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ress id="nynmit"></address><tt id="nynmit"></tt><q id="nynmit"></q><dfn id="nynmit"></dfn><tbody id="nynmit"></tbody>
    <style id="nynmit"><thead id="nynmit"></thead><table id="nynmit"></table></style><font id="nynmit"></font><dfn id="nynmit"><option id="nynmit"></option><li id="nynmit"></li></dfn><dt id="nynmit"><del id="nynmit"></del><tt id="nynmit"></tt><code id="nynmit"></code><bdo id="nynmit"></bdo></dt>
            1. 頂點小說 > 大明影侯 > 第1165章 到底是誰的意思

              第1165章 到底是誰的意思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他們這些人比任何人都清楚,手裏掌控的力量有多麽龐大,甚至現在發展的地步恐怕已經抑郁了,超過他們預期想到的那些事情,就好像在之前更多的人知道一樣。

                最開始的時候或許連皇帝都不清楚他們到底做到了什麽地步,也許在之前那些人參與進來之後,就是現在的這種模樣,只不過後來更多的人都清楚該如何去做。

                方家父子之間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是和之前不一樣的,他們這些人或許從最開始的時候都在考慮該如何應對這些事情,好在這些年來,他們通過無數的方式將這些可能出現的問題控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所以方家看起來還是相對比較穩定的,甚至可以說這些年來他們用現在的這種方式已經掌控了不少的東西,就好像之前他所說的那樣。

                外界的人們不了解具體的消息,當然也沒有什麽渠道去了解,所以對于內部的情況還是很難把控的,但是對于更多的人來講,他們現在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正常的。

                就好像在之前他們所理解的那樣,作爲整個帝國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底蘊也許不足,畢竟是近幾年才發展起來的,可是當朝中的權利掌控到一定的角度來說,他們已經超越了其他人太多太多,這個時候要考慮的就是通過更多的方式將自己手中所掌握的所可控的保證起來,這就是現在他們判斷起來所做的最終的事情。

                方家比其他人要承擔的責任有很多,甚至這些年來他們通過自己的方式扶持了一大批人,其他的家族也是一樣的,朝中的重臣,可以說如果認真的去深究的話,會有不少的人都會被查出來,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在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利做壞事,只不過或多或少會影響了整個朝廷的進程,因爲他們會把那些事情往自己手中難,當然利益的方向也是偏向他們自己的,不過也會露出一部分,讓更多的百姓受到益處,這樣的話才會讓多方更加的接受,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皇帝這些年來比其他人要了解的多一些。

                方中憲這個時候想到的更多的倒不是那麽的嚴肅,畢竟和父親長久以來沒有進行過這樣的交談,他還是覺得父親說的是有道理的。

                “父親你也別謙虛,二弟也不是要給你戴高帽子,只不過啊,這些年來咱們心裏都清楚,您也付出了不少,當然更多的時候,您就是咱們家最強大的後盾。”

                場面話方中愈也會講,但對于父親他是發自內心的,當初不管他做錯了什麽事,不管那個時候的他考慮的有多複雜多清楚,但是現在他們必須要把這些事情掌控起來了,因爲對于他們來講手中所獲得的那些事情可最終所應該得到的事情其實是一致的。

                如果有其他人在場的話,會覺得這父子間的對話有些搞笑,明明三個人隔得很近,說的都是悄悄話,但是偏偏這話看起來又有些尴尬,畢竟互相吹捧也是要有限度的。

                “那好啦,不管你們是不是爲父都接受了,接下來咱們還是要考慮一下回複,剛剛其實已經猜到了,沒有什麽事情可以讓你們兩個人同時從各地趕回來,現在不管是因爲什麽你們趕回來了也就試著有大事,說吧爲父聽著的。”

                方中愈越來越大,方中憲手裏掌控的資料也不少,方孝孺還是和之前一樣,這摸胡子的習慣一直都沒有變過,自己下巴的那些胡子都快被他自己搞禿了。

                “父親大哥是這樣的,皇後娘娘見了太子希望太子能把身邊的這些人都放出去,讓他們自己選擇去各個地方,不管是什麽行業什麽地方都由他們自己選擇,所以我就回來了。”

                方中憲首先開口這些事情畢竟與他有關,所以這個時候也得讓他自己來說,更何況他所知道的情況肯定比父親和大哥知道的更清楚,那麽自然他來張口敘述這些事情是最正常不過的了。

                “皇後娘娘?”

                方中愈聽了之後有些詫異,如果是在之前皇後娘娘去見了太子,這樣的消息一定會傳過來的,只是方中愈今天基本上沒有去看那些消息,所以都不知道皇後娘娘居然去見過太子殿下了。

                “大哥,就在您離開之後,怎麽您不知道,我還以爲消息早就在你那邊兒了?”

                方中憲也是一臉詫異,畢竟他自己身邊的消息都是通過錦衣衛的渠道傳遞出去的,大哥那邊恐怕早就知道了吧,沒想到大哥居然不清楚,那就有一些奇怪了,按照之前只要宮裏發生了一些大的動作,基本上都會傳出來的。

                方中愈也看出了他的疑惑,擺了擺手說道。

                “今天的消息我還沒看,剛剛不是去見了曹大人嗎?所以恐怕消息已經傳遞出來了,只是我沒有查看罷了,皇後娘娘居然在我知去了之後才去,我還以爲你今天出宮是你們自己做的決定呢!”

                方中愈這一番回答也是做了一些解釋,對于方孝孺來說,兒子現在討論的問題他也只是聽著現在還不適合發表意見的時候,更何況對于他來講,有些話其實聽了有些犯忌諱,畢竟兒子和皇帝禁止其他人打聽公敵的消息,但是他自己卻用各種各樣的渠道將宮內的消息傳遞出來,多多少少有一些自欺欺人的感覺,不過鑒于兒子所做的事情又是非常正義的,他也就不太在意了。

                “皇後娘娘還說了些什麽?”

                “皇後娘娘也沒有避著我,反正肯定是希望我把這些消息都傳給你了,大概的意思也就是希望太子殿下做出自己的決定,不管聽不聽您的,他都應該有自己的主見,然後就是提了這些建議,讓太子殿下盡快的把身邊的人都送走。”

                方中憲盡可能的用自己的語言將皇後娘娘的意思都展示出來,當然也有一些是他的猜測,所以更多的時侯方中愈也跟他探討了一些,將皇後的原話討論了出來,同時通過他的語言來看,裏面到底有沒有一些其他的事情,畢竟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講,最終所獲得的也是和之前所參與的那些事情終究還是挺難達成一致的。

                方中憲把話說完之後,方中愈和方孝孺都靜靜的思考,他們倆要從自己的角度上來分析,出現在這件事情所代表的一些可能出現的意圖,畢竟他們兩個人沒有在現場,那麽就只能通過方中憲的轉述來判斷所有的事情是不是有問題了,畢竟對于他們家來說,有些事情還得依靠他們自己,就好像當初這些人在之前所參與的那些事情一樣。

                這是他們倆多年的習慣,每次交談的時候一個人說出或者是其他事情的重要因素的時候,彼此都要互相思考,然後通過兩個人的判斷來驗證這件事情到底是否有問題,這就是現在他們所做的所承擔的重要事情。

                皇帝比任何一個人都清楚當初所做的事情到底發生了什麽,也是因爲如此他們可以通過各自不同的方式去做一些事情,就好像現在他們所知道的一樣,各家大臣都有各家大臣討論事情的方法,畢竟家裏都有叔侄子弟,所有的人都會通過衆多的事情來判斷,當然討論的事情有多秘密,有多的可以牽扯進來的,那就要看各自家族的膽量了。

                方孝孺主要是通過自己和那些儒家子弟,還有一些如今信奉儒家的那些教師們共同的推算,以他們內部消息來做分析,方中愈則根據這一段時間朝廷和皇帝那邊的聯系,還有皇帝忌諱的批語,這衆多的事情加以分析,看看到底是什麽情況,畢竟只有仔細的說,仔細的理解,才能確保在之後的這些日子中到底能做些什麽事情。

                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講,手底下所做的那些事情,更多的時候,其實是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把這些事情做好的,就好像當初大明帝國所做的那些事情一樣,皇帝很清楚他們能夠做到一些什麽樣的地步,他們這些人也比其他人更加的清楚,正是因爲如此方中愈現在所做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就好比他們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一樣,大明帝國現在的狀態還是非常不錯的。

                “父親,您先說。”

                這個時候方中愈還是想先聽聽父親的意見,畢竟某些狀況下父親看的還是更加的透徹的,方中愈這些年來不斷的強迫自己按照大明本土人的思緒來思考衆多的問題,但是有些時候畢竟他是長在紅旗下的,所以有些問題他是看不了那麽透徹的,所以最後他還是沒有強迫自己做那樣的事了與其強迫自己做那些完全不靠譜的事,最終還沒有用,那麽只能依靠自己去做更多的事情,在這個時候他就希望父親能夠講述更多的。

                “現在看來只有兩種可能,一皇後娘娘開始擔憂了,他擔心太子殿下可能會出現什麽問題,比如說因爲你的存在,所以他擔心了。”

                方孝孺這個時候非常的謹慎,知道自己所做的那些判斷,最終會影響到兒子的決定,所以在這個時候他盡可能的將自己的話說的委婉,但是卻能一針見血。

                一番話說出來方中愈和方中憲都有些平淡,似乎他們已經想到了這些。

                今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皇後娘娘根本就沒有必要在方中愈到了東宮以後才開始准備去見,等方中愈離開了之後他才去見了太子,還在那裏等著太子將所有的事情想通之後才和他交談,最終得出了這些結論。

                “父親那第2種呢?”

                方中憲這個時候問道。

                方孝儒看了看自己的兩個兒子,著重的看了看方中愈歎息著說道。

                “這第2種,爲父也只是猜測,皇帝陛下擔心了。

                不管是皇帝陛下真的派人送消息回了京師,提醒了皇後娘娘還是皇後娘娘,憑借著這些年來他在宮中的做法,嗯,和他在宮外的那些各種瑣事的參與,最終得出了這個結論,又或者是其他什麽人提醒了皇後娘娘,這第2種才是最嚴重的。

                牽扯到了皇帝陛下,那麽這樣的事情就不會變得簡單,所以皇後娘娘今天所做的這一切,不管是第1種還是第2種,都可以解釋的清楚,那就是他要爲太子考慮。”

                方孝孺這樣給自己的孩子分析著,沒辦法,所有的事情都和之前的不一樣,他們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弄清楚所有的狀況,就好像他們之前所說的那樣,對于整個帝國來講,有些事情是和之前不一樣的,但是他們又不得不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這就是現狀,皇帝可能會給他們機會,也可能不會不管這兩個猜測哪一個是真的對商家來說都是一個打擊。

                方孝孺這一番話說出來之後,房間裏又安靜了,子三人又沒有說話了,他們要著重的分析每一個人考慮的點不一樣,但最終彙集起來的結果是一樣的,那麽就要著重分析一下,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又或者如果真的是這麽個狀況,他們要如何破局,畢竟在這件事情中皇帝遲遲不回京師,京師裏最大的就是皇後娘娘,太子殿下,在這個時候雖然是監國太子,可他手中掌控的力量還並不一定有皇後娘娘多那麽接下來的事情中,皇後娘娘就扮演著絕對重要的角色。

                “不行,牽扯到了陛下,要麽讓大哥上折子請罪吧,把手裏的活兒辭去一些,如今這些事情其實更多的時候,已經可以讓各個部門獨立去做了,大哥所兼任的那些差事兒都一並卸掉,如今嫂子就要生了,就讓大哥在家多待一段時間吧。”

                方中憲的意思也非常的明確,既然如今事情已經這樣嚴重了,又或者在他們看來更加的嚴重了,那麽咱就把這個事擔下來,不管真假。

                不管皇帝陛下的意思最終是什麽,既然現在事情已經到他們頭上了,那麽他們就把這件事情停在他們這兒,所有的都斷掉。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看過《大明影侯》的書友還喜歡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3