事呢!”薩摩提醒道。

                “怎麽?這麽急著趕媽媽走嗎?”靈珊佯怒道。

                薩摩聽靈珊又用這種話堵他,只得無措地抓抓頭。宇瀚見薩摩尴尬的模樣,呵呵笑了幾聲“別鬧了!你明明知道兒子不是這個意思的。”

                靈珊聞言也笑了起來“是啦!我只是嚇嚇他!”

                宇瀚又微微一笑,才言歸正傳地收起笑容道“今天爹爹媽媽來其實是想問一件事。”

                薩摩挑起眉,好奇地問“什麽事?”

                宇瀚夫婦對看一眼,頗有難色。薩摩一看,也知道可能不是什麽受他歡迎的事,否則宇瀚夫婦何嘗需要這般猶豫?宇瀚猶豫了好一會兒,終于開口道“我們想問問你對龐龐這孩子的看法。”

                薩摩聽到“龐龐”二字,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也不願多說,幹脆直截了當地道“沒看法!”

                靈珊歎了一口氣,一副“你看吧?”的表情,繼續拿眼看著宇瀚。宇瀚也很無奈,只是受人所托,不想講也得講。因此輕咳了一聲,還是繼續道“聽說,龐龐這孩子很中意你……”

                薩摩皺起眉頭,不等宇瀚說完就直接接腔“我不中意她!”

                這話堵得宇瀚接不下去,好半晌才語氣無奈地道“薩摩………”

                薩摩沒有絲毫軟化,直視著父親,嚴肅地道“爹爹媽媽,你們知道薩摩的想法,爲什麽還問?是因爲王上對你們說什麽嗎?”

                靈珊與宇瀚爲難地互看一眼。

                “不能怪王上,他實在被龐龐煩慘了……”宇瀚解釋。

                薩摩心中了悟。果然是因爲圖蘇,否則宇瀚夫婦對龐龐也沒什麽好印象,實在沒必要特地走這一趟來勸他。

                “薩摩知道,所以薩摩並沒有和龐龐撕破臉。”薩摩平靜地回答。他認爲他這樣就已是給圖蘇面子了。

                這下,宇瀚沒話了。只得拿眼看著靈珊,意思是要她接腔。靈珊見狀只得爲難地開口“其實,龐龐那孩子除了驕縱些,也沒什麽缺點。而且,她也是王上的義女,說來身分也不低,長得又不錯,長袖善舞,你不妨跟她親近親近……或許……”

                “媽媽!沒有或許!你們都清楚,她不只驕縱,還虛榮、自大!今天假使薩摩不是王子,她還會這樣纏著我嗎?”薩摩不客氣地反問。

                宇瀚夫婦對看一眼,齊齊歎口氣。他們都不敢保證。龐龐只跟達官貴族往來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其實,他們夫婦倆都不認爲應該讓薩摩跟龐龐在一起,以薩摩的個性,絕對無法忍受這麽膚淺的女人!只是,他們受人之托,而這人又不是他們可以輕易拒絕的。

                見父母一臉爲難,薩摩語氣轉軟“爹爹媽媽,我只喜歡琉璃。其他女人,我不想要,再好我也不要!”

                靈珊聽見薩摩簡單卻堅定的宣告,突然察覺,自己的兒子長大了!大到已經可以開始主宰他的感情了!對于這樣的薩摩,他們還能說什麽?站在父母的立場,他們總是希望兒子快樂的。

                “薩摩,雖然你很喜歡琉璃,但她是噬巫,你有想過事情的嚴重性嗎?媽媽不希望你將來後悔。”雖然希望兒子快樂,靈珊還是忍不住苦口婆心地將琉璃可能引發的問題再講一次。

                這一點,宇瀚也很認同。他也不希望薩摩往後陷入兩難的困境。雖然到時候他們做父母的還是會支持他,只是面對所有人的疑慮,畢竟還是太辛苦了。

                薩摩當然也知道父母的苦心,但他心意已決,不可能更改。于是他堅定地擡起頭,試圖說服父母“薩摩知道!薩摩也想過。薩摩不認爲琉璃會害我。以前,薩摩就跟琉璃在一起,並沒有因爲她是嗜巫而功力減退。以前沒有,沒道理以後就會有。”

                宇瀚夫婦聞言,也不敢確定到底噬巫對薩摩有沒有傷害。但是,見兒子這般堅持只要跟琉璃在一起,他們又能如何,拿刀架著他嗎?行不通的。薩摩從小就那麽有主見,這樣的方法只會將他逼離開他們身邊……。于是,夫婦兩個人只好安撫薩摩應付應付龐龐,在薩摩勉強答應之後才離開。

                侍衛送走宇瀚夫婦之後,又折返垂首站在薩摩三丈遠處。薩摩坐在桃木椅上,本在思索應該如何才能解決父母目前這般尴尬的立場,卻發現侍衛站在遠處,垂首不動,不像有事禀報,倒像在等候他的指示。

                “爲什麽不退下?”薩摩饒富興趣地拿眼瞧著那名侍衛。

                侍衛雖然大半時間都在王子寢宮執勤,但也沒幾次機會和薩摩面對面講話,因此一聽薩摩開口問他,心中一緊張,連聲音都發起抖來“屬……屬下…來領………領罪……。”這卻不能怪他沒用。因爲能夠成爲王宮侍衛都是族中精英分子,只是一來薩摩那張俊臉,不分男女老少都不能幸免,二來薩摩王子的身分在龍人心中尊貴異常,兩種因素讓這名侍衛在薩摩面前手足無措。

                薩摩聞言倒是納悶了,忍不住好奇地問“你何罪之有?”

                侍衛一聽薩摩的問話,神魂立刻歸位,恭敬地回答道“屬下不應阻擋先生和小姐進來。”宇瀚和靈珊身分特別,除了王上與長老外,皆不可直呼其名,因此衆人都用“先生”“小姐”來稱呼他們。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北玄神功》的書友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